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莊嚴論經》(七)六牙白象王

造論 / 馬鳴菩薩
譯作 / 釋性揚
插畫 / 林靖淵

  釋迦牟尼未成佛前,以菩薩身修行。有一世,生為一頭六牙白象王。一個國家的王后為取象牙,全國懸賞尋找白象。一天,有人發現了六牙白象王棲息之處。象王正遠離象群,跟一頭母象住在一起。

  六牙白象王生得十分莊嚴。其色如雪、如乳、如月、如白蓮花,六牙從口伸出,如白藕根,看起來彷彿有腳能行的大白山一樣。

  獵師身披袈裟,喬裝成出家人,腋下挾著弓箭,躲在樹後,一步步慢慢靠近白象王。母象發現了獵師,對象王說:「這人是不是來抓我們的?」

  象王問:「他挾著弓箭,穿著什麼衣服?」

  母象答道:「身穿袈裟。」

  象王說:「袈裟是三寶幢相,出家人身穿袈裟,心懷慈悲、不傷有情,常常救護一切。對這樣的人,不應該害怕。」

  母象聽著象王這麼說,就不再驚懼懷疑了。

  獵師在樹林間等到時機,發出一隻毒箭射中了象王。

  母象對象王說:「不是說穿袈裟的人,必有慈悲嗎?」

  象王回答:「袈裟的確是解脫服。而這個人為煩惱所使,遠離慈悲,這不是衣服的過錯啊!銅塗在真金上,沒有經火鍛鍊就不知道真假。愚痴凡夫把銅當成真金,只有真正的智者才能分別出來。」

  母象還是非常憤怒,對象王說:「您說得很對,但我還是無法忍受。我要把他分解肢節!」

  菩薩象王對母象說:「不對治煩惱的心就是這樣。不要生氣,不要這樣說話,不要對他生瞋恨啊!瘋子對醫生又打又罵,但是醫生不會去責備為病所苦的人。煩惱也像瘋病一樣,是應該去滅除的,但何必去責備那個人呢?如果有一天我成佛了,名稱遍揚三界,勤修戒定慧、滅除貪瞋痴,一定以智慧之錐刺中煩惱的咽喉,我要枯竭、消滅所有煩惱!」

  菩薩象王說話的時候,母象在一旁默然不語。

  群象見到獵師射出毒箭,便向象王這裡彙集。菩薩象王擔心象群會傷害到獵師,就對獵師說:「到我腹下來吧,我保護你。」等象群過來,象王把象群遣散回去。象群走遠了,象王對腹下的獵師說:「你想要的,你可以隨意取走。」

  獵師聽到象王這樣說,心想:「我沒有一點慈悲心,還不如一頭大象。」這樣想著就落下淚來。

  象王問:「你為什麼哭啊?」

  獵師說:「因為難過。」

  象王說:「我害怕象群傷害你,才叫你藏在我腹下,我的身體壓到你了嗎?」

  獵師說:「不是。」

  象王又問:「母象說的話傷害到你了嗎?」

  獵師回答:「沒有。因為被您的慈悲道德感動。我射毒箭害您,您卻慈悲地叫我藏在腹下,怕群象傷我。我為此難過,才哭了。我雖生為人,但是沒有仁慈和道德,僅僅是一具屍體軀殼而已,還不如畜生啊!相貌看起來像人,作惡卻比畜生更甚。您雖受生為獸,形相非人,但是道德卻是人中上品。」

  菩薩象王問獵師:「你告訴我,為什麼來殺我?」

  獵師說:「我是國王派來的,要從您身上取走象牙。」

  象王說:「如果你要,就快拿去吧!發菩提心者,沒什麼吝惜的。隨你要什麼,都可以給你。你要牙,我就給你牙!我因為普度有情的誓願才受生為象。一切都可以棄捨,你要的盡可以拿去。如果我僅僅自利,早已成就涅槃果位,因為利益眾生才在三有中受生。以慈悲救護有情的因,早日成就一切智智的佛果!」

  獵師慚愧地說:「我的確是國王派來取您的牙的。」

  象王說:「隨意取走,不用猶豫。」

  獵師說:「您胸中慈心盈滿,我敬畏您,好像見到父親一樣。我沒辦法伸手來拔取您的牙啊!」

  象王說:「如果你害怕,讓我拔下來給你。」說完就用象鼻纏絞住象牙,用力外拔。牙根很深,過了好久,終於拔出來。這時,象王口中一大股血流出。象王痛得全身戰慄。

  這時一位天人出現了,他說:「請把心安住在正念上,不要生起憂惱!天人、夜叉、阿修羅、乾達婆都在虛空中看到這一切,這樣的難行苦行,大家都歎未曾有!忍受這樣的大苦,回向菩提,最終一定會證得佛果。」

  另一位天人說:「菩薩象王絕不會退轉!」

  象王拔完牙,默然站立著。獵師想:象王拔了牙,放在地上一動不動,是不是後悔了?

  象王知道獵師的想法,說:「這六隻如白藕根一樣的象牙,現在都布施給你。這是諸牙中最上等,布施給你,讓你安樂。請稍等,讓我的苦痛漸漸平息,讓我對你生起敬重和信心。我不騙你。你射出毒箭傷害我,我不會記恨,只憶念恭敬你所穿的袈裟,見到就生出敬信。施受二者,有淨和不凈之分。為了讓造業果報更廣大,待我調整好意樂,就會把象牙布施給你。」

  象王對獵師說:「袈裟乃是離欲幢,我以尊重敬視之。」

  說完用象鼻擎舉象牙交給獵師,並唱起偈頌:
  「我今真實語,毒箭射我身。無有微恨心,加惡報於汝。
  以是實語因,速疾證菩提。度脫諸眾生,如是諸苦惱。」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40 期 第 10 ~ 21 頁

 

 

心得回饋

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需經審核方會呈現,請見諒。

0
  • 謝建昌

    我曾夢過白象!豈能無大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