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莊嚴論經》簡介、(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按《大莊嚴論經》白話改編

造論 / 馬鳴菩薩
譯作 / 釋如悲
插畫 / 林靖淵

《大莊嚴論經》簡介

《大莊嚴論經》係龍樹菩薩之高足,印度佛教學者、文學家馬鳴菩薩(約西元二世紀)所造,其後由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344~413)翻譯為古漢文。

此論著目前見錄於《大正藏》第四冊本緣部,全書分作十五卷,彙集了共八十九則短篇公案。內容主要是記載往昔因地時世尊多生多劫以來的種種難行典範,以及後代佛弟子們實踐六度萬行的殊勝功德等。

譯作意趣

承蒙真如上師的深厚法恩和指導,末學才有幸接觸到這部內涵雋永、文辭優美的曠世鉅著。希望在嘗試翻譯、潤飾的過程裡,能與諸大德相互策勵,一同效學世尊與先輩祖師信奉業果、勵力斷惡修善的行誼。

——釋如悲

 

(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夏夜的河靜靜流淌,瞬息間便消失在星海之中的流星,在天上留下一道弧線……

「天氣真熱,怎麼這麼久還沒有看到摩突羅國那座聳入雲端的大佛塔啊?」即使是半夜,仍有一大群人汗流浹背,騎著馬憑藉著微弱的月光緩緩前行。

「大家看哪!前方不遠處那不是大佛塔嗎?」

「哇!我們終於到了。」

大家興高采烈三步併兩步地狂奔過去。

這些來自乾陀羅國的商人遠道而來,定居在摩突羅國,做行銷貿易的工作。

「多麼莊嚴的塔啊!見到你如同見到世尊。」他們當中有一位優婆塞,每天無論風雨天晴,都會定時到佛塔前虔誠恭敬地禮拜。

「哼!這個人在幹什麼蠢事?」

「狂風暴雨裡怎麼會有一個傻瓜跪在塔前?」

「幹嘛每天都來報到?」

優婆塞前往禮塔的路上會遇到很多婆羅門。一如既往地膜拜,引來他們奇異的目光,甚至,都嘲笑鄙視他。

這些婆羅門茶餘飯後之際,都會放鬆散步。或站在路中央,對來來往往的行人品頭論足;或坐在門口,三五成群地閒聊;或在自家洗浴淨身;或塗抹香水,妝扮容顏。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你過來!這邊坐!你難道不知摩醯首羅、毘紐天等世上最偉大的天神嗎?為何還要一直禮拜佛塔?你不覺得無趣嗎?」優婆塞禮完佛塔正準備要回程的途中,十幾個高頭大馬的婆羅門故作詭秘地一笑,喚他過來。

「我認識世尊一絲絲的功德,就因此欽佩而決定每天禮拜他。全然不知你所信仰的那些天神的功德,怎麼硬是要求我禮拜他們呢?」優婆塞坦誠地回應,但內心惴惴不安,似乎看見平靜的湖面底下有一股亂流正蠢蠢欲動著。

「你這個愚人,竟敢出此狂言!怎不知我神的功德?阿修羅的城牆有三重,懸停在天空當中,裡面住著非常多男男女女。只要我神動個念頭,並將弓一彎,城裡所有的一切就會像乾草被烈火焚燒般燒得一乾二淨。」十幾位婆羅門生氣地瞪著他,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我神」從來都是「全能」的代名詞。

「如此雕蟲小技,我才不屑呢!生命就像綠葉上的朝露,清晨乍現,日出蒸發。為何有智慧的智者,還要用弓箭強加傷害他們呢?」優婆塞哈哈大笑著,但笑聲背後卻藏了萬分的悲愍與哀憐。

「你這個痴人!阿修羅力大無窮,且胡作非為,我神用其威德為民除害,怎麼說沒有智慧呢?」

「竟敢嘲笑我神!」

「什麼態度啊!」

婆羅門七嘴八舌群起圍攻地辱罵他,席捲而來的狂風,讓他快站不住腳。

「要善加觀察善惡啊!有智慧的人才會斷惡修善,因此獲得更大的樂果。如果增長了以惡為善的邪見,以後將會獲得更大的苦報啊!」優婆塞面對他們荒謬的言論,不禁深鎖眉頭、喟然長歎。

「你真是個笨到不行的呆瓜,不恭敬這樣的天神,還要恭敬誰呢?」婆羅門個個瞠目怒視,挽起袖子、緊握拳頭,衝突即將爆發成一股熊熊的烈焰。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我雖然只有一個人,句句所說都是事實,你們即使一大群人,也不能用輿論來壓我。」其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鎮定,即使一個人面對十幾座高傲冷峻的雪山,卻有十足的把握能消融他們。

「你們所供奉的,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凶殘暴惡之徒。假使以為承事他就可以獲益,那應該去恭敬獅子、老虎、野狼、惡鬼、羅剎。笨蛋因為害怕而敬畏他們,而具有大智慧的人應該好好觀察,假如他不會害人,才能恭敬他,有功德的人,是不會害人的。作惡多端的人,都懷有壞心腸,通常無法分判是非善惡,以德為過,以過為德,迫害別人,使愚痴的人歸順他。而這些愚人輕視真正有功德的人,世人真是顛倒啊!一點都無法分辨真正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應該信仰如來,而不要去信奉大自在天。」優婆塞自信侃侃。

「佛是哪一個種姓的?」

「有什麼功德啊?」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婆羅門開始對佛陀的身世感興趣,一張張驚詫又不解的臉,紛紛瞪大雙眼聽他說。

「他是出自於釋氏,具足一切功德,斷除一切過失,饒益一切有情,明了一切諸法。這樣的大仙人,稱作佛陀。」優婆塞慢騰騰地說明。

「你所謂的佛陀,應該是迫害世人的神吧!世界上有所謂瞻默監持陀、婆塞婆私吒、提釋阿坻耶等等的大仙人,這些仙人懂得巫術,以此來殘害百姓。你所謂的這個仙人也應該懂巫術,又會害人吧!不然怎麼叫作大仙呢?」佛陀的世界對婆羅門而言神秘且遙遠,不禁疑惑起來。

「你不要口出惡言,說佛陀會巫術,你這是毀謗世上最了不起的人,最終必慘遭報應。」優婆塞忍不住他的毀謗,用手掩住耳朵。

「佛陀若沒有巫術,則不能叫作大力;若不會傷害眾生,怎麼稱作大仙呢?我只是實話實說,怎是毀謗?反而你才是個大痴漢,最終一定會輸給我們。」婆羅門反唇相稽。

「你說如來沒有功德也沒有大力,真是一派胡言。如來不僅有偉大的功德,而且永遠不會做傷害眾生的事。好好聽著,我講給你聽。」優婆塞心平氣和地分析,「世人因為三毒才會下邪惡的巫術,小鬼們則按其巫術而殘害百姓。佛陀永遠斷除了三毒,以慈悲心廣泛饒益眾生,一點也沒有傷害眾生的心,一生只做善事。以這樣的大威德力,救拔了無量有情的痛苦,你怎麼會說佛陀沒有大勢力呢?」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我們今天只是隨便問問,不要見怪!如果佛陀真的不會巫術,怎麼會受到別人的供養呢?怎麼稱作大仙呢?」婆羅門聽到他合理的分析後,瞋火頓熄,緊繃的心弦隨之鬆弛,但仍然有困惑之處。

「如來大慈大悲,永遠不會以巫術傷害別人,不會追求利養,只是為了饒益眾生而受供。佛法真真實實,主張因滅則果滅,而外道卻認為有果不必有其因,不了解因果,則不會明了解脫。」優婆塞又更進一步地開示佛教真諦。

在場的婆羅門聽到後便低頭深思:「這真的是好人。」似乎他們心中縱橫交錯、四通八達、大大小小的街道充滿了佛陀的身影,他們開始相信了佛陀。

「你們能生信,真是太好了!太難得了!婆羅門字義為持,也就是持善去惡之意,你們稱作婆羅門真是名不虛傳。」優婆塞暗自思忖:「這些婆羅門慢慢相信了佛陀,將來必成大器,我應當為之宣說佛陀的功德。」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優婆塞兀自凝望天空,聽見白雲在吟唱,彷彿風中的鈴聲,告訴他要傳達佛陀慈悲的精神,「見到你們信佛,我真是歡喜,你們今天容我多講幾句,然後你們再自行觀察佛的功德及過失。去觀察佛功德時,若真實見其功德會心滿意足,因為終於發現世上沒有戒定慧與佛陀相等的人。眾山當中,須彌山最為雄偉;眾水之中,大海最為壯觀。天上人間沒有像佛一樣,甘願為一切眾生受苦,眾生若沒解脫,便永不放棄。皈依這樣的佛陀,誰不會獲益呢?皈依這樣佛陀,誰不會解脫呢?依循佛陀的教言,誰不會斷除煩惱呢?佛以神足力,降伏外道,名稱遠播十方,唯有佛以獅子吼音,在天上人間宣說諸行無我,諸法離二邊的正見,若不善辨此義,則枉造諸業。如來涅槃後,各國造塔蓋廟,莊嚴整個世界,猶如鮮花簇簇,有如繁星點點。所以應當了知,佛是世上最為殊勝的人了。」他的聲音含有撫慰的力量,在婆羅門心中泛起一陣陣的漣漪。

他們聽完後不禁淚流滿面,深深懊悔對佛陀所做的毀謗,相見恨晚而終於未晚。這些人當中有因之生信的人,有出家的人,更有因此得道的人。

人生在世,短促無常,然而藉著修證佛法而令此生大放異彩者,就像交相飛馳的流星穿過星群,一同演繹著古今的傳奇。

《大莊嚴論經》(一)演繹古今的傳奇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4 期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徐品君

    敬呈師父、老師、如悲法師:
    謝謝法師為弟子翻譯《大莊嚴論經》,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帶弟子認識經典。
    祈請師長和法師常常教我們,希望弟子認真讀,內心憶念起佛陀的功德,能令您們非常歡喜!
    也很感謝有好看的插畫,會在心裡留下特別深的印象,謝謝林靖淵老師。
    學生徐品君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