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如果說僧眾奉行結夏安居的傳統,是對遍地蒼生最徹骨的憐愍之體現,那麼佛陀當初教導僧眾如何結夏,又何嘗不是對千秋萬代的出家弟子眾最深情的饒益?2017 年的夏季,福智僧團遵循佛制,懷著感念千古的深恩,如律地結夏安居四個月(今年閏月故)。在今年這段精進用功的期間,在加拿大大覺佛學院 100 多位僧眾們,於 5 月底揭開了為期一個多月的《金鬘論》研習。

《金鬘論》是宗喀巴大師 30 歲時開始撰述的巨論,前後花了兩年時間。根據文獻記載,大師年輕時即從四位師長學習《現觀莊嚴論》達四遍之多,更在各大辯經場巡迴辯論,透徹研究了印度 21 部相關的大論後,熔百家精華,最後以獅子賢論師所著的《顯明義疏》為本而撰寫的解釋。《金鬘論》甫出世,即震動當時教界,各宗派的大德紛紛給予極高度的讚揚,故是歷來學習《現觀》時必須仔細研究的一本經典。

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僧團今年結夏延請了兩位尊貴非常的傳承師長前來授課,包括雲丹嘉措大格西及哲蚌法台洛桑丹巴大格西。他們兩位都是教界中顯赫的《金鬘論》權威,能同時來僧團授課,是全體僧眾乃至整個福智的一大榮幸。《金鬘論》詮釋般若的內涵著稱艱深,大殿中放眼卻多是二三十出頭的年輕僧眾,更突顯了其中少數較年長的資深法師的精勤堅毅;而當中年紀最小的沙彌只有 16 歲,可謂智勇可嘉!雖然有很多同學每天要上近 6 個半小時的課,卻完全不會感到疲憊,因為徜徉於現觀大海當中,伴隨著師長犀利的理路,以及所有同學的積極參與,反而精神愈加振奮。

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我對諸位有一個祈願,生逢這樣的佛法盛事,有這樣的大善知識不辭辛苦地到這裡來教我們,想想怎麼可能有兩位《金鬘論》的論主這樣的上師親自跋山涉水來給我們說法?......希望大家一定要以非常潔淨的動機才配得上這個法,懷著對無量有情的慈悲心吧!穿著這身袈裟,真的舉起正法的火炬,照亮這個苦痛重重的世界。」真如老師在迎請大善知識當天,以極其激動的心情,勸勉所有僧眾要珍惜得來不易的學法因緣,甚至親自每天在 6 小時課後,繼續針對傳法內容,指導僧眾們用功的下手處,將「經論結合心續」之河不停息地流淌在我們的心裡。

欲以佛母莊嚴生端麗,具慧正住士夫若見此,
定然即刻面露熙怡笑,容顏煥發神采奕奕然。

此偈是《金鬘論》中〈歸敬頌〉的最後一偈,闡述了宗大師造本論的用意,希望眾人透由此論,心生歡喜地趣入般若。祈願世人因為深入學習般若,而生起無量的法喜與功德。

註:法台,即寺主,在藏系的大寺院中有不同僧院,僧院之首為住持,眾住持之首即寺主。

如果說僧眾奉行結夏安居的傳統,是對遍地蒼生最徹骨的憐愍之體現,那麼佛陀當初教導僧眾如何結夏,又何嘗不是對千秋萬代的出家弟子眾最深情的饒益?2017 年的夏季,福智僧團遵循佛制,懷著感念千古的深恩,如律地結夏安居四個月(今年閏月故)。在今年這段精進用功的期間,在加拿大大覺佛學院 100 多位僧眾們,於 5 月底揭開了為期一個多月的《金鬘論》研習。

《金鬘論》是宗喀巴大師 30 歲時開始撰述的巨論,前後花了兩年時間。根據文獻記載,大師年輕時即從四位師長學習《現觀莊嚴論》達四遍之多,更在各大辯經場巡迴辯論,透徹研究了印度 21 部相關的大論後,熔百家精華,最後以獅子賢論師所著的《顯明義疏》為本而撰寫的解釋。《金鬘論》甫出世,即震動當時教界,各宗派的大德紛紛給予極高度的讚揚,故是歷來學習《現觀》時必須仔細研究的一本經典。

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僧團今年結夏延請了兩位尊貴非常的傳承師長前來授課,包括雲丹嘉措大格西及哲蚌法台洛桑丹巴大格西。他們兩位都是教界中顯赫的《金鬘論》權威,能同時來僧團授課,是全體僧眾乃至整個福智的一大榮幸。《金鬘論》詮釋般若的內涵著稱艱深,大殿中放眼卻多是二三十出頭的年輕僧眾,更突顯了其中少數較年長的資深法師的精勤堅毅;而當中年紀最小的沙彌只有 16 歲,可謂智勇可嘉!雖然有很多同學每天要上近 6 個半小時的課,卻完全不會感到疲憊,因為徜徉於現觀大海當中,伴隨著師長犀利的理路,以及所有同學的積極參與,反而精神愈加振奮。

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福智僧團依律結夏安居,師長親赴傳授《金鬘論》

「我對諸位有一個祈願,生逢這樣的佛法盛事,有這樣的大善知識不辭辛苦地到這裡來教我們,想想怎麼可能有兩位《金鬘論》的論主這樣的上師親自跋山涉水來給我們說法?......希望大家一定要以非常潔淨的動機才配得上這個法,懷著對無量有情的慈悲心吧!穿著這身袈裟,真的舉起正法的火炬,照亮這個苦痛重重的世界。」真如老師在迎請大善知識當天,以極其激動的心情,勸勉所有僧眾要珍惜得來不易的學法因緣,甚至親自每天在 6 小時課後,繼續針對傳法內容,指導僧眾們用功的下手處,將「經論結合心續」之河不停息地流淌在我們的心裡。

欲以佛母莊嚴生端麗,
具慧正住士夫若見此,
定然即刻面露熙怡笑,
容顏煥發神采奕奕然。

此偈是《金鬘論》中〈歸敬頌〉的最後一偈,闡述了宗大師造本論的用意,希望眾人透由此論,心生歡喜地趣入般若。祈願世人因為深入學習般若,而生起無量的法喜與功德。

註:法台,即寺主,在藏系的大寺院中有不同僧院,僧院之首為住持,眾住持之首即寺主。

請看 澈見網路電視台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