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莊嚴論經》(六)猛回頭

造論 / 馬鳴菩薩
譯作 / 釋性崇
插畫 / 林靖淵

  腥污青袍、披頭散髮,右手提起發鏽銅秤,左肩扛負新鮮羊屍,屠夫一如往常,遊走市集,兜售羊肉,為當天的生計奔忙庸碌。

  大搖大擺的腳步跨入老舊城門,撞進一片刺耳的人聲喧囂,他扯開喉嚨,「來喔!諸位鄉親父老,來買羊肉喔!」

  無論男女老幼,只要瞧見這名屠夫,無不爭相退避;連街頭巷尾好鬥逞狠成性的浪丐野狗,也會被他這身架式嚇得倒抽三分涼氣!偶然幾個久候多時的廚師、饕客,怯生生地上前估了價、取了貨,便又像驚弓之鳥般匆匆遠遁逃去。

  同時在市場北面,卻有一襲清澈無瑕的身影,清瞿臉龐彷彿久違的和煦春風,為沿途的每個角落,添上了光明希望!比丘與屠夫,霎時在偌大的市場南北端營造出了強烈對比,無形的宿業之繩,隨著他們的一舉步、一投足,硬是將彼此越拉越近.....

  終於,相逢了。

  擦肩而過的當下,比丘不禁氣息微屏,步伐稍稍加速—— 屠夫身上的汗酸、腥味和銅臭畢竟太過刺鼻。再走了兩步,卻突然感到不太對勁—— 「嗯?等等,這個人好像......」

  比丘連忙掉頭,朝屠夫的背影喊了聲:「施主!」屠夫卻不理不睬,兀自離開,不知是無意還是故意。「施主!施主!請留步!」屠夫先是一愣,回眸瞥去,見背後居然跟了位出家人。

  比丘意識到:「他八成忘記我是誰。」仍壯起膽子,跟屠夫說:「施主——

  「幹嘛?」屠夫不耐地咆哮,額上青筋暴露。

  「這位施主,麻煩您好好掂一下斤兩吧。」

  「啥?你說什麼?」

  「麻煩您好好掂一下斤兩吧。」

  屠夫不敢置信地扯扯自己的耳朵,「我有沒有聽錯?一個葷酒不沾的和尚,怎麼會跑來叫我要掂掂斤兩?難道他想買肉不成?!」見面前的比丘凝視著自己,屠夫心想:「如果他其實並不是來買肉的,那他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這下子,反倒是屠夫陷入難得的沉思,那一刻,時間、空間,彷彿都凍結了......

  「如今的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之所以在市場裡出現,是為了要販售羊肉;之所以要販售羊肉,是由於自己成了一個屠夫;之所以成為屠夫,是為了要養家活口;之所以要養家活口,是由於結識了自己的妻子;之所以會認識這個女人,是因為她以前曾來聽我說法

  —— 且慢!「說法」?!

  原來,他曾經是位僧人,安住林深處,精勤聞思修,即使他尚未悟道證果,博學廣識之名卻早已家喻戶曉。多少三寶弟子為了親聆他的涓涓法音,寧可跋山涉水,不辭勞苦地爭相往赴他的座前—— 包括一個年輕的寡婦。

  「鏗鐺!」突如其來的金屬撞擊聲,立刻岔斷了屠夫急速運轉中的思緒,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右手握著的銅秤已經摔落地面。四周塵囂依舊,而面前那位寂靜慈悲的比丘耐心未減,仍然目不轉睛地凝望著自己。此時屠夫恍然大悟:「原來,他......正是當年跟我住在同一片森林裡,互助修行的道友!如今他風塵僕僕地抵達這座市場,是為了要救拔惡貫滿盈的我嗎?」屠夫先前那剛強的雙腿竟像被棍棒痛擊般,瞬間一軟,膝蓋著地,並淚濕衣襟,不能自抑。

  「法師,我知錯了!我知錯了!」屠夫向比丘痛切地懺悔道:「佛經上寫:『親近於欲者,無惡而不造』,現在我以慚愧之繩,懸起智慧之秤,真真實實地測量出了欲望的恐怖與過患哪!不僅導致來世堪慮,目前的生活就已經艱辛萬分,根本不是人過的日子啊!我非常後悔自己沒有及時體悟四諦、剋期取證,才害自己墮落到這步田地!」

  比丘覺察到屠夫的成串淚珠,除了洗去他臉上的污穢,更淨化了他心裡的邪念,這才鬆一口氣:「現在,你對三寶及別解脫戒真的產生淨信了嗎?」

  屠夫聞言,連忙把肩頭的羊肉、地面的銅秤,奮力扔開,在比丘跟前鄭重地發誓:「是的!法師,從我胸中已重新燃起淨信的燈火,照亮了我腳下的道路。佛陀曾說:『前為放逸者,後止更不作,如月離雲翳,明照於世間』,我應該立即斷除惡業,再次堅定地皈依三寶、持守戒律,直到迅速成辦自己的解脫果位!」

  「善哉!善哉!」比丘不禁為屠夫的決斷連連讚歎:「看來你昔日精勤地學法功不唐捐啊!雖然你由於一時疏忽誤入歧途,但比起那些從未聽聞過佛法、深懷邪見的人們來說,其實你解脫的機會依然高得太多!要是你願意再出家,必定會像迦梨、僧鉗及質多羅等佛陀的諸大弟子那樣,即使曾連續七次還俗,最後仍能諸漏永盡、超離輪迴!」

  於是,放下屠刀的修行者,追隨比丘,踏上歸路,返回蘭若。夕陽西下,浸紅了他們樸素的身影,也令他們心中的慕道之情,變得越加熾烈洋溢......

  幾個月後,這名曾當過屠夫的比丘,刻苦懺罪、晝夜實修,終究如願以償,而成功證得了阿羅漢果。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9 期 第 10 ~ 21 頁

 

 

心得回饋

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需經審核方會呈現,請見諒。

0
  • 林彩媚

    故事好好看喔,很容易入心生警惕!謝謝法師翻譯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