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得法師:以報恩心翻譯,以感恩心受用

如得法師:以報恩心翻譯,以感恩心受用

誠如真如老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一開始的序言提到,生老病死一直摧殘著我們,還有諸多的災難,令眾生流過的眼淚比四大海水還多,留下的骨骸如果沒有損壞的話,比須彌山還高。2500 年前,釋迦牟尼佛找到了解藥,能夠解除我們生死輪迴痛苦的大病。佛陀所開示的法非常浩瀚,600 年前宗大師將三藏十二部,集成《菩提道次第廣論》,讓我們知道如何從凡夫一直到成佛,一步一步循序漸進、從淺入深,達到圓滿的果位。這樣的一部論,許多廣論研討班同學都學習很久了,它不管是在內涵上、在文字上,都讓很多人望之卻步。

所以,歷代有很多祖師們註解《廣論》,其中最權威的就是《四家合註》。福智僧團的月光國際譯經院,經過兩年多的翻譯,即將出版《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第一冊,與《四家合註入門》第一冊。我在此做一些介紹,希望大家能夠:

一、感受佛陀、祖師、師父、真如老師對我生命的恩德。
二、思惟這樣一本譯著,對我的生命到底意味著什麼?

報恩意樂,譯本殊勝

兩本書的問世,是諸多善知識加持、還有很多法師努力的成果。僧團把五大論的學制建立完,馬上就開始翻譯經典,做這些都是為了報恩——所謂「上報四重恩」:父母恩、眾生恩、國土恩、三寶恩,為了報答諸多的恩德,法師們透由翻譯,讓沒辦法用藏文原典學習的人,也可以學到這最好的東西。

月光國際譯經院的成員,名單上大概有 60 幾位,沒有列上名字、但是有參與的人更多。我接觸這麼多譯場的法師,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希望報答老師的恩德。而老師,是為報答師父的恩。就這樣一代一代的報恩之心,當我了解到他們的心意時,只有「感動」二字。以這樣的心意凝聚出來的譯本,我覺得它的業力非常非常殊勝。

莫將經典容易看

一本經典流傳到我們手上,中間是經過很多很多艱辛的。唐朝的義淨大師在《取經詩》裡面提到:

晉宋齊梁唐代間,高僧求法離長安,去人成百歸無十,後者焉知前者難。

路遠碧天惟冷結,沙河遮日力疲殫,後賢如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

那個年代很多人從長安出發到天竺取經,去的人很多,回來的不多。這不只發生在中國,當年西藏的智光法王,派 21 個人到印度去學習,回來只剩下 2 個人而已,其他人都熱死、病死了,「法」都是前人用生命換來的。

諸位如果看過《玄奘大師傳》的話,那真是叫死裡逃生,他寧向西天一步死,也不向東土一步活。沙河遮日,風吹沙把太陽都遮起來了。經過雪嶺的時候,也是死了很多很多人。所以,如果覺得手上的經書好像很容易取得,沒有想到前人辛苦的時候,「往往將經容易看」,就會非常輕忽,因為輕忽的緣故,你就沒有辦法真正領受到這本書帶給你的利益跟價值,因為佛法是從恭敬中求得的。

遠紹如來,近光遺法

所以現在看起來,從事翻譯好像是兩年半就把《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翻譯出來,實際上花的時間是二十幾年,乃至更久遠。

師父從 1994 年開始招收沙彌,那時候我剛學廣論,還沒進僧團,聽說很多老法師不是很願意,覺得自己捨棄俗家來寺院修行,如果招收沙彌,寺院不就變成托兒所了?但師父的心很堅定,大家對師父也有一份依止的心,所以還是接受了,時至今日我們更能夠看到師父的遠見。譯經事業,事實上是源自於師父。

記得那時候師父常常對沙彌說:「你們要好好學習古文、藏文,將來要翻譯。最圓滿的教法還保留在藏地,還沒有到我們漢地,你們好好學,以後像玄奘大師一樣,遠紹如來,近光遺法。」遠程目標就是能夠紹繼如來家業,成就如來的果位;近程就是能夠光顯佛陀遺留下來的教法,也就是成佛作祖,利益眾生的意思。那時候師父就給預科班的沙彌們立定這樣的志向,而他們也漸漸走向當初師父所希望的目標,這一路真的很辛苦,所幸有佛菩薩、師長的加持,還有很多居士的護持,今天稍稍看到一些成果,不過也只是剛起步而已。

建立五大論學制,實現師父心願

2000 年,真如老師值遇師父,跟師父求學《廣論》,也特別請師父宣講「止觀」的部份。2004 年 10 月,師父示寂,老師接班,12 月就啟動預科班的五大論學制。在大家最痛苦、最艱困的時候,老師做了這樣的決定,因為她知道,真正能夠達成師父心願的,就是把僧才培養起來、使教法住世,而不能僅僅陷溺在傷痛之中。

那個時代,竟然開始了五大論學習。當時我也在現場,要開始學五大論的時候,大家應該是很歡喜的,可是他們個個面色凝重,甚至有人掉眼淚。為什麼呢?因為有的法師學《攝類學》學三輪了,結果都不了了之,這次真的可以嗎?那時候老師發誓:「這次開始一定不能停,也一定不會停。」果然,從那時候到現在,五大論班不但沒有停,而且在2014年初完成了第一輪學制,培育出完整學修格魯顯乘法要的僧才。這是漢地歷史上的第一次,即使是近代了不起的能海大師、法尊法師,在當時的因緣下,也沒有辦法用整體僧團學習的方式把五大論住持在寺院。真如老師帶領我們完成師父的心願,僧團五大論第8個班也即將開課,每年每年都會開班,一班一班接下去。

建立學制的過程,實際上是非常辛苦的,如月格西曾說,幾百年來,很多的寺院想要建立這樣的學制,但真正能夠完成的,10 個手指頭算得出來。有一次,老師跟聯波仁波切說:建立學制太辛苦了!仁波切哈哈大笑回答:你們是我看過建立學制最輕鬆的!可見學制的建立真的很困難。仁波切說,「你們寺院,從小的到老的都學,沒人反對,大家都贊成、都願意學,真的很殊勝!」他特別稱讚這一點,我覺得這也是師父、老師多年努力,大家齊心一致,才能達成的任務。

譯經院的核心——五大論學制

建立譯經院,是漢地歷史的大事。我們以念完五大論的漢地法師群展開藏文《四家合註》的翻譯,做大規模的校勘跟比對,將古文跟白話文同時並陳,加上註解,善巧編排,這些在之前都是沒有的。

然而翻譯的核心是五大論學制。前陣子有一個人來參訪我們的譯經院,他一看就說:「你們譯經院最精要、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你們的學制!」主譯的如法法師提過,翻譯最困難的就是要先清楚了解經文的內涵。如果要把經文翻譯得準確,沒有深厚的學修是不可能的,所以這一批從事翻譯的法師,都是先學完五大論再來翻,有那個精準度,不懂的部份還會請示師長,這樣的慎重才能夠如真如老師所說的——把清淨的傳承接過來,不能有誤!

中國 1500 多年來,在漢地出現過 200 多位譯師,在藏地也出現過 200 多位。如果以我們現在的學制,幾乎每年都有 30 位譯師出現。當然不可能 30 位都是能夠當到主譯、主校這種條件,但是輔助的一定是沒問題的。如果每年都是 30 位的話,20 年就有 600 位了,這 600 位已經超過漢地、藏地歷代的譯師數量,所以這個學制只要完整地走下去,譯經的事業就會不斷不斷地繼續下去。

因為師父很清楚,實際上這不是一兩代可以完成的事情。藏文典籍很多,像宗大師父子三尊的文集,已經翻譯的量很少。那怎麼樣能夠延續下去呢?要靠學制,譯師要一代一代的接力。玄奘大師那時候翻譯盛況空前,他走了之後就沒了。法尊法師翻譯完了,走了就沒了。看到古人走過來的過程當中,師父很清楚,老師也很清楚,要精通兩種語言,且要對佛法內涵能夠透徹理解,甚至實修更好,才能夠做好翻譯工作。

鳯山寺的翻譯著作,未來會有更多呈現在大家面前,呈現在世人面前,不是只是中文版,還會有很多其他語系的版本。這是老師的心願,大師這麼好的教法,除了我們漢人能受用,其他語系的人也要受用!因為都是如母有情。所以老師希望把這個翻譯的事業,能夠真正透由不同語系的法師,翻譯給不同語系的眾生們受用!

老師的發願

真如老師曾經去過西安(古長安),玄奘大師譯經的地方,當時她在塔前發願:「要創造漢族歷史上,第二次譯經的高潮!」

阿底峽尊者曾經說過,一個能夠真正把教法住世的人,他必定具有菩提心。也就是說,必須是一個具有菩提心的人,才能夠把教法住持在這個世界。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一個人能夠把別人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的時候,他會想辦法讓眾生離苦得樂。就像《廣論》246 頁引《釋量論》說:「具悲為摧苦,當修諸方便。彼方便生因,不現彼難宣。」一個菩薩具有悲心,想要饒益有情的時候,他就會想辦法:「我要用什麼方式來饒益有情呢?」他會認真地去學習可以饒益有情的方法。真正能夠饒益有情,最主要的就是「法」,希望這種除苦良藥能夠長久住世間,是具有菩提心的菩薩們所發的一種心願,他們會依著這種心願去達成。

所以,老師在西安,玄奘大師譯經的地方發了這樣一個願。我想,可能有些人也去過玄奘大師譯經的地方,可能也去過藏地,可能到過很多佛教聖蹟遊覽,但是我們遊覽的時候,可能只是想:「啊,這裡很好。」然後順便買一點紀念品回來,會不會想到:我應該像偉大的菩薩、祖師一樣,發一個大願?老師就會發這樣一種心願,就像師父當年對預科班沙彌的勉勵一樣,「遠紹如來,近光遺法」。今天我們所做的,其實就是依佛菩薩、祖師的願望在努力,希望教法能夠住持在世界上,饒益有情。

師父、老師的心意

真如老師說:

  《四家合註》是我們鳳山寺正式出版的第一本翻譯著作,也標誌著鳳山寺譯經事業的第一聲鐘響。未來我們將不間斷地對藏語系的經典進行翻譯,不但有中文的,還有英文及各種語言。

  我希望有人因為這本論的指引,證悟空性成為聖者。有人因為這本論的指引,生起了菩提心,依教修行。有人因為這本論,生起出離三界的心。我希望有人因為這本論,生起皈依、親近善知識的心。我希望有人因為這本論,清淨持戒,解脫惡道,得到來世暇滿人身。我期待這本書的出版,是對眾生福祉,有著深刻意義的一件事。

  《四家合註》就好像一條大河,不管是小松鼠、梅花鹿、還是大象,都可以在裡頭盡情取水,直到飽足。

所以,你可以從《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白話語譯」的部分找到你要的;你可以進一步從裡面的「註釋」,法相解釋找到你要的;你可以更深入去看難點辨析,從「說明」當中獲得你要的!也就是說,根器即使有所不同,但這本書都能夠對他產生饒益。如同老師的譬喻,小松鼠、梅花鹿、大象,都能夠盡情地取水,這個活水源頭就是《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相信大家已經慢慢能夠體會到《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這本書對我們生命的意義了。希望大家能像老師說的,從依止善知識開始,進而學皈依、出離心、菩提心、證空性,從輪迴裡面當中跳脫出來,成就無上菩提。這是師父、老師推動譯經事業,最主要的心意。

 

延伸閱讀:禪聞法師:從漢藏譯經歷史,看生生世世的譯經事業

《四家合註》經典專頁

 

我想問問題 給福智建議 寫信給上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