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僧團篇

《華嚴經》云:「我此知識說正法,普示一切法功德,遍示菩薩威儀道,專心思惟而來此。此是能生如我母,與德乳故如乳母,周遍長養菩提分,此諸善識遮無利。」又云:「菩薩啟發我覺慧,佛子能生大菩提,我諸知識佛所讚,由是善心而來此。」

日常老和尚一生,為了弘宣佛陀、宗大師清淨圓滿聖教,細心培育正法僧團。在「2016年憶師恩法會」來臨之際,比丘僧團、比丘尼僧團緬懷師恩,追憶師父從身、語、意散發出的關懷與教誨。師父的舉手投足,一字一句,沉默與微笑,都給予弟子們深刻的啟發,指示出修行人前進的方向!

1.見越法師——震災中的繫念,令法久住
2.如得法師——眼前擁有的一切,都是師恩
3.如法法師——讓輕盈的羽毛高飛
4.如密法師——生生世世的事業
5.性柏法師——傳譯生命的養料
6.如定法師——不用貪心供佛
7.如群法師——出家,這輩子最榮耀的事
8.如得法師——吃包子的修行
9.見慈法師——早期的大專營
10.淨超法師——當眾舉過的功德
11.如證和尚——親拾大頭針
12.性柏法師——看師父走路
13.如吉法師——孝順父母最好的辦法
14.自福法師——迎請大師父子三尊
15.如俊法師——第一次說法
16.禪明法師——供養鳳山寺
17.性華法師——溫暖的圍巾

 

1.見越法師——震災中的繫念,令法久住

1999 年乃至更早,師父指導我們要好好地持戒行善,以延緩災難。另外一方面,積極地籌劃,災難來的時候,如何把法留下來。

近代通行的南山六大部,是道宣律祖所寫的三大部,以及靈芝律師所寫的註疏,合在一起刊刻的。師父指示,把其中道宣律祖的三大部抽出來,重新打字校對,出版單行本。因為這樣篇幅比較小,災難來的時候,才方便帶著走。

1999 年夏天,南海寺僧團開始進行南山三大部的校對工作。同年 9 月 21 日,台灣就發生了大地震。地震後幾天,師父到南海寺來看望弟子們,在三樓佛堂開示到一半的時候,又地震了!

我們趕緊跑出去。等到地震平息以後,因為擔心還會有餘震,所以不敢馬上回到大樓裡,就在一樓的玄關坐下來。這個時候,師父看著大家,殷重地說:「你們一定要活下來,因為眾生需要佛法,學法的人活著,眾生才有希望。」

一個人在他性命交關的時刻,心中的繫念,應當是他內心深處,最深切、最真實的繫念吧!他最真切的繫念,不是他自己,而是教法,是我們每一個眾生。

之後,師父指示僧團,要儲備糧食,還要我們每一個人,準備一個小小的背包,我們稱為急救包(當時包括:小本《菩提道次第廣論》、《比丘尼戒本》、不鏽鋼杯、不鏽鋼匙、彈性繃帶、童軍繩、哨子、火種、雨衣等),災難來的時候,可以隨身帶著走。並且指示要把重要的經論,用塑膠紙包好,密封以防水,放在箱子裡,儲放在台灣以及海外的數個地方。

地震不久,師父很快地就指示,要出版小本的《南山律在家備覽》以及《四分律補闕行事鈔》。在同年11月,這兩本律典就出版完成,發給大家,放在急救包裡。師父曾經說:「所有佛菩蕯共同的使命,就是把法留在世間。」佛菩蕯令法久住,利益我們每一個眾生的心願,在師父身上,體現無遺。

2.如得法師——眼前擁有的一切,都是師恩

有一次,因為知道「修信念恩」很重要,但感覺好像用不上功,所以就跟師父說:「師父!弟子有一個問題,我感覺念父母恩比較容易,念師長恩不容易......」因為這是我的現狀,我覺得應該要改善,所以就直接講。然後我也提到那一陣子聽師父的開示很受用,當時師父常常講:「境無好壞,都是我的心去名言安立的。」這一點我滿受用的,就跟師父報告。

師父抓到我的這句話,就跟我說:「那麼『境界都是我心去分別安立』這一點,是誰教你的呢?」
「當然是師父教的啦!」我回答。
「好!那這一點的認識,對你的生命,有沒有什麼幫助呢?」師父又問。
我說:「幫助很大啊!」

認識到「境界是我心安立上去的」,這是我生命提升最關鍵的東西,對境能夠緣到法,這些正知見都是師長教的緣故,所以師長的恩,可不可以念得起來呢?

有時候我們不善於修信念恩,是因為沒有方便善巧。想想師父長養我的慧命,就這樣一點一滴,把我們的無明轉成正知見,有正確的知見、正確的行持,之後才有一個快樂的果報。所以我們現在擁有這一切,都是師長的恩德!

3.如法法師——讓輕盈的羽毛高飛

我聽過常師父很多的心願。雖然我的年紀很小,但是到現在我都還很清晰地記得,常師父曾經到我們的教室來,跟我們說:「宗大師的教法是非常圓滿的,未來你們一定要弘傳宗大師的教法,要把這些經典翻譯過來。」然後告訴我們說:「你們一定要學好古文,因為未來要翻譯。」

雖然可能是幾句話而已,但是常師父的這些言教,就烙在我的心裡。我們看到的是常師父、上師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創造了無邊的利樂、無邊的幸福,所以這個過程當中,無論有多辛苦,我們都能夠堅持下去——因為我們知道,有更偉大的人,在前面領著我們!

我覺得我是遇到了我的師長,讓我這片很輕盈的羽毛飛得很高,有機會參與這個偉大的事業。

4.如密法師——生生世世的事業

曾經聽過真如老師這麼說:唯一會有一個事業,畢生乃至生生世世都不會放掉的,就是「譯經的事業」。

我可以感受到師父跟老師的智慧。原因是,在我小時候,師父已經幫我安排了未來要翻譯經典的這個事業。翻譯以後,才發現到:翻譯不是只是傳承一個知識,而是要把智慧轉化在譯者自己內心當中,並且將自己獲得的這份受用,也傳遞給他人。這個經典,只要在世間保留一天,就會有人可以被這個經典利益到。那時候,我這個身體可能不在了,可是我幫助人的這個行為,卻可以依然延續著。

如果沒有真如老師,引領這個譯經院、引領這個教導,其實我們很難去體會到,金字塔真正的頂端到底是如何崇高。

5.性柏法師——傳譯生命的養料

師父曾經問我們,是否能像玄奘大師一樣,翻譯原典、弘揚佛法?希望長養我們擁有玄奘大師那般的心志——遠紹如來、近光遺法。

很多宗教典籍,為什麼能歷久不衰?因為當你認真去讀這些典籍時,可以從中汲取到生命的養料,讓很多人重新突破自己的困難,得到真的快樂。

實際上,在師父培養我們的過程裡,一直有這個方向,他希望大家的生命能夠更好,就慈悲來講,就是一種「予樂拔苦」。他所要傳譯的這些經典,都是真的鍛鍊過自己生命的典籍,能夠傳遞一種人類文化的智慧,讓大家更有品質地度過自己的每一天、每一生。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希望把它傳譯成我們習慣的文字,我覺得這是一個慈悲的心願,也是一個智慧的心願。

我覺得我們做弟子的,能碰到師父和老師帶領我們走上這一條利益眾生的大路,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6.如定法師——不用貪心供佛

在寺院,每逢農曆初一、十五都會做「佛前大供」。我們團體從早期開始,就延續著這種漢系的做法,都會買花、果供在佛前,供佛的飲食也會煮得豐盛一點。

早期我們在福智精舍的飲食比較簡單,因為我是當大寮的(負責餐飲),我就想:「明天是農曆十五,應該買一些壽桃來供佛,算是加菜吧,自己也可以吃。」隔天上供的時候,師父在。午齋後,師父問我:「今天為什麼有壽桃?」我說:「因為要供佛。」師父就說:「用自己的貪心來供佛,這是不正確的。」

透過師父的教誡,我才反省到——真的!其實我很喜歡吃有紅豆餡的食物,不管是包子、壽桃......師父讓我看到這件事情的重點,我拿喜歡吃的東西供佛,好像無可厚非,但師父策勵我、提醒我「業」的狀態,不希望我持續這樣的狀態。

當這些比較雜染的心情出現時,雖然很冠冕堂皇,實際上自己要很清楚:它是不正確、要修改的。出家二十幾年來,我大部分都在處理僧團的事務,這個故事是我經常回憶跟策勵自己的。

7.如群法師——出家,這輩子最榮耀的事

1994 年的教師節,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那天師父笑得非常燦爛,因為師父開辦了第一屆沙彌預科班。年僅 13 歲的我,懵懂又無知,是父親帶我來到鳳山寺。當時師父已經在開示了,於是我被安排坐在師父的一側。

師父開示了什麼,我記不得了。但是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當師父開示完之後,我轉過頭跟父親說:「爸,我想要留下來跟師父出家!」於是,我在大殿外面等著師父走出寮房,當師父出現,我就立刻衝上前去,噗通一聲跪在師父跟前,跟師父說:「師父,弟子想留下來!」師父聽了,很高興地摸摸我的頭,答應讓我留下。其實在那個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出家」,但是一見到師父,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我要追隨他!」

師父給了我一個最單純、最好的環境保護,直到我剃度出家。能夠在師父座下出家,是我這輩子最最榮耀的一件事!不管什麼時候想起來,都覺得無比幸福。師父常常重複一句話說:「我現在最羨慕的,就是你們這群小沙彌。將來當我再來的時候,我也要進沙彌班。」師父雖然示寂了,但師父答應我們,他很快就會回來,所以叫我們不能散!相信,師父一定會快快再回到我們中間,繼續攝受我們,對我們做最深的饒益。

8.如得法師——吃包子的修行

有一次隨師父去閉關,最後一天因為要離開了,所以吃得比較簡單,吃包子。師父先拿一個水杯,用手沾一點水到包子紙上,然後就慢慢撕、撕、撕,把整張紙都撕起來,放到旁邊。紙跟包子一點都沒有粘住。

然後師父問我:「如得,你要不要試看看?」我說:「好好好......」說著也拿水沾包子紙開始撕。前面撕得滿順的,後來就卡住了,換個角度再試,又卡住,而且剛剛撕起來的地方又黏了回去,很麻煩。我看看師父已經開動了,就趁師父沒看我的時候,「咻!」一下把紙整個撕掉,揉一揉放在碗後面。

師父沒講什麼,我們就繼續吃。

我吃得比較快,吃完包子就吃葡萄,很自然地把葡萄拿起來吃。可是輪到師父的時候,師父把葡萄整串的部分先拿起來放到旁邊,吃已經掉下來了的。

師父吃啊吃啊,開始講:「唉呀,我們學佛啊,說要有次第,結果對境都沒有次第......」因為掉下來的葡萄都是比較容易壞的,應該要先吃;整串的還可以放,沒吃完居士比較方便收回去。

接著話題一轉:「有些人想吃,不想學,有些人是想學不想吃。」意思就是明明叫你撕看看,讓你學習怎樣把急躁的心慢慢練到不急躁,重點不在包子皮有沒有浪費,而是透由這件事練我們的心。

我們面對食物的時候,通常沒有耐心,是急躁的心,所以師父希望透由這種方式來讓我們練習。

9.見慈法師——早期的大專營

師父對年輕人的學習非常重視,不僅僅是對男眾大專青年非常關心,對於女眾也是的。很早以前,男眾的大專營都是在新竹鳳山寺辦,我們團體第一屆女眾大專營在尼眾僧團辦,那個時候尼僧團剛好借住在屏東永興禪寺。

男女眾的大專營是接著辦的,男眾營隊最後一天就是女眾的第一天,師父就帶著很多比丘,像:禪聞法師、如智法師等很多法師來永興禪寺,名義上是尼僧團在辦,其實全部都是師父幫我們規劃,乃至於親自來帶的。

當時尼眾僧團差不多只有三、四十個人,營隊當天包括學員、義工一下子就湧進一、兩百人,算是一場很大的活動。永興禪寺地方不大,我們就在大門進來的玉蘭樹下搭了幾個帳篷,一些老信徒歡喜護持,煮了兩百多人吃的飯。師父也有去大寮關心義工。

短短幾天的營隊,其實加持力是很大的。它所成辦的,看起來好像是很平凡的事情,可是影響力一直延續,現在大專營每一次都是幾千人,這都是因為師父的悲心、師父的理念,因為師父想要攝受年輕人。難得的一趟人生,因為大專營而種下一些應該有的正知和理念、認識到生命的價值跟方向,乃至於懂得如何規畫這一生,很多人都承受到這樣的甘露法語。

10.淨超法師——當眾舉過的功德

在福智精舍的時候,因為剛出家,道心很強,衝勁很大。師父一講要做什麼事情,我往往還沒有聽清楚、只聽到六七成,就衝出去劈哩啪啦把它做完,因為怕太晚做就沒得做了。做完以後,師父說:「這不對,這不行……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子。」常常做錯,但師父都沒多說什麼。

有一天,師父把我叫到房間:「淨超,你以後犯錯的時候,我怎麼說你比較好?」我就問師父:「有什麼不同的方法?」師父說:「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私底下跟你說,一種是公開說。」

我問:「私底下說跟公開說,有什麼差別?」

師父:「私底下說只有你自己知道,不會不好意思;公開說,你犯的錯別人就不會犯了!」

我想,「公開說」好像比較好。因為我做錯了,師父私底下講,雖然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會不好意思,可是別人就不知道這件事不能做。

之後,每當我犯錯的時候,師父就在大眾中滿嚴厲地、針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仔細地分析。當我聽到師父很嚴厲地講話時,其實心裡不會怕,反而想聽清楚我到底是哪裡搞錯了?如果沒有師父先幫我做過前行,可能師父一板起臉孔,我就什麼都聽不到了,會想要在地上挖洞,趕快鑽下去。

師父有前行,事先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對大家有什麼好處?他讓我知道,公開說,對我跟別人都很有好處,所以當我聽到師父嚴厲的言詞表情,就不會害怕。

因為你知道他是在說一件事情,雖然跟你有關係,但是他不是指責你,他是在教你,而且告訴大家不要再犯錯。師父很容易把過患轉成功德,對弟子有無限的包容,給予無限的成長空間,這是師父智慧跟慈悲的展現。

11.如證和尚——親拾大頭針

有一次跟師父去教師營,在供燈的那天晚上,當師父要上台主持的時候,禮堂正中央有個紅地毯,師父走過紅地毯準備上講台,突然有一個動作:蹲下來,再起身上台。後來才知道,師父在地上撿起一個大頭針。

隔天「心得你我他」的時間,有一位校長上台分享心得。他說,他在教師營裡聽了這麼多堂課,最感動的就是:師父昨天晚上蹲下去撿小小的大頭針。他說,他自己也是領導人,他很清楚一個領導人能夠有這種行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實際上我們長期跟著師父,常常可以看到師父有這些細小的、代人著想、利他的行為。比較少接觸師父的同學,可能以為師父很嚴格,但當我近距離接觸師父以後,我才比較清楚:真正一個高僧,對人都很慈悲,能夠代人著想,但是該堅持原則的時候也會堅持,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對於自己的「習氣」毫不留情!

前人有一句話叫「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兩句話在師父身上,很明確地實現出來。這是我親眼看到的小故事,分享給大家,希望大家對師父有更深一層認識。

12.性柏法師——看師父走路

我對師父走路的印象非常深刻,小時候的我很喜歡看師父走路。

以前師父從外面回鳳山寺、或者要出門的時候,在大殿廣場走路,我都會躲在角落裡看,想著:「到底師父怎麼走路走得這麼好看?」就一直在那邊看,然後研究師父的腳是怎麼擺的——明明就走得不快,實際上又走得很快,從一個點到一個點移動很快,可是為什麼又讓我覺得慢?當我模仿師父走路的時候,自然而然,心就寧靜下來了……

師父有很多類似這樣的特徵,例如走路、禮佛,當我想著自己應該怎麼禮佛、怎麼行走的時候,回想師父的動作對我有很大幫助。因為真的看過,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師父在教育弟子的時候,不一定直接講很多,有時候是用身教告訴我們:「照我這樣做,你就可以找到另外一種學習上的超越。」又有的時候,師父是很單純地告訴我們「修行應該要怎樣」。

例如在大殿,師父說過:「這個是佛菩蕯住的地方,不能在這邊玩!」師父講了,我的印象就非常深刻。每次在鳳山寺經過大殿,每次到了師父講的那個點,我就會想起:「這是佛菩蕯住的地方!」那種加持力跟攝受力就不一樣,到鳳山寺很多地方、到某個點的時候,就會覺得,好像看到師父的身影......

13.如吉法師——孝順父母最好的辦法

一開始進鳳山寺學習的時候,我非常不適應僧團。那段時間其實師父給予我很大的鼓勵跟支持。

我曾特別被師父找到辦公室,師父問我:「預科營結束了,你要不要繼續留下來,待在僧團?」我說:「師父,我想要回家孝順父母。」師父給我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一直到現在都不會忘記:「如果你真的要孝順父母的話,你留在僧團好好學習,才是真正能夠孝順父母。」

師父這句話就一直放在我的心上,一直去想。隨著不斷地學習,慢慢其實會覺得,在僧團的學習是非常充實的。因為在僧團裡面的學習是,外面很多課業都完全沒辦法比擬的那種心靈的學習跟成長。

到今天,出家也將近 21 年,從出家以後一直到現在,我沒有生起過一念懷疑走這條路或後悔的心。因為這條路真的太好了!出家這條路真的就像師父當初跟我講的,要報答自己父母的深恩,只有透過出家。我永遠都感恩師父,這輩子對我的救命之恩!

14.自福法師——迎請大師父子三尊

1994年,師父把宗大師父子三尊親自迎請到南海寺,供奉在西寮二樓的講堂。

當時師父非常殷重將一尊尊聖像,親自迎請到佛桌上。並一一奉上衣冠,非常仔細,很緩慢地整理著父子三尊的衣著。左看看,右看看,整理完了,就站在父子三尊的前面,眼睛綻放著特別有力的光芒,流露出皈依與虔誠的信仰。我們被師父的用心深深地感動。

師父對我們說:「南海尼僧團,就是學習宗大師清淨圓滿教法的僧團。」並囑咐我們:「要負起漢地尼僧團,學習大師教法的使命,讓大師的教法流傳世間。」我從內心裡對師父發願:「願意生生世世追隨師父,學習宗大師清淨圓滿教法。」

15.如俊法師——第一次說法

我第一次講法是在香港講法,那一次本來不是我要去講法,是陪師父去閉關。因為香港同學看到師父都很高興,希望師父為他們開示,開示前一天,師父跟我說:「雖然香港同學很希望聽我上課,但是我因為生病的關係,體力不行了。明天這堂課,就請你代我向同學上課。」當時我從來沒有對外公開說法的經驗,內心非常緊張,前一天把自己帶的書,差不多是毫無章法地很快看一遍。

第二天,正式講法開始前,師父親自帶著我從半山腰的普明苑下院,一步一步走階梯,走向山頂的大雄寶殿。到半路的時候,我很緊張地跟師父說:「師父,您要弟子這次為大家講法,可是弟子準備一天之後,對於所要講的內容,現在已經全部都忘記了。」當時師父給了我一個非常特別的回答——師父突然轉過頭來,非常燦爛地對著我笑著說:「太好了!」

默默跟著師父走向山頂的大雄寶殿,師父進入大雄寶殿之後,先升上法座,認真地帶大家念完〈開經偈〉之後,就簡單地跟香港同學介紹:「今天我因為生病體力不夠,就請如俊法師代我為大家上這堂課。」說完之後就下了法座。

當時我心裡幾乎是沒有任何特別的思考,只是眼睛睜開看著大眾,嘴巴就開始講話了。今天事後回想,整整兩個小時的講法到底講了什麼,我已經幾乎是完全不記得,但是有一件事我始終印象很深——走出大雄寶殿的時候,在門口的義工同學,跑過來特別跟我說:「法師,其實剛才當你開始講法的時候,師父在外面的走廊,站著看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麼緣故,從那以後,我每次講法,就再也沒有緊張過,因為我總是會想起師父講的那句話,還有很燦爛的笑容:「太好了!」

16.禪明法師——供養鳳山寺

為什麼我會把鳳山寺獻給師父?

因為那時候鳳山寺有一個研討班,兩年中我常聽學員講常師父的功德,內心生起一種景仰、恭敬的心。後來,聽說師父要找地蓋佛學院,福智精舍很小,因為僧眾持戒嚴謹,法會時女眾都站在外面,吃飯就在樹下吃。

蓋佛學院需要多大的地?大概要四甲,我想鳳山寺的後山就有四甲,就請學員去問師父。那一天,師父到鳳山寺門口下車,我跑去開大門,請師父從中門進來禮佛。門打開時,看到師父的威儀莊嚴,整個心都被攝住了,非常感動!我忽然想到:我不是一直在找高僧大德來繼承鳳山寺嗎?現在常師父就是我理想中的高僧大德啊!真的是佛菩薩幫我找的。

從外相上來看,我把鳳山寺供養給師父,其實佛菩薩沒有甚麼不圓滿的,他哪裡要我這個鳳山寺,鳳山寺只是師父利益眾生的一個方便,就是這樣子而已。其實佛菩薩來到這個世間,他只是要幫助眾生離開痛苦,得到真實究竟的快樂。所以我在鳳山寺所做的一切,如果有一點點功德,都是師父讓我集資糧的機會!

17.性華法師——溫暖的圍巾

剛進僧團的時候,我的年紀非常小,印象中師父很威嚴又非常慈悲。有一年冬天寒流來襲,師父親自從東寮房走到西寮房,關心預科班的同學們有沒有穿暖。

當師父來到我面前,問我會不會冷?需不需要一條圍巾?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旁邊法師告訴我:「你就說你要一條。」我就很天真無知地說:「師父,我可能要一條圍巾。」

師父說:「好好好。」馬上轉頭對侍者法師說:「我房間不是有一條圍巾嗎?你把它拿來送給這個同學。」當天晚上自習的時候,師父的侍者就把圍巾送來了。他說:「這是師父要送給你的。」我捧在手上心裡非常感動。

接下來幾天,天氣越來越冷,我每天早上都在考慮要不要披著它去早自習、背書?想了很久,最終都沒有圍上,覺得與其圍著它,不如把它供起來,每天看著就夠溫暖了。想著師父對我的心意,覺得這樣就夠了,衣服穿得少也沒有關係,因為我的心是溫暖的!

延伸閱讀: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居士篇

延伸閱讀:我是獅子兒——福青校友憶師恩

延伸閱讀:澈見網路電視台——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