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在昔,三生有約

本文透由一位在鳳山寺長大、從無憂少年卓成三藏比丘的法師視角,窺見師長為建立教法,澆灌茁育僧才的智慧與恩德。

在今在昔,三生有約

一、天下第一等人

二十多年前,我還是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六歲時奶奶去世之後,爸爸媽媽開始接觸佛法。對我而言,只知道去寺院的時間變多之外,一切的生活並沒有太多改變,直到有一天,家裡多了一個——口音不熟悉的老和尚講經——錄音帶聲,天天播放著。

當時,家裡被倒債,原本全職照顧我和妹妹的母親,開始天天早上推著車到火車站前賣早餐。家裡因此多了一項家務活:把一捆捆紮著乾冬粉的橡皮筋剪開。每天母親坐在廚房裡剪橡皮筋的時候,便是聽老和尚講經的時候。我陪著母親幹活時,就會聽著這聽不太懂的錄音帶,我問母親這是誰的帶子,母親只簡單地跟我說,這是師父講的帶子。

一年多後,我在鳳山寺的打掃法會上,第一次見到了他。我們全家去參加打掃法會,一整天下來,大人幹著粗重的活,而我則跟其他小孩半玩半工作地在泥巴裡開心地度過一天。還記得那天,師父在結示的時候,爸媽都坐在大殿裡聽開示,而小孩子們還在外頭玩到不想回家。

不想回家。

這是我這個小孩子,第一次生出這種念頭。真的不想回家。

1996 年,日常老和尚向居士招手。1996 年,日常老和尚向居士招手。

我還記得法會流程海報上寫的那兩個字:賦歸。當到了賦歸的時間,我們一家人坐上車準備離開,這時候,師父出現了,他站在大殿廣場上,笑得那麼燦爛地,正對著我們這些準備出發的人招手。母親見狀,興奮地幾乎用尖叫的聲音叫著我:師父在向我們招手!快點跟師父招手!

我們把車窗打開,用著最大的力氣招手,我那莫名其妙的念頭又出現了:我不想走了。

一年多後,有那麼一天,我真的踏進寺院,就再也沒有走了。

預科營,那麼關鍵性的營隊,一個讓我走向出家之路的營隊,但如今我卻幾乎忘光營隊裡講過什麼,只記得營隊裡有什麼有趣的事。一群小孩聯合起來欺負壯碩的學長,夜夜在打地舖的東教室裡打枕頭仗打到筋疲力竭;小組的我們人小手快,在採地瓜葉的比賽中取得冠軍;生平第一次吃大鍋菜,把沒削皮的馬鈴薯當作是水梨,要了一大堆卻吃不下......

1995 年,幼年的如法法師剛剛進入鳳山寺。 1995 年,幼年的如法法師剛剛進入鳳山寺。

1995 年,幼年的如法法師剛剛進入鳳山寺。1995 年,幼年的如法法師剛剛進入鳳山寺。

如果說,除此之外還記得什麼的話,那就是當時幾乎天天聽師父的開示,從來沒有一次整段聽得懂的,筆記本上就可憐地記著零零散散的話。可是,每一次凝視著師父時,總會見到他的一種高超、篤定,甚至是豪邁的神情,從這些神情中,再加上我聽得懂的支離破碎的幾句話,我隱隱約約地現起一個詞,叫做「偉大」。

第一梯預科營回家之後,我依舊花著整天的時間,打著剛得到的大考滿分禮物,一臺 gameboy,掌上電子遊戲機。一切都是那麼正常,那麼俗氣。但,有一天晚上,我的父親卻意外地發現我在暑假作業裡寫下這麼一段人生規劃:十五歲,當個小沙彌;二十歲,當個比丘;三十歲(忘了)......六十歲,當一個老和尚。父親知道有些變化要發生了,而我媽還期待著我參加第二梯預科營之後,回到家裡會變成一個更乖的小孩。

預科營後,我決定留下來,父母親出乎我的意料,完全沒有阻攔。我正式進到寺院之後,所有學習的內容都跟學校所學的不一樣。預科班要天天做天天學的就是背經、讀古文、寫字、出坡。

師父時常到預科班開示,他常常說:「現在外面的人,把最精彩的內容都丟在一邊,佛法和這些中華古老的儒家文化,才是培養第一等人的內涵!你們進到寺院來,學的就是這些。現在你們不懂沒關係,以後,你們就知道所學的這些內容,你們才是天下第一等人。」

天天背經,讀著古書,每當稍感乏味的時候,師父的話,就在耳邊響起。沉浸在這些古代聖賢的言教之中,久而久之,自己也有一種卓越的感覺。即便,可能這個世界上沒有其他人知道。

二、那抹包容的微笑

1995 年,日常老和尚和預科班在鳳山寺。1995 年,日常老和尚和預科班在鳳山寺。

早年,我們剛進寺院,師父總是擔心我們年紀太小,聽不懂佛法的內涵,聽久了,會對佛法失去好樂心。那時,師父天天講授第二輪《廣論》,可是師父說,我們年紀太小的、還沒出家的預科班先別去聽。所以,一到上午師父開示時,大的沙彌就去聽法了,我們這些小沙彌就留在教室裡頭繼續背書。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也剃度了,也慢慢長大了,不再是剛進寺院的小沙彌,而是帶著一批又一批學弟進來寺院、照顧他們的師兄。寺院裡的人越來越多,事務也顯得越來越繁忙。我們入寺時寺院才三十多人,幾年之後,寺院已經有近百人了。早齋完,我們常看到師父侍者提著簡單的行囊,跟著師父從東寮房走出來,在大殿廣場前向佛菩薩深深問訊,望著那至心虔誠的身影,我們在旁只能肅穆地屏息無語。每次送師父,師父總是說,你們不用送了,回去好好用功。師父在寺院開示的時間慢慢變少了,我們送師父出門的機會越來越多。

有一段時間,師父在寺院裡開講《備覽》,那時我終於不是小沙彌了,有機會可以聽師父講經論。雖然,已經不是小沙彌,但是師父對我們依舊呵護至極。每天,師父講完《備覽》下課後,我和一兩位最小的沙彌就會繞道衝回東寮房的大門口,幫師父開門。門其實永遠都不缺人開,但這份差我得搶到手才行。我們一兩位沙彌,早早地將門開好,側立等候,微笑不語,師父一來,便會問我們說:「聽得懂嗎?」我們總高興地回答:「聽得懂!」師父的笑容好像不是在高興我們真的聽得懂,好像在高興著其他什麼事。但不管怎麼,我是一定會回答聽得懂的,免得到時候,法師又不讓我們去聽開示了。

有一天,師父開許大家寫下聽法的問題,我當時學了一點攝類學,便不知天高地厚地寫了一篇有關法體行相的問題。問題交上去後,到隔天上課前,我整顆心都忐忑得不行。到正上課時,心跳得更是厲害。師父會解答我的問題嗎?會怎麼解答?還是師父會直接教訓我?

到了師父解答問題時,師父的語氣卻充滿了慈愛。師父先說:「我們有個人,很細緻地討論法體行相的關係,寫了一篇問題,而寫這篇問題的人是我們預科班的沙彌......」師父說的時候,還是那般地微笑,就像聽到我們回答「聽得懂」時的那般微笑。我不完全懂那背後的笑意,只是隱隱地覺得,那抹微笑,不一定跟這個問題有關係;只是知道,那抹微笑,令人看了很包容,很鼓舞、很溫馨。

三、永遠亮著的窗

1996 年,鳳山寺東寮房。1996 年,鳳山寺東寮房。

那段美好的聽法時光,很快就過了。寺院裡漸漸地多了一個新話題:「大師兄」。

師父開始以前未曾有過的長時間出遠門。更特別的是,越來越多法師無所預期地從我們身旁消失。有些法師從「大師兄」那回來之後,寺院裡便停下課程,聽著法師分享著在大師兄那的學習。我們的學習中,開始有了讚頌,最開始的時候,師父還親自在大教室教我們唱「生生由勝宗喀巴」的回向偈,有一次,師父在法座上跟大眾一起聽著讚頌,竟痛哭到趴在法桌上久久不能自已。

正值十七、八歲的我,適逢寺院有著這樣的變化,當時的感受相當複雜。心中最有信心的師父,時時不在身旁,能直接聽到他的教言的機會越來越少;就連身旁熟悉的法師也一個個遠行求法。大家都知道有一位大師兄,功德難以思量,可是,何日能與相見?未來的依止之路將如何?一切都是未知數。

「上師上師常相思,風吹楊柳舞柔姿」,這是當時寺院裡最常唱的一首讚頌的詞,雖然是大師兄用以寫下他尋找師長的心境,我卻感覺,那寫的也就是我的心境。

正當開始因為師父的法語而對佛法生起強烈的信心,正當開始學習五大論,這時,另一股迷茫才正開始襲來。如果佛法的成就,根本在依止到具量的上師,那麼心中尋求佛法成就的我,如何親近我心中最深信的上師?

繁重的學習,充滿了每一天。晚課後,維那總會一敲大磬,高聲唱言「戒行持犯」。那意味著出家人進入了一天省思功過的時刻,眾僧序列走出大殿左右側門,天色至此早已昏黑,人人各有自己一晌寧靜的時刻深刻地思考。走到大殿廣場,仰望天,是星辰和明月,在滿天的星星中,你不知道哪一尊佛,現在正在哪一方世界,哪一顆星球上出現於世,正轉法輪?他,明明白白地知道你此時此刻的心,而你即便已將目光準準地投向他所在的星球,自己卻也不知道。往前看,一片發紅的塵囂俗世,就在不遠處,一不小心,來生又將滾入滾滾紅塵。往後看,大雄寶殿中的釋尊像,悲愍疼憐的眼神伴過我們朝朝暮暮,他永遠好像有話要說,卻又未曾聽過他說什麼?而大殿側旁的東寮房裡,師父就住在那,有一扇永遠亮著的窗,那就是師父的小佛堂。晚課後,我時常站在廣場裡,望著師父小佛堂的窗,問道:

「師父,我想跟著您,成為像您那樣的聖人,您知道嗎?」

四、只要你們不退

1996 年,在鳳山寺大合照。1996 年,在鳳山寺大合照。

2002 年,我們住在鳳山寺的最後一年,我終於有機會將我的心聲親自啟白師父。當年的甲班,已剩下幾個人,年紀較長的同學,不是當兵了就是回到常住班了。我非常殷重地向侍者說明,希望我們幾位僅存的甲班,能在過年的時候供養師父,並且啟白我們的心願。

我們非常幸運地在師父的辦公室見到了師父。事實上,這是這一生,我們許多同學唯一一次的機會,在師父的辦公室向師父啟白。供上供養金後,我便向師父啟白了內心深處的希願,希望師父能夠親自帶著我們,教導我們,這一生出家,才真的感到有希望。

師父聽完,似乎有些感慨。師父簡單地說了他這一生求法的歷程之後,非常語重心長地說:

「你們這一批沙彌,進了寺院之後,我本想親自帶著你們。」

「可是這幾年太忙碌,沒有辦法抽出時間來,我心裡也很遺憾。」

「很多人都說,現在是末法了,便以為現在沒有圓滿的教法,沒有可修的正法,沒有圓滿的善知識,自己便放棄學修圓滿的教法。」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

「正法,不是看時代、年代的,正法存在人的心中,我這一生,親眼見到心中有證量的人,這樣的人真真實實存在於現在,怎麼能夠說現在是末法時代?」

「我親自碰到這樣的人,真真實實地碰到,你們中間所有的人,我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不退,我會親自把你們每一個人,送到這樣的大善知識面前。」

十多分鐘的談話結束了,我知道,師父明白我的心,他已經以泰山之重的誓言,給了我一個永恆的許諾。這個承諾,一定會兌現在未來的某一天。

五、眼神依舊堅毅

2001年,日常老和尚在雲林大悲精舍。 2001年,日常老和尚在雲林大悲精舍。

2001年,日常老和尚在雲林大悲精舍。2001年,日常老和尚在雲林大悲精舍。

2003 年,我們從鳳山寺移居到大悲精舍,那裡有一間師父的寮房,但是師父很少住在那。當時園區剛成立不久,師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園區。我們除了偶爾與大眾一起聽到師父的開示之外,很少見到師父了。

那一兩年,聽說師父的法體欠安,身體越來越瘦,而且說話也越來越喘。這麼多年來,師父的身體一直不算太好,所有師父的弟子都知道,每一堂課,師父一起始講法的聲音總是非常小,但是越講越歡喜,無論師父身體多麼不適,講法到最後,聲音總是非常地有力。但是一回到寮房時,卻馬上就體力不支而躺下了。雖然師父的體力不好,但是大家都知道,一談到法,師父就會好起來。

但是這一次,太久了。久到快難以算出到底多久沒有見到師父、聽到師父如往常那般講法了。

有一天,法師帶著我們到園區,那一次,我們有機會見到師父。當時師父在寮房裡休息著,我們人不少,但是師父沒有力氣走到外面的客廳來。師父只能在房間裡,由侍者扶起身來,我們所有人就擠在門口,人人踮著腳,看一眼師父,聽一席師父的話。

太久沒有見到師父,也太久沒有聽到師父的聽音了。即便只看到了一眼,即便只聽到了幾個字,那一瞬間,也就夠震驚的了。師父太瘦了,每一個字都是喘著說出來的。

師父幾乎是用盡力氣坐起來,跟我們打了招呼,雖然師父也講了一些話,我的注意力卻完全無法集中,一句也記不得。在師父虛弱的外表下,唯一記住的是他的眼神,依舊是那麼堅毅,一點點畏懼也沒有。短暫的見面結束之後,我們相互之間異常的沉默,似乎心裡都有話沒有說出來。

幾個月後,聽說師父準備去內地了。離開的時候,師父坐著輪椅,向大家招手。我們先前見過師父的人,不禁心想,師父現在的身體究竟如何了?是怎麼撐著這樣的身體上飛機的?師父也很久沒這樣遠行了,此行的目的又是為何?想著想著,心中直覺這個問題還是別再想下去了。

六、意加持永遠都在

2004 年,日常老和尚法照上橫聯—去去就來。2004 年,日常老和尚法照上橫聯—去去就來。

師父出門幾天後,所有上座和學長也都出門了。我們所有僧眾也都集體上了鳳山寺,一路上,僧眾全都在誦念〈密集嘛〉祈求。接著僧眾們開始演練迎請的儀式,我也勤練吹嗩吶。這場迎請法會,即將有眾多的僧俗四眾參與,但是我們還不能確定我們所迎向的是什麼。

那一天到了,僧眾率先集合起來了,這時上座學長們也已經回到寺院。或許有人心中有數,或許有人全不知情,或許有人就是不願往那裡想,但是那一刻還是會到來。當上座全部坐上講座,宣布師父示寂的那一刻,我的頭皮整個發麻了。我終於驚醒了,之前用了各種自我安慰的理由來解釋這一切不尋常的事,令自己心安,讓自己不再多想。至此,什麼理由都騙不了自己了。上座們宣布完,我跑到棲鳳塔暴哭了一通,我不想暗自無聲的飲泣,這一刻的到來,誰都不能阻擋我的悲嚎。

一會,我就要戴上黃帽,披上緞衣,我知道,迎請儀式正式開始時,我定得忍著鼻酸,甚至是嘩嘩的淚水,完成這段迎請。無論多麼難受,在這個重要而無法重來的時刻,我得做好我的事,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車終於到來,當師父的法照與舍利從車上迎請下來那一刻,我的淚還是隨著嗩吶聲的響起而盈眶。我的心裡在問:「師父!您答應過我的事,如今誰來完成?我已見不到您了,大師兄也不知道在哪?您答應過我的事,誰來辦?」

寺院裡還有一位淚流不止的人,那是我的另一位老師,如月格西。

從他知道師父示寂的那一刻開始,連著好幾天,我未曾見過他眼淚乾掉的時候。從早到晚,從醒來到睡前,送餐時他流著淚,請他為大眾開示時,他依舊流著淚。那幾天,他總是不停地說一句話:「啊!師父示寂了!」正在學習中文的月格西,一心一意就希望聽懂師父的開示,在他心中,師父就是噶當派修心的祖師再來。他請師父為他取法號,成為師父的弟子,如今這場越洋學法的夢,也正式破滅了。

師父示寂後,格西在一次開示中說:「上師的意加持,永遠都會存在,但上師示寂了,身加持不再存在了。」當我看著格西對大眾這麼說,我做為翻譯而複述著格西的話時,心裡隱隱想著:從今以後,就該這麼永恆地傷心下去嗎?

那些日子,只剩師父法照上的那句橫聯最能安慰到我:「去去就來」。

七、您沒忘掉您的許諾

綠度母示意圖,編者攝於首都博物館。 綠度母示意圖,編者攝於首都博物館。

綠度母示意圖,編者攝於首都博物館。綠度母示意圖,編者攝於首都博物館。

一個多月過去了,如得法師找了我和另外四位沙彌,告訴我們要出遠門了,這一去,也不知何時回來。讓我們準備多一點保暖衣物。說這次去,是要去個高原。

「青康藏?」這是我們最想聽到的答案。但不是。「蒙古?」也很好,但也不是。法師不再多說了,我們幾個只好偷偷地去找地圖,看看哪裡還有高原。

臨行前一天,淨遠法師找我們幾個做前行,說:「你們都知道大師兄吧!」「知道!」我們點點頭。「你們都知道他就是師父的接班人吧!」我們心想:「這個,沒說也猜得到。」還是點頭。「你們都知道他是女居士吧!」

「這......這......這哪會知道啊!」我們沒敢支聲,但是心裡的聲音卻比天還大,不過,該點頭還是得點頭。我突然想起「葉公好龍」的事,前些年來,我曾天天偷偷地繞著度母塔祈求道:「如果您真的存在,何不化現在我眼前?」如今真要靈驗了,卻驚成這樣。

帶著這個霹靂般的消息,坐上了這一輩子第一次飛行的航班,原先的雀躍變成了奇異的感受。一路上,我一直想,人生中該要發生的那件大事,在之前幾近絕望之後,如今卻好像就要發生了。

安單後的第二天,我就見到大師兄了。而從那天起,他就是我人生中第二位根本上師。整個過程中,我全身發抖著。不是因為冷,不是因為害怕,也不是因為緊張,那麼發抖,似乎是迎向不可思議的宿命時,心中的興奮。一場開示中,我急著發言,用著顫抖的聲音,把我多年來積在心中的問題一個個問向老師,聽受著他一句句的解答。從此我篤定了,我就是要跟著他。

未來的半年中,老師用盡全力為我們宣講《廣論》,並以「廣論穿線」命名這次的開示,言到興起處,四、五個小時也意猶未盡。聽著老師在《廣論》開示中,如何闡述著師父一切所言所行的意趣,心中的結開解了,心中的花綻放了。那每一句話,都像珍珠寶石般珍貴。求法期間的每一天,我們都用大量的時間,將這些開示一筆一筆寫下,直到關節疼痛不已,方肯罷休。半年後,我因兵役而回臺時,行囊中收著一大疊手抄稿,回到寺院時,看著師父的尊勝塔,我跪在塔前向師父說:「師父,您沒有忘掉對我的許諾!我見到他了!您想把我託付給他的那個人!」

八、一切都沒關係

2020 年初,冬季的傳燈寺全景。 2020 年初,冬季的傳燈寺全景。

2020 年初,冬季的傳燈寺全景。2020 年初,冬季的傳燈寺全景。

十五年過去了,今天,師父,我想到您,還是一陣鼻酸,還是淚流滿面,在夜半,一邊哭一邊把這一切寫完。

弟子真的很想跟您說:師父,十五年來,老師真的很辛苦,但是我們真的撐住了。我也跟著他跟到今天了。那些不足為人道的一切經歷,除了我們,只有您會知道。

您早也料到了風風雨雨,您早也就說那一切都沒關係。您早說了只要我們不退,您會把我們送到他身邊,即便我不是您親自帶到他身旁的,我也知道是您的願力帶我過去的。

十五年來,有人不在了,有人變心了,有人越來越疏遠了,可是有一大群人還在,我更是聽著您的話,活著死了,弟子都在。

您不負我,弟子能負誰?

您知不知道,老師已經帶著我們把五大論學完了?您知不知道現在已經有十多個班在學五大論了?您知不知道老師已經把譯經院建立起來了?您知不知道在冰天雪地裡,我們蓋了傳燈寺,蓋了妙音佛學院?您知不知道明年(2020 年)根本道場的華藏樓就蓋完了?我知道您早就都已經預料到了,但是我還是好想此時此刻就在您身旁,聽您說一句:我都看到了。

早該團圓了,不是嗎?您當年答應了,去去就來。

 

文/釋如法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9 期 第 66 ~ 83 頁

 

 

心得回饋

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需經審核方會呈現,請見諒。

0
  • 徐子越

    美国青山书院读经班
    顶礼师父,如法法师!
    弟子读了如法法师的文章很感动,也很感动法师那么小就出家了!弟子想问法师怎么样才能像您一样那么喜欢背经?弟子也背了很多很多但都没感觉呀!弟子也有点想出家,但还不确定所以请师父,老师和法师加持我吧!

  • 朱伟红

    纽约16春2班
    恭敬顶礼师父、老师、如法法师!
    含泪读完,内心感动无比!非常随喜法师能童真出家,得师父、老师亲自摄受!
    此生能遇到《广论》、遇到师父、老师,感到无比的幸运!每天看着师父的法照,那慈悲的眼神和笑容,让我内心总是特别温暖!今生无缘相见,发愿来生及未来的生生世世都能童真出家,得师父、老师亲自摄受,跟随师父、老师,学习宗大师清净圆满教法,直至成佛,永不退心!

  • 赵亚丽

    深心祈祷匍匐师父老师的尊足下,祈愿恒得师摄受!!!弟子也誓愿生生世世生生世世生生世世紧紧跟随,学弘宗大师清净圆满教法,永不稍离,永不退心,直至成佛!!!
    中国大陆河南开封菩提相伴广论班,弟子赵亚丽至心顶礼!!!

  • 高秋影

    18增002
    恭敬至誠頂禮師父、老師、如法法師!
    感恩師父、老師所付出的一切。。
    一定要生生世世追隨師父,老師。。。
    離苦得樂,直至成就無上菩提!

  • 陳珍娟

    恭敬至誠頂禮師父、老師、如法法師!
    弟子看了几遍如法法師分享的學法心路歷程,每一次都會哭,很感動!非常隨喜法師有這樣的福報,此生可以在師父、老師的座下學習佛法!真的是非常難得的因緣!弟子此生有幸在這樣的團體,跟隨師父、老師學習佛法,弟子定會努力淨罪積資,拜三十佛忏,作師所喜!一心歸依三寶,永遠追隨善知識,學習宗喀巴大師清淨圓滿的教法!感恩師父、老師所付出的一切,才有我今天這樣的因緣學習廣論!感恩

  • 曹維真

    好感動好感動,希望能像如法法師一樣,一定要生生世世追隨師父老師,童真出家,學弘宗大師清淨圓滿教法!

  • 陳雪華

    北14宗003班陳雪華 師父我真的好想您!您千辛萬苦建立了福智,讓我們安心領納您和真如老師的教導,我們是和其有幸。希望生生世世都要能在您和真如老師的座下學習。師父您太了不起!師父我好想您!師父我好想您!

  • 謝佩潔

    15宗006
    頂禮感恩師父、老師、如法法師等
    連續兩天看了影音宣導,加深領會師父、老師帶著僧俗二眾建立教法的艱辛,每次去護持法會再再串習師長功德、恩德,努力去做該做的事,師父、老師歡喜的事。祈願生生世世追隨師父、老師建立教法,永不退心!

  • 刘若芬

    上海增上班:弟子真心讚嘆随喜法师學法的宿世因缘, 皈依三寶殊胜之心,流露在字里行间? 更是提策弟子當下用功,雖然學佛时师父已示寂,又未曾能在老师身前學習,但这是弟子今生努力的方向,一心归依三寶,追随善知识們,直至究竟的圆满,今生、来生、生生…誓愿成辦…

  • 蘇淑媛

    1.師父意加持永遠在
    2.作一位在家居士,要跟隨師父上師老師學習,起碼要遵循作師所想,好好背經,讀經,把握機會集聚資糧,行善積德拜35佛。
    以上心得供養師父,供養諸佛菩薩
    嘉17春10班

  • 林慧觀

    師父,老師我不會離開您们

  • 林慧觀

    很感師父,老師的悲心,倍伴我生生世世

  • 港19進OO1陳巧娟

    頂禮師父上師
    一切就好像在我目前發生的事
    不段流淚流淚
    感恩一切,感恩師父感恩上師

  • 林華玫

    北區19善018班

    至誠頂禮如法法師:

    感恩法師將您一路和師父、老師學法的心路歷程,分享給我們。字裡行間依師念師恩之情,娓娓道來令人動容。神奇地拉近師父、老師和我們的距離。

  • 陳碧月

    北18善013班
    頂禮法師!
    感恩法師將憶念師父的心情分享給不曾見過師父的我們這些廣論學員
    看著你們還是小沙彌時那份純淨依止的心真的要好好禮敬。也看到了當時師父為你們說法的神情真的好羨慕,但想到師父不也送給我們一份大禮物時又覺得其實我們已經很幸福了。在恭讀法師的分享前,末學早有這樣的體悟,如果師父當初沒有將老師送到我們身邊,真不知我還能持續在廣論班學習了將近十年的光陰嗎?這是我曾經思惟過的問題,所以每當我聽著全廣時都會升起一份對師父的恭敬感恩心,而且是志誠懇切的心。總之感恩法師因為憶念師父的同時也引領了我們勾起對師長的修信念恩。

  • 許堅秋

    感恩師父上師把佛法帶給我們。有機會另我們脫離輪迴 如法法師和師父的經歷十分感動
    弟子能夠在師父上師座下學法感到十分難能珍貴。

  • 黃麗貞

    至誠頂禮如法法師:
    深深感動與隨喜法師的深厚善根、願カ,方能跟著師父和老師兩位大善知識學法和建立圓滿大乘教法,並圓滿師父心願建立五大論學制,帶著俗眾學習,誏眾多的學員受益,功德無量!祈願您
    法體安康、長轉法輪


    北17宗001班黃麗貞

  • 阮蘇有

    萬善根本從師出!
    一切的艱難磨練,更顯現莊嚴殷重!
    圓滿傳承與教法,千錘百鍊永不衰!
    百千晚劫得遭遇,善惜暇滿敬皈依!

    10 回覆
  • 妙慧

    至心歸頭禮敬大寶恩師 師父與 老師!
    至心感恩大善知識饒益我們一切眾生的菩提心!
    至心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至心發願:生生世世學弘清淨傳承 宗大師顯密圓滿的教法,自他皆能離苦得樂,直至成就無上菩提!
    北19宗003班 妙慧虔十

    11 回覆
  • 黃瑞美

    非常感動,非常震撼! 隨喜法師和師父老師多生多劫的善緣,得師長永恆的眷顧加持,美妙的會遇,為了建立教法,為了饒益有情! 令弟子仰望!

    11 回覆
點我看更多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