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動盪年代誕生於世,具足袈裟勝幢相

聖人不出,萬古如長夜。恩師日常老和尚於時局動盪的年代,誕生了。

誕生,在濁世中綻開的白蓮花

1929年,老和尚(師父)出生於自然純樸的上海崇明島。父親是五四時代的新青年。在西方科學的衝擊下,仍堅持傳統文化的精髓。在父親一對一的細心培育下,薰習傳統的儒家精神,背誦四書五經。

師父說,他小的時候就受先父的影響,父親告訴他:「兒子啊,如果你將來長大了,你覺得是一個像樣的人,或者你覺得願意做最了不起的事情,那麼我告訴你應該做什麼──做和尚。」做和尚,就是出家。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師父隨叔父來到台灣,並考上當時的台南工學院(成功大學前身),主修土木工程。

如理依止師長

師父學佛,初依止懺雲老和尚,師父總說,懺公每次講他,師父都只覺得「非常歡喜,非常受用。」1965年,於苗栗獅頭山元光寺,依本明老法師剃度出家。

後來師父到了同淨蘭若,依止仁俊長老,長老素以嚴格著稱。 師父回憶當時他隨仁俊長老修學,有一年過年,長老說:「過年放輕鬆一點。」結果大年初一那天,他準備好了,跑到廚房多煮一點菜。做完了看看時間,距離打板的時間大概慢不到半分鐘。長老就跑得來指著他說:「你在那兒幹什麼?大年初一,打板!」 師父就趕快打板。打完以後,高興地把菜放在長老前面,但至始至終,長老沒有拿筷子去動它。也許大家覺得,這個要求太嚴峻了,但是師父說:我一生最受用的地方,就是這最嚴的紀律。

一心專修念佛法門

有一次,師父閉關念佛,發現佛號念念分明,體會到古人所說的「念佛十萬聲」是什麼道理。 師父描述當時:「有人說晝夜十萬是不可能的。我剛剛開始用功,很用功地去念,念到後來,整個的念力就起來了。結果我睡了一夜,念佛念了一夜。這話怎麼講呢?你說睡著了嘛,腦筋當中這個佛號始終是非常明確,就是一樣東西,別的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不能說我睡著。說我沒有睡著吧,外面東西所有都不感覺到了。這是我第一次產生最好的現象。」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