問題:《廣論.四家合註》出版後,還需要看師父開示手抄嗎?應如何善用此書?

問題敘述:請問最近團體大力宣導《四家合註》,但有些學員甚至班幹部,卻說以後廣論研討班只要看《四家合註》即可,不用看師父手抄。是這樣的嗎?弟子認為,研討班應該還是以師父的音檔為主,《四家合註》是輔助我們更詳細了解《廣論》。若是如此,也請團體儘早說明以正視聽。

《廣論.四家合註》出版後,還需要看師父開示手抄嗎?應如何善用此書?

回答:

誠如您所說的,研討班的學習,當以學習師父——日常老和尚的開示為主。

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主要目的,是依著道次第而調伏自我的內心相續。師父在宣說《廣論》之時,以他修行的經驗,針對我們學人的現狀而講說了諸多深刻的調心教授,使得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能順易地見到自己的現行,再再地回歸到調伏自心相續的宗旨。值遇如是善說的有緣人,怎麼可能將之置一處,不奉之為引導修習道次第的明燈?

《四家合註》對於《廣論》中諸多法相以及難點,有著清晰的解釋,這對於我們進一步深入經論的內義、釐清法義的細緻之處,有著莫大的饒益。《廣論》第 12 頁也說:「言悟入教授者,非說僅於量如掌許一小函卷而得定解,是說了解一切至言皆是教授。」我們想要成佛,就須發心廣學經教,深入法藏。然而讓我們這些初業行者,能將此諸法義,轉為實修教授的關鍵,仍在依循具量師長指點的教授。恩師真如老師即時常感嘆,若非師父以如此善巧的方式講說道次、引導學人,我等末世的有情,實在難以趣入大師的密意。

此如噶當祖師語錄中所說的:

「大覺窩獨一天尊至藏域衛區時,覺窩弟子枯哦種三師問覺窩云:『一依身補特伽羅欲證解脫一切遍智果位,當於經教及上師教授二者之中,以何為主?』覺窩答云:『較之經教,應以教授為主。』更問所以。答云:『雖能誦唸三藏,善巧一切法相,然於修持之時,若無上師教授之行持,則正法與人,當成別別。』」

當我們能夠依著善知識的教授,養成閱讀經典時能回歸自心、調伏相續,人與正法不成別別的如理聞思軌理時,再進一步廣閱經論,深細抉擇法義,那時才能成就所謂的「聞多思廣修行深。」因此,重視師長的教授,以之為主,在此之上隨力多聞思擇,這是祖師們傳持下來的宗風。

在《四家合註》中,巴梭法王即曾說到:「大師遺教即是契經,故須觀閱,然而閱經亦須善知識。博多瓦云:未值遇善知識時,自雖略涉之,然如睜眼瞎看。樸穹瓦則置身諸教典之中,謂今當分上中下機,如其根量能得進益,此能對治無知而生墮罪,故置枕前,不離眼前而閱之。」

因此,以師長的教授為主,並依著師長的指導深入法藏,這只是一個次第及主次的問題,二者並不相違。有些學員及幹部或許是認為,將來消文可以直接依據《四家合註》的白話來消文,並無捨棄師父開示之意。不過您的提問與提醒確實非常重要,感謝您的用心!

解答法師:釋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