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莊嚴論經》(五)遇佛得大明

造論 / 馬鳴菩薩
譯作 / 釋性揚
插畫 / 林靖淵

  樹提伽和姊姊都是虔誠的佛弟子。他父親原來是外道尼乾陀的信徒,後來因為樹提伽而皈信佛法,再也沒跟六師外道有往來。但是他的姊夫尸利毱多仍然崇拜外道富羅那。

  樹提伽為了度化姊夫尸利毱多,常常去姊姊家,跟他姊夫說:「佛世尊是一切智。」尸利毱多說:「富羅那也是一切智。」說著說著就爭論起來。

  樹提伽說:「我要給您看看什麼是真正的一切智!富羅那不是一切智,不過以小聰明誑惑世人罷了。」

  尸利毱多說:「富羅那是一切智,你知道嗎,富羅那在行住坐臥之間,三世之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樹提伽說:「我證明給你看,你崇拜的富羅那不是一切智!」說完,樹提伽就馬上派人請富羅那到家裡來應供。

  富羅那答應了樹提伽的邀請。

  應供那天,富羅那帶著徒眾走向樹提伽家五百弟子圍繞在他周圍,聲勢浩大。到了樹提伽家的時候,富羅那忽然笑起來。

  尸利毱多問:「大師,您何故微笑?」

  富羅那回答:「我遠遠看見那摩陀河上,一隻獼猴掉到水裡,所以忍不住笑了。」

  尸利毱多說:「大師您證得天眼淨了!遠隔千里,竟能看到那摩陀河上的獼猴落水。」富羅那高興地走進樹提伽家的應供現場就坐。大眾坐好後,樹提伽用飯把缽裡的菜羹蓋住,把缽供養給富羅那。

  富羅那一看沒菜,不高興地說:「連菜羹都沒有,怎麼吃飯?」

  樹提伽把缽拿回來,把飯和下面的菜羹攪在一起,對尸利毱多說:「你看,你的老師連飯下面蓋住的菜羹都看不見,還說能看見千里外獼猴落水?事實證明了他不是一切智,不過貪求名聞利養罷了。」

  富羅那聽完,羞愧難忍,顧不上吃飯,就低頭離開了。

  這讓尸利毱多也悶悶不樂。雖然富羅那有短陋之處,畢竟是師徒,於是尸利毱多去安慰富羅那說:「不用憂惱。樹提伽今天讓您受辱,但是您毫髮未傷。如果我去請樹提伽的老師來應供,一定教他得入而不得出!」

  說完,尸利毱多就到祇桓精舍拜訪佛陀。他裝得非常恭敬,向佛陀合掌作禮,說道:「明天設下微薄的供養,願您屈尊蒞臨寒舍應供。您是三界之王,願您不要棄捨我們呀。」

  佛陀知道尸利毱多心懷鬼胎,但觀察尸利毱多的善根就快成熟了,就接受了邀請。尸利毱多很得意,心想:「不是說佛陀是一切智嗎?怎麼連我心裡的想法都不知道?」

  尸利毱多回到家準備供具。他在食物中下了毒藥,在中門內側挖了一個大深坑,盛滿火炭,又用灰土覆蓋,上面又蓋一層草。

  尸利毱多夫人,也就是樹提伽姊姊發現尸利毱多行為很怪異,就問他:「你在幹什麼?」

  尸利毱多說:「我為報復冤家做的準備。」

  夫人問:「誰是你冤家?」

  尸利毱多回答:「釋迦佛就是我的冤家。」

  夫人說:「捨掉瞋恚心吧!我之前在弟弟樹提伽家裡見過佛陀,他是如此大雄大力的偉丈夫。你怎麼跟他結怨呢?」

  尸利毱多心想:「夫人被樹提伽騙了,竟然站在他那一邊。要把她關起來,不然洩密給旁人,會壞了我的計畫。」於是就把樹提伽姊姊軟禁在密室。

  他隨後派人把外道徒眾都召集起來,對他們說:「你們要來報仇的,快來呀!我給佛陀備好了火坑毒飯。」這樣,外道徒漸漸都匯聚到尸利毱多家,個個歡喜踴躍,好像一群烏鴉停在樹上。尸利毱多又派了一個人去請佛陀,說飯食已備好。尸利毱多自己上了樓,跟富羅那共同商議這個陰謀。

  尸利毱多派的人到了祇桓精舍竹林,請佛陀應供。佛陀大悲熏心,為了利益眾生,揮手說:「這些愚痴凡夫,到今天應該證悟了。過去世供養諸佛,今天解脫的因緣善根已經成熟。現在還派人幹這顛倒的事,用火坑毒飯待我,怎麼做出這樣惡毒的事?這樣來請我,真不講道理啊!」佛陀讓阿難持衣,羅睺羅取缽,叫上難陀,召集僧團眾比丘,速疾趕往尸利毱多家。佛陀示現出不歡喜的樣子說:「這個尸利毱多,今天亟待教化。我今天去是為了利益他。」

  佛陀諸根寂靜,走向尸利毱多家。弟子們跟隨其後,如眾星托月。

  外道徒眾見到佛陀進門來,非常歡喜,互相轉告說:「佛陀已經進入外門,要到中門了,到第三門時,就靠近火坑了!」

  尸利毱多的夫人被軟禁在密室,聽見外邊傳說佛陀快到火坑的消息,心裡一團亂麻,她想:「哎呀,佛陀就要到火坑了,等祂的腳踩到火坑上的草就糟了!」

  那時,外道徒眾在樓上看見佛陀進入第三門,漸漸靠近火坑,心生踴躍,猶如墳塚間的樹上一群烏鴉對屍肉垂涎三尺。

  富羅那心生歡喜,說道:「佛陀,你不是很厲害嗎?今天掉到火坑裡,看你怎麼辦?」

  出人意料的是,當佛陀的腳踏上火坑,剎那間火坑化為清涼池,池中開滿蓮花,蓮葉田田如蓋。有的蓮花已經盛開,有的還只是花骨朵,鶴鳥鴛鴦在池中遊戲,隨逐娛樂,舉翅相灑,發出和雅之音。尸利毱多看到這一切,目瞪口呆,他對富羅那說:「你說要跟佛陀拚誰是一切智,我看還是放棄吧!」富羅那回答說:「你不要被佛陀的幻術迷惑了!」

  此時,尸利毱多已經對佛陀生起敬信,他說:「這是幻術嗎?」

  富羅那說:「對,就是幻術。」

  尸利毱多說:「你是一切智嗎?」

  富羅那說:「我是一切智。」

  尸利毱多說:「如果你是一切智,就應該懂得幻術。那為什麼你現在不也如此幻化一番呢?如果你不懂得幻術,那你就不是一切智!」

  富羅那一時間理屈詞窮,說不出話來。

  外道徒眾在旁邊幫忙說:「別這麼說,富羅那是一切智,能示現一切。」

  尸利毱多說:「見到佛陀這樣希有的神變示現,還生不出信心的人真是太愚痴了!」

  聽到這話,外道徒眾一下子驚惶恐怖、作鳥獸散,如咒師驅鬼,如日出闇除,如風吹雲開。

  這時候,尸利毱多心懷慚愧,他想:誰能帶我見佛啊?他想到找樹提伽姊姊一起去見佛陀。就來到樹提伽姊姊被軟禁的密室前,扣門說道 :「哎呀!妳真是法器,有智慧的人!能親近侍奉佛陀。可憐我以前信奉外道,虛度光陰,妳快出來,我們一起去供養佛陀吧!」

  樹提伽姊姊想,尸利毱多明明要害佛,還來騙我,就流著淚,很不高興地說:「你知道我難過,還來戲弄我。我現在還怎麼見佛陀啊?」

  尸利毱多說:「妳怎麼這麼說呢!剛才妳沒看見佛陀的神力嗎?火坑已經化作蓮池!」

  樹提伽姊姊到窗邊一看,遠遠見著佛陀果真身處蓮池之中,她歡喜踴躍,急忙衝出密室,頂禮在佛陀足下,胡跪合掌,瞻仰著佛陀的尊顏,說道:「見到您的人都會生出淨信,我今天有福,還能聽到您的聲音。」樹提伽姊姊趕快準備供具,請佛陀和比丘們就坐。她對丈夫說:「尸利毱多,你快來拜見佛陀吧!」

  尸利毱多滿眼淚水,說道:「我挖了火坑謀害佛陀,現在還有什麼臉面見佛啊!」

  樹提伽姊姊說:「別擔心,佛陀對一切有情都視為獨一愛子,對你也不會有憎惡心。你不用害怕!」

  尸利毱多覺得口乾舌燥,慚愧地彎下腰,緩緩地跟著夫人一步步走向佛陀。到了佛陀面前,尸利毱多懷著驚怖卑下的心,渾身戰慄,五體投地,哀號慟哭起來:「寧可抱持烈火和毒蛇,也不能親近惡友。我就是被惡友誑惑,像被毒蛇螫了一樣。幸而值遇良醫,懇請佛陀救我!」

  佛陀和顏悅色地說:「不必害怕,起來吧,起來吧!我已斷盡煩惱,對你不會有任何瞋恚。譬如虛空不受塵垢,猶如蓮花不為水著。我已經遠離了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法,這是一樣的啊!」

  尸利毱多對佛合掌說:「佛陀,請您慈悲,稍等片刻,我給您重新準備齋食。」

  佛陀問:「你不是派人說,齋食備好了嗎?」

  尸利毱多說:「是的,我原來派人請您來,想要對您不利啊!」

  佛陀說:「我已經遠離了所有無利之事。你是要做什麼對我不利啊?」

  尸利毱多說:「我在食物中下了毒。」

  佛陀說:「你布施的時候到了,不用等了,事不宜遲。」

  尸利毱多說:「我供養的食物都下了毒啊!」

  佛陀說:「沒關係,婆須吉龍王的瞋恚猛毒都不能傷害我。」

  尸利毱多只好手捧毒飯,哭著走到佛陀面前。

  佛陀告訴眾比丘:「等到唱完僧跋,飯毒自然會消除,就可以用齋了。」

  僧跋唱完,佛陀和眾比丘都開始受用飲食。尸利?多上下觀察,看到僧眾安然無恙,對佛陀倍增信敬,深生歡喜。

  佛陀這時候心想:「尸利毱多生起信敬心,攝受他的時機到了。我要滅除他的煩惱之火、邪見之毒。」於是,佛陀為尸利毱多開示四聖諦。

  尸利毱多聽聞佛法後,生起信解,斷除身見毒、煩惱火,證得了聖果。這時,尸利毱多唱出偈頌:「我欲入黑闇,遇佛得大明。欲入於大火,反獲涼冷池。我本欲與毒,而獲甘露食。是故親近佛,眾生慧眼開。」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8 期 第 10 ~ 21 頁

 

 

心得回饋

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需經審核方會呈現,請見諒。

0
  • 黄僑中-

    读了这编遇彿得大明,当我的内心起了莫大瞋恚心,什么坏的想法,惡毒的念頭,全涌现出来。

    佛陀的大慈大悲的心,总把我们視为独一愛子,師父也是。

    我一定要对佛,三宝生起敬信心,生起信解,断除三毒, 才能走上解脱,證得佛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