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四):骨筆血墨,割肉餵鷹

——按《賢愚經.梵天請法六事品》改編

譯作 / 釋如悲
插畫 / 陳致瑋

骨筆血墨

梵天王又對世尊說:很久很久以前,波羅奈國有五百位仙人。這些仙人的老師名叫欝多羅。欝多羅非常想學到佛法,特別追求心靈的神祕探索,於是他四處尋求:「誰有真理,並將真理說給我聽,我就滿足他所需的一切。」

公告貼出後,有一位婆羅門前來:「我有真理,誰想要聽,我便給他說。」

那扇通往現實和夢境相互交織的門終於要被打開了!

這時仙人便歡欣鼓舞,雙手合掌向婆羅門說:「可憐可憐我們,為我們說真理吧!」婆羅門露出困惑的表情說:「學法向來是很困難的,要經歷很長的痛苦才能學成。你如果是真心誠意地想學,就得聽從我的教誨。」

仙人立即表白:「大師的指令,我絕對遵守,不敢有所違背。」

「你今天如果能剝下身上的皮作為紙,且以自己的骨頭作為筆,用身上的血作為墨,來寫我所說的佛法,我便給你說。」婆羅門開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條件。

但欝多羅聽了婆羅門的話後,卻欣喜若狂,立即遵照他的話,剝皮作紙,折骨作筆,以血為墨。仰頭向婆羅門說:「今天正是時候,只請求你快點說法。」

骨筆血墨

這時婆羅門說了一個偈頌:

「要正當地行事,寬容盜竊淫亂之人。勿惹口舌是非,勿說虛假不實的話,勿說含有淫意的話。不貪求各種的欲望,不存怨恨他人之心。拋棄各式各樣的邪念,就是菩薩自利利他圓滿佛果的行為。」

婆羅門說完這一偈後,欝多羅即剝下身上的皮作紙,用骨頭作筆,用血作墨,派人書寫佛法,並將此張貼於全國境內。全國百姓都認真學習佛法,並依之實踐。

世尊那時候為了拯救眾生,如此追求真理,心無半點悔恨。而如今為什麼要捨棄我們,獨自入滅而不向眾生演說真理呢?

割肉餵鷹

梵天王又說了一段過去的歷史: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地上閻浮提有一個大國王,名叫尸毗王,而天上忉利天的主人是帝釋。

當時天魔大戰,地府首腦閻摩死神親率重兵,大軍壓境。因他率領的惡靈部隊強悍善戰、手段狠辣,畢生威風凜凜的帝釋天,竟被迎頭痛擊,慘遭滑鐵盧。面如土色、形容枯槁的他,痛不欲生,盼望諸佛菩薩的庇護,然而尋他百度,卻求救無門,於是決定離開帝釋寶座,魂遷他處。

割肉餵鷹

就在瀕死之際,皇家守衛跑來通報說,毗首揭摩前來拜見。原本怔忡不安的臉上,豁然閃出一絲光芒,因為這位朋友常能化險為夷、破涕為笑。「怎麼啦?滿面愁容,烏雲密布。」毗首揭摩早已看出他的不安,便緩步來到正殿,神情凝重地探問老友。

帝釋悲傷地說:「我已氣若游絲,死之將至。」毗首揭摩不敢相信眼前這位當年橫掃天界、八面威風的天帝釋,而今如此地無助,像露宿街頭的流浪老漢。

「世上的正法火炬早已被吹熄,大菩薩們紛紛離去,我該歸向何處?誰能救我?」帝釋更加愴然地說。

毗首揭摩見帝釋如此哀痛,便安慰說:「閻浮提內有一位國王,是修菩薩行的聖人,名叫尸毗。他意志驚人,精勤不懈,不久必當成佛。何不投靠他,停擺在那,那將是離您最近的港口。」

天帝釋早已萬念俱灰,不信世上還有遮風蔽雨之處,不禁深鎖眉頭:「如果是菩薩,我們就先試探試探,看他是否是傳說中的菩提勇士。不然你化作一隻和平鴿,我變作一隻殘暴雄鷹,緊緊尾隨你後,追逐到那位國王面前,你便請求他的保護。用這個方法試之,真偽自然分明。」

毗首揭摩滿臉狐疑,以為天帝釋臨死胡言亂語,便勸說:「對於聖者菩薩,不宜加諸苦惱,反而虔誠供養才是。」

「我並非心懷惡意。所謂疾風才知勁草,真金不怕火煉。假如是真金,就應該試之。唯有這樣,才知道他的功力深淺。」天帝釋微笑著說。

話說太平盛世、河清海晏的人間,尸毗王漫步於避暑山莊外的一座涼亭,正低頭沉思繁華富貴的都邑百姓,怎樣能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忽然天邊飛來兩個黑點,帝釋變成虎視眈眈的老鷹,窮追不捨地跟在毗首揭摩化作的肥胖嘟嘟的鴿子身後。鷹爪快觸到鴿子的尾翼時,鴿子手足無措,火速地飛到尸毗王身邊,鑽在大王的腋下,不停地顫抖。老鷹緊接而至,氣喘吁吁地站在亭子的欄杆上,大聲嚷道:「這隻鴿子是我的盤中之飧,應該迅速地還我。我饑餓至極,乾癟得快不成鷹形了!」

「我早已立下誓言,要度盡天下蒼生。而今這隻鴿子歸順於我,絕不會讓牠的身上沾上一絲絲血腥的。」尸毗王用手護住鴿子,雙眼堅毅,絕不妥協。

割肉餵鷹

「難道斷盡我的糧源,眼睜睜地看著我死去,這也叫所謂的普度眾生?」老鷹撫爪大笑。

「我早已立下誓言,要度盡天下蒼生。而今這隻鴿子歸順於我,絕不會讓牠的身上沾上一絲絲血腥的。」尸毗王用手護住鴿子,雙眼堅毅,絕不妥協。

割肉餵鷹「難道斷盡我的糧源,眼睜睜地看著我死去,這也叫所謂的普度眾生?」老鷹撫爪大笑。

「我早已立下誓言,要度盡天下蒼生。而今這隻鴿子歸順於我,絕不會讓牠的身上沾上一絲絲血腥的。」尸毗王用手護住鴿子,雙眼堅毅,絕不妥協。

割肉餵鷹

「難道斷盡我的糧源,眼睜睜地看著我死去,這也叫所謂的普度眾生?」老鷹撫爪大笑。

「如果給你其他的肉,吃不吃?」尸毗王神情凝重,若有所思。

「只要是剛被宰殺的熱騰騰的肉,我都吃。」老鷹垂涎欲滴地說。

尸毗王心忖:「今天若要得到剛被殺的肉,就會害死眾生。救一個眾生而害死另一個眾生,於理難容啊!」他經過反覆地思考,心想:「所有的肉都來自生命,都應該珍惜。而我的肉......」於是狠下心,取來鋒利無比的刀,從自己的大腿上砍下一塊肉,給老鷹吃,以換取鴿子的生命。

老鷹不但不被國王的誠意所感動,反而得寸進尺地說:「大王對一切有情應該等同對待。我雖然只是一隻滄海一粟的小生命,渺小得很,但也不應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您如果非得以身上的肉換取這隻鴿子的生命,那就要割下與這隻鴿子等重的鮮肉。」

尸毗王的隨侍已經看不下去了,想要衝上前去,阻止國王,然而國王毅然決然地說:「秤,最公平!」即命令左右迅速取來一秤,將鴿子放在秤的一邊,他身上割下來的肉則放在另一邊。

按理,國王割下這麼大塊的肉,應該比較重才對,但秤上尸毗王的大腿肉居然遠遠輕於鴿子。吃驚的尸毗王又忍痛割下了兩臂血淋淋的肉,還是不夠。國王的臉色慘白,額頭上已滿是豆大的汗滴,仍然咬緊牙關,一刀接著一刀,鮮血已紅遍大地。直到露出雪白的骨頭,能割的肉全都割完了,而另一端的鴿子仍是沉甸甸地在下方。

「老天故意在考驗我的天平上有意加上玩笑!」國王自我嘲諷地想。

這時尸毗王已經別無他法了,只有一種選擇──站起來,將整個身體放在秤盤上。

由於體力不支,尸毗王跌倒在地上,昏厥過去。過了很久,尸毗王蘇醒過來,感到十分內疚。心想:「我一直以來為這個空殼所困,如車輪一般輾轉於三界中,嘗盡了酸甜苦辣,而從未積善修德。今天正是精勤努力、剋期取證之時,不能偷閒。」種種自責,促使國王用盡最後的力量,一鼓作氣,站起來,將身體撲在秤盤上。

國王用盡最後的力量,將身體撲在秤盤上。

這時,天地為之動容,產生了六種震動,諸天宮殿搖搖欲墜。色界各路天王驚異地來到空中,見菩薩為了追求佛法,不惜生命的代價,紛紛嚎啕痛哭,淚水如同狂風夾帶著滂沱的大雨,下個不停;又變作種種繽紛燦爛的天花,朵朵飄落在國王身上,宛若人間最動人的景色。

這時帝釋搖身從一隻老鷹還復原形,站在尸毗王面前說:「你今天割下自己的肉,行種種難行苦行,想得到什麼呢?想成為轉輪聖王,成為世間最有福之人,或成為三十三天主,或成為魔王?」

「不!我只是為了追求佛法。」尸毗王語氣堅定地回答。

「你今天已經傷害深至骨髓,不感到悔恨嗎?」帝釋與國王的四目再次交鋒。

「我,並無悔意。」尸毗王依然不變初衷。

「雖然說無悔恨,但誰知道呢?看你的身體不停地顫抖,命在旦夕。說沒悔恨,以何為憑?」帝釋用質疑的眼神看著國王。

尸毗王立刻對天發誓:「我從開始到現在,都無悔恨。所追求的若是真心誠意,身體就立即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才發完這一誓言,本來血肉模糊的身體竟然立即恢復如初,並遠遠地強於過去。諸界天王和所有人民,看到尸毗王的身體恢復後都興奮不已,並對國王的誓言感到不可思議。

過去的尸毗王,就是今日的佛陀。過去您為了眾生而追求佛法,如此不顧生命。您今日完全證悟了佛法,並且已經鼓聲陣陣,如將軍升帳,英姿勃發。因此佛法像火炬般照亮有情愚暗的心,正是慈航普度的大好時機,為何反而捨棄我們,獨自涅槃而不宣揚佛法呢?

這時,梵天王也來到世尊面前,雙手合十,讚歎他捨身求法,為救眾生而作出的非凡努力。

這時世尊接受梵天王的誠心迎請,到波羅奈的鹿野苑中,為千千萬萬的有緣眾生說法,使之轉凡成聖,超塵脫俗,於是佛法的真實的面貌才呈現在世人眼前。世間諸人,三界諸天,以及諸龍、諸鬼、諸神和八部之眾,聽聞佛法後,無不歡喜,向佛行最深的禮敬。    (第一品完結)

世間諸人,三界諸天,以及諸龍、諸鬼、諸神和八部之眾,聽聞佛法後,無不歡喜,向佛行最深的禮敬。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2 期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2 期

延伸閱讀: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一):為求一偈,捨妻棄子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二):身剜千孔,點燃千燈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三):求法無畏,千釘火坑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鄭如伶

    至誠頂禮大寶恩師 !
    感恩法師為弟子敘述如此「有畫面」的佛陀公案~~佛陀不可思議的求法決心,庸俗如弟子,實難體會 ! 但應在自己緣起上,希求聽聞,恭敬專注,數數串習跟法相應的心續。祈願有朝一日,如佛陀般,為學法寧捨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