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莊嚴論經》(九) 草繫比丘

造者 / 馬鳴菩薩
譯作 / 釋性揚
插畫 / 林靖淵

《大莊嚴論經》(九) 草繫比丘

  一天,幾位比丘在曠野中行進時被強盜搶劫,他們的僧衣被剝脫殆盡。強盜們害怕比丘到聚落告發此事,正準備下毒手殺害比丘。

  其中有一個強盜對同伴說:「沒必要殺人,比丘戒規定不得傷損草木,如果把他們用草捆綁起來,他們就沒機會脫身向他人告發了。」強盜們覺得有理,就用草把比丘們綁住。比丘們嚴持禁戒,不敢折斷草木,只能待在原地,看著強盜揚長而去。

《大莊嚴論經》(九) 草繫比丘

  他們的衣服被搶走了,烈日烤在身上,火辣辣地疼痛。蚊虻也來叮咬、吸血。從早上到中午,又到了晚上。天色暗下來了,夜晚出沒的野獸來回奔走,狐群和貓頭鷹的啼叫聲,令人非常恐怖。

  這時,老比丘策勵幾位年少比丘說:「你們認真聽著!人命短促,如河駛流。即便我等今日身在天堂,不久亦當磨滅。何況人間壽命,豈可長久保存?人命既然不久,何必為了它去毀壞禁戒呢?身為出家人,當知人身難得,佛法難值,諸根難具,信心難生。此一一事皆難值遇,猶如盲龜遇浮木。佛法不同於九十五種邪見外道,修行佛道,必獲正果。何苦吝惜這危脆不定之命,毀佛聖教呢?如果能守護佛語,現世名聞、具足功德,後世亦受快樂!」

  「如佛陀所說:智者才能堅持禁戒。無論求人天還是涅槃,都能如其所願而獲得,名稱遍揚,普為人知,一切人都樂於供養,得到人天快樂,也得到解脫果報。伊羅缽龍王前身是一位山林修行的比丘,因為毀犯禁戒,折斷樹枝,命終後墮落為龍身。能堅持禁戒,絕非易事。戒相眾多,分別明瞭、極為困難,彷彿處在荊棘叢中極易受傷。愚痴頑劣之徒,不堪受持禁戒呀!」

  比丘們雖然很辛苦,但是仍不敢屈伸、動轉身體,怕傷及草木,毀犯禁戒。他們彼此相互策勵說:「我們的修行好像一把秤一樣,造業無論在哪裡都非常公平,不會增減。今天雖然處在恐怖危難之處,仍然矢志不移,絕不虧損戒律。以我卑微的生命去換得高貴戒法的純淨,獲得人天樂乃至涅槃樂。我們今天沒有其他要做的,唯一的就是護持禁戒、至死不犯!」

  「我等從往昔以來,造作了無量無邊的惡業。進入人道,殺盜淫妄的罪行,受到王法的制裁,難以計數;遭受地獄之苦,更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墮落在畜生道,變成牛羊雞犬麋鹿禽獸,被宰殺啖食,也無法計算次數。這都未嘗有一點點微少的利益啊!而我們現在為護持聖戒,捨棄這卑微的生命,必然獲得極大的利益。我等遭遇這樣的危險困厄,難免會死。可是死後卻會得到人天快樂。相反,如果現在毀犯禁戒,不但馬上惡名遠揚,被人輕賤,死後還會墮落惡趣。今天我們一起發誓,從生至死,絕不毀犯禁戒!」

  老比丘這時唱起偈頌:

  「假使此日光,曝我身命乾,我要持佛戒,終不中毀犯。
   假使諸惡獸,摑裂我手足,終不敢毀犯,釋師子禁戒。
   我寧持戒死,不願犯禁生。」

  諸比丘聽老比丘說完這個偈頌,都各自端正身體,不動不搖,譬如大樹在無風時節,枝葉紋絲不動。

  那天,正巧國王外出打獵,漸漸遊行經過比丘們被捆綁的地方。國王遠遠看見,心生疑惑,他想:那幾個衣不蔽體的人,是裸形外道還是佛教比丘?這樣想著就派人去查看打探。

  比丘們見有人來了,很慚愧地盡力遮蓋住身體。那人看見他們右肩被曬黑,就知道了他們是佛教比丘。他就回去報告國王說:「他們是佛教比丘,不是裸形外道。他們被強盜搶劫,被草捆綁,猶如被鐵鉤制伏的大象。」

  國王聽到,覺得很奇怪,心想應該去看看那幾位比丘,就說:「被青草所繫縛的雙手,好像鸚鵡的翅膀。又像祭祀天神的羊羔,不動也不搖。雖然知道自己身處危難,依然安住,不傷一片草葉。如同大火焚燒的森林裡,犛牛寧可被燒死,也不掙斷牠被樹叢掛住的尾巴。」

  說完,國王趕到比丘們面前問:「你們都還年輕,身強力壯,又沒生病,為什麼你們被草綁住就動彈不得啊?你們難道不知道自己的體力可以掙斷草葉嗎?還是被惡咒迷惑了,或者是實踐一種苦行?這樣厭患自己的身體,你們快說,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比丘回答說:「這草很脆弱,要拔除也不難。為了持戒,才不敢斷草逃走。佛陀說草木是鬼神村,是很多生靈棲居之所,故而不敢犯戒,傷損草木。好像被施予咒術的地方,給蛇劃出一個區域,毒蛇因為咒力而無法逃出這個範圍。佛陀所劃的範圍,也是我們不敢逾越的。我等也知道愛護這條生命,但是它終歸有磨滅的一天。願以持戒死,終不犯戒生。無論有德之人還是無德之人,都會面對死亡。有德之人慧命保存了,名譽也不失壞;而無德之人慧命沒有了,名譽也喪失殆盡。我們比丘依靠著戒律而活。戒律是良田,能生出諸多功德。戒律是升天的梯子,名聲的種子,是獲得聖位的橋梁,居於各種利益的首位。哪有智慧的人,會毀壞戒律呢?」

  國王聽完心裡十分歡喜,趕快解開草葉為比丘們鬆綁,並當下頂禮諸位比丘,皈依三寶,成為一名佛弟子。他唱起偈頌:

  「善哉能堅持,釋師子所說。寧捨己身命,護法不毀犯。
   我今亦歸命,如是顯大法。皈依離熱惱,牟尼解脫尊。
   堅持禁戒者,我今亦歸命。」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42 期 第 8 ~ 17 頁

 

 

心得回饋

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需經審核方會呈現,請見諒。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