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我機會

在我來寺第七個年頭,班上同學藉此因緣一起向師父報告我們來寺的總結。當時我們即將面臨兵役問題,於是把問題請示師父,沒想到師父只說了一句話:「這輩子我見過的高人,你們以後也一定會見到。不用擔心!你們的問題,他會幫你們解決……」師父的話音剛落,已深深地烙印在我心裡。雖然當時不太理解師父的意思,但是非常期待能快點見到師父心目中的高人,因為師父很信任他,希望把我們交給他——真如老師。

隔一年,師父示寂了!接到消息的瞬間,幾乎無法接受,因為實在發生得太快、太突然了。那時快要兵役體檢,意味著在不久的未來就要去當兵,到底接下來該如何面對當兵的歲月?正一籌莫展之際,如得法師把準備當兵的同學找去,說真如老師要見大家,幫大家做當兵前行。

在多方的努力下,同學們終於見到老師。第一次見面時,剛好是老師講「親近善士」軌理的第一堂課,這真是我期盼已久的課,老師循循善誘把佛法講得非常生動,而且理路清晰。特別是老師很善巧地把所有問題都匯歸到修行人腳下第一步該怎麼做,引導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問題。

記得那堂課我問老師說:「既然宗喀巴大師編寫依止法的順序,是要讓初學者在心中易於接受的次第,而華嚴九心是寫在修信念恩段落之前,那麼是否要讓自己先具備九心呢?」老師回答道:「華嚴九心是由於修信念恩的原因,自然呈現出來的一種內心狀態。如果不修信念恩,上手直接從華嚴九心開始修,恐捨近求遠,沒有在正確的次第上!」透過跟老師一問一答來回地探討法義,解決了修行上許多錯誤的見解,總是被老師講的法深深感動。尤其令我感動的是,從老師的身語意中,可以很自然地感受她想為我拔苦與樂的深刻心意。

老師曾經跟我們說過:「請給我機會,讓我把法留在你心中!」在老師的心中,我們都是她的責任,都是她想要關心的人。

師長就是希望把法留在我們心中,真實受用教法。

就像那時師父示寂才一個多月,大家內心都面臨著傷痛,團體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正等著處理,在這種時刻,還有誰會想到要做當兵前行?然而老師思考到團體的核心在於僧團,而師父親自栽培的第一批預科班就要去當兵了,如果沒有關顧好,因為當兵而流失了,有誰還願意來師父的僧團出家?

老師說她曾經答應過師父,要守護著大家的心,等著師父回來,再交還給師父。自從認識老師以後,我深深地感覺到,老師懷著很虔誠的心在面對師父留給她的責任,在老師的心中,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不可被割捨的一份子。所以後來當我們當完兵全數歸來的那一天,老師感動得淚流滿面。老師高興的並不是她成功了,而是我們都能如師父期許的一樣「我們這一群人沒有散」,回到師父苦心栽培的僧團,繼續跟老師一起完成「以僧團形式在漢土建立的五部大論學制」。

我想師父、老師來到世間上的真正目的,就是希望把法留在我們心中,內心真實地受用宗大師清淨圓滿教法。上師們無量劫以來,一直在賜予我受用法的機會,所以我要好好珍惜這份機會,以此來報答善知識的深恩!

~釋性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