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硬幣 富可敵國

剛進鳳山寺,身上一無所有的小沙彌,會處處發現法師們在寮房裡,都設有自己的小佛龕。再怎麼儉樸的法師,他們的佛龕都似乎非常地炫目,而且往往都有幾件「寶物」在裡頭,吸引著小沙彌們的注意力。

像是西寮房的淨明法師,他的佛龕裡就有許多塑像、大張的畫像、瑪瑙、水晶,擺滿了一整張桌子;東寮房的禪聞法師,他的佛龕裡就有藏地的唐卡、藏香,占了兩三層書櫃;而關房的淨遠法師,他的佛龕裡有一整罐的摩尼丸和一罐各國的錢幣,也用了一個壁櫃。在我們小沙彌的眼中,這簡直是富可敵國。

小沙彌們除了「撿東西」、「做東西」、「換獎品」之外,能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攢家當呢?出家人本來就是乞士,因此小沙彌的另一件本份內的事,就是「要東西」!當然,規矩是只准跟法師和同學要。

這幾位富可敵國的長老們,應該找哪位開口是好?要去要的話,又該要些什麼好呢?淨明法師的寶石太貴重了,不敢要。禪聞法師的唐卡、藏香,等他去藏地時請他幫忙請就好了,不用要。淨遠法師的摩尼丸,那可是神物啊,太想要了,硬幣也很吸引人,重點是他的寮房比較開放,小沙彌可以隨便去,還是找淨遠法師要吧!

於是我和幾個小沙彌就時時到淨遠法師的寮房作客,每次進去都目不轉睛地看著佛龕中的種種供品,不時地露出「希求」的眼神。

終於經過幾番前行後,我提起勇氣正式開口了:「淨遠法師,我可不可以要你的摩尼丸?」

「你想要多少?」

「………」

「這罐我沒法全給你,那給你一點好不好?」

「好!」

「嗯!給你!」

「法師!那硬幣呢?」

「你想要硬幣啊?好啊!全給你吧!」

一罐硬幣 富可敵國哇!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大方,法師就真把一罐硬幣給我了,而且法師還跟我說,這是以前師父帶法師出國回來後留下的硬幣,小沙彌心裡真有一種飛上天的雀躍!

但是,小沙彌的考驗隨後就跟來了。這罐硬幣早已是許多其他小沙彌盯梢已久的寶貝,沒跟淨遠法師要到,還是可以繼續要,換個對象乞討就好了。

第一個向我要的是一位學長,學長好聲好氣的跟我說:「某某某啊,學長最近要布置佛龕,需要一點資財,聽說你有一罐硬幣,可以布施我一點嗎?」我心想,東西本來就是我去要,法師給我的,總不能我要來了就不准別人要吧!

「好吧!那你要多少?」

「我抓一把吧!」

「行!」

關鍵時刻到了,這位學長手非常的大,一伸進那小小的罐子裡,就幾乎把硬幣掏空了。我既然承諾了,也不能反悔,雖然那一刻,有點像心被掏到的感覺,但我當時心想:「忍一下,只要我供養出去,將來就會有數不清的硬幣回來!」好不容易拿到的硬幣,就這麼送給人了。

不過,下文更重要,寺院裡沒有傳不開的消息,大家知道這位學長要到硬幣了,又有人去找這位學長要,這位學長同樣也分給了其他人。這硬幣究竟分傳到多少人手裡,二十年過去了,無法可考了。

寺院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大家都只有一點點東西,而且我多了別人還找我要,當然我少了也會找人要。給了又要,要了又給,但無形中,就訓練出一種「割愛施捨」的等流。一罐硬幣,不管過了多久,它仍是一罐硬幣,但有多少的鳳山寺法師沙彌們,就因為這罐硬幣而修習了供養布施呢?

~釋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