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真槍實彈的修行考試—禪來法師

「福智是個什麼地方?」這句話讓我想起了師父無數次的教誡:「早上起來先摸摸頭,問問自己來這裡幹嘛?」出家超過二十年,細數我修行得到了什麼?常常甚感慚愧。在一次次境界的考驗下,煩惱直逼修行的老巢,特別是今年結夏,真有盛夏酷暑般的煎熬感,此時真如老師的教言,猶如清涼退火的冰品,讓我迅速止息了熱惱。

梵因法師和淨明法師,打從我進了僧團就跟他們特別熟悉,時常向他們請益修行的問題,在許多年裡,他們確實是我和僧團許多法師效學的榜樣。未料遭此驟變,對我有如晴天霹靂般震憾,過去崇敬的法師,如今何以至此?從驚訝到悲憤,從悲憤到調伏,從調伏到自勵自強,這是真槍實彈的一場修行考試,如果沒有真如老師的諄諄教誨,我絕對挨不過這場考驗。也唯有真實走過修心的經歷,才會反過來感恩兩位法師,即使他們變成這樣,也不忘要讓我的修行更上一層。同時我也關切著,芸芸的廣論學員,又是如何度過風雨的考驗呢?

淨明法師和梵因法師相繼離開僧團,對僧團法師而言,雖然快得有些突然,但也都在預料之中。因為二位法師離寺之前,早已對於僧團法師乃至真如老師,多有意見上的衝突,選擇離開想必情非得已。基於道友之間的尊重,僧團一直祝福他們能找到更好的修行之路。真如老師甚至再再交代,要持續關懷法師的家屬,不要讓同學們做不必要的打擾。有機會的話,也請法師周圍的居士,多多關照法師的病情。在真如老師的行誼中,我看到所謂不計個人得失、不計報酬的一種美德,為別人好就應該這樣純粹。所以福智僧團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我覺得是一個充滿善意的地方。

「紹繼師位」,也許對任何一位出家法師而言,都是無上的殊榮,但唯獨對於真如老師,只有辛苦和誤解等著要面對,這點差異肯定是出口謾罵者忘記的事實,而真如老師早就深刻認識到了。如果發心不是只為佛教著想,心中留有一絲絲求名逐利的心,這樣的苦差事,任誰也是受不了的。十多年來,真如老師一心虔心只想為佛教培養更多的僧才,建立有系統、有傳承的聞思修學制,以一位女居士的身份,擔起連大丈夫都未必能勝任的重擔,左右看看,還有誰能挑戰這不可能的任務呢?我真的好奇!

如《入行論》所說,外面的敵人不管你如何對他,再過若干時日,他也死了,我也死了,對不對付結局都是一樣。然而我們心中的煩惱可不是這樣,只要我一天不降伏它,它就永遠傷害我,天底下哪裡有這麼強大的仇人呢?如果對境挑起了我的瞋心,是境的錯還是瞋心的錯?傷害我的人,是他的錯?還是他心中煩惱的錯?老師教育我們,真正的敵人,永遠在內心,而不在外境,常師父最強調向內調伏的宗風,在老師的身教中一覽無遺。明明眼看著恩師被無理羞辱,卻要忍氣吞聲,談何容易?但是如果我不能依師教修,沒有一點點師父的宗風在我身上體現,我又自稱是佛弟子,豈不更是誑惑世人嗎?這世上假的難道還不夠多嗎?他們越是誇張,我就越要如法啊!

剝去了掌聲和光榮,赤裸裸面對自己的內心,是修行人最真實的一刻。自己的造業,如師父說的:「騙的了別人,騙不了自己;騙的了自己,騙不了業果。」過往在僧團,居士總是萬般恭敬,禮敬僧寶,雖然很隨喜大家的善根,但心中總感不安,自慚無德應供。如今正好讓我擺脫一切外在的假象,在出家修行的路上,瀟灑昂首闊步。是活在掌聲中,還是靜靜地坐在蒲團上,更容易讓修行人嚐到法喜呢?雖然握有真相一籮筐,但是靠著事實的辯駁,讓天下都來讚美我,這豈能讓我超越輪迴呢?如果不是梵因法師、淨明法師這樣激勵我修行,我又怎得如此難得的機會呢?

一場真槍實彈的修行考試—禪來法師

師長還再再提策我們,只有佛弟子自己能傷害到佛教,而不是別人。所以不能因為別人攻擊自己的教派、自己的上師,就給自己發瞋心的理由,大言不慚地在佛教界當中相互鬥毆,這只會讓佛教更迅速地隱沒。有多少人能理解,深刻的修為是在一言一行中,都要審慎考慮對於整體佛教的影響?僧團忍辱負重,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福智的居士們,希望見到怎麼樣的一個僧團呢?今天有幸被剃出家,雖然道行淺薄,但也不能辜負師父、真如老師對我的深恩,必須扛起肩上應荷擔的責任,就是用心去實踐佛法、傳遞佛法,就如常師父說的:「為世界留一口元氣。」

看看自己的行為,就知道福智是什麼樣的地方。

 

 

延伸閱讀:
真如老師開示:亙古不變的價值
恩師建立教法,動機潔白而堅定——如俊法師心得
因為有師長,世上多了好人,少了壞人——性體法師心得

► 立即前往全新專區「福智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看更多法師心得學員影片
福智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