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三):求法無畏,千釘火坑

——按《賢愚經.梵天請法六事品》改編

譯作 / 釋如悲
插畫 / 陳致瑋

不畏劇苦 身釘千釘

  梵天王又對世尊述說了第 3 件感人事蹟:過去生中,佛陀在閻浮提當一個大國王,名字叫做「毗楞竭梨」。他統領八萬四千個村落,有 20,000 個夫人和宮女,有 500 位太子,10,000 個大臣。這位國王非常慈悲,愛護人民像愛護自己的兒子一樣。

  這個大國王特別喜歡佛法,有一天派遣大臣,向人民宣布:「哪位有佛法,能夠說給我聽的,就隨他的意思,滿足他的需求。」當時婆羅門中有一個叫「勞度差」的人,來到守護王宮的禁衛軍面前,說:「我有佛法的真理,誰想聽,我就為他說法。」忽如一夜吹來的佳訊,對國王而言豈止是千樹萬樹的鮮花,那正是荷葉連天無窮碧的絕妙景色啊!國王立即親自出宮迎接,行接足禮。然後噓寒問暖,將勞度差迎進大殿,鋪設高座,請他上座。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大王虔誠地對勞度差 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  龍袍加身的國王雖貴為人主,仍然如草民一般跪在殿下,雙手合十,虔誠地對勞度差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勞度差說:「我所知道的佛法,是走遍了世界各地,長年累月、歷盡千辛萬苦得來的,怎麼大王那麼容易直接就聽得到呢?」國王深知「去人成百歸無十」的求法艱辛,便拱手誠懇地說:「您所需的一切,我將如數奉之,絲毫不敢惋惜。」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大王虔誠地對勞度差 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  龍袍加身的國王雖貴為人主,仍然如草民一般跪在殿下,雙手合十,虔誠地對勞度差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勞度差說:「我所知道的佛法,是走遍了世界各地,長年累月、歷盡千辛萬苦得來的,怎麼大王那麼容易直接就聽得到呢?」國王深知「去人成百歸無十」的求法艱辛,便拱手誠懇地說:「您所需的一切,我將如數奉之,絲毫不敢惋惜。」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大王虔誠地對勞度差 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  龍袍加身的國王雖貴為人主,仍然如草民一般跪在殿下,雙手合十,虔誠地對勞度差說:「懇請大師,為我說佛法的真理。」勞度差說:「我所知道的佛法,是走遍了世界各地,長年累月、歷盡千辛萬苦得來的,怎麼大王那麼容易直接就聽得到呢?」國王深知「去人成百歸無十」的求法艱辛,便拱手誠懇地說:「您所需的一切,我將如數奉之,絲毫不敢惋惜。」

  勞度差稟報國王:「若能在你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我就給你說佛法。」國王聽到「佛法」二字,話未出口淚先流,因為他感到「佛在世時我沉淪,佛滅度後我出生」的絕端痛苦,今遇良緣,實乃千生有幸啊!立即同意勞度差的要求,並定 7 天之後,進行在自己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這樁事。

  魚肚白泛出的破曉時刻,東方地平線上一陣狂嘯、塵土飛揚。國王派遣電掣雷行的快遞,乘坐日行 8 萬里的大象,到閻浮提全境,發送手上已被涔涔汗水沾溼的郵件。急促的叩門聲,驅走了矇矓的睡意;駭人的新聞,令人六神無主——毗楞竭梨大王,為了追求佛法,在 7 天以後,會在自己身上釘上 1,000 個鐵釘。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什麼?不是真的吧!」閻浮提內的臣子和人民,看到這致命急件後,無不黯然神傷,卻又不得不信,因為公告下方有血色的璽印為證。慘澹的鮮紅色,不僅刺激了一條條的視覺神經,更是刺穿了滾燙燙的心臟。人民唯恐梁木其壞、哲萎,於是四方雲集,勸阻大王說:「我們居住在遙遠的各地,都承蒙國王的大恩大德,才能個個安居樂業。一心希望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這時在宮中,國王的夫人、宮女、兒子和大臣,以及宮中所有的人,淚流滿面地同時向國王哀求:「懇求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為勞度差一個人而喪失生命,拋棄天下所有的人民。」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什麼?不是真的吧!」閻浮提內的臣子和人民,看到這致命急件後,無不黯然神傷,卻又不得不信,因為公告下方有血色的璽印為證。慘澹的鮮紅色,不僅刺激了一條條的視覺神經,更是刺穿了滾燙燙的心臟。人民唯恐梁木其壞、哲萎,於是四方雲集,勸阻大王說:「我們居住在遙遠的各地,都承蒙國王的大恩大德,才能個個安居樂業。一心希望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這時在宮中,國王的夫人、宮女、兒子和大臣,以及宮中所有的人,淚流滿面地同時向國王哀求:「懇求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為勞度差一個人而喪失生命,拋棄天下所有的人民。」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什麼?不是真的吧!」閻浮提內的臣子和人民,看到這致命急件後,無不黯然神傷,卻又不得不信,因為公告下方有血色的璽印為證。慘澹的鮮紅色,不僅刺激了一條條的視覺神經,更是刺穿了滾燙燙的心臟。人民唯恐梁木其壞、哲萎,於是四方雲集,勸阻大王說:「我們居住在遙遠的各地,都承蒙國王的大恩大德,才能個個安居樂業。一心希望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這時在宮中,國王的夫人、宮女、兒子和大臣,以及宮中所有的人,淚流滿面地同時向國王哀求:「懇求大王,為我們著想,不要為勞度差一個人而喪失生命,拋棄天下所有的人民。」

  提到拋棄,談何容易,手心手背的肉,是國王怎樣都無法割捨的愛。然而他看到了「悲歡離合朝朝鬧,富貴窮通日日忙;生前徒費心千萬,死後空餘手一雙」,便向所有勸阻他的人道謝說:「我從過去到現在,經歷了無數次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或者是為了滿足欲望,或者是因為生氣惱怒,或者是因為愚昧無知,而喪失生命。累計的屍骨堆疊起來,比須彌山還要高;斷頭所流的血匯聚起來,比五江的水還多;因傷心哭泣所流的眼淚,比四大海水還多。這些都只是白白浪費生命,未曾為了追求佛法真理而捐軀。我今天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是為了追求佛道,以後成了佛,將用智慧的利劍,斬斷你們的一切煩惱纏結,你們為什麼要阻止我迫切求道的心呢?」在場所有的人聽了國王的話,認為弓既上弦,刀已出鞘,無法挽回,於是都默默無語,悄然而退。他們多麼期待這沉靜的 7 天,會有令人震驚的戲劇化轉變。

  流年似水,歲月蹁躚,第七天已然來到。這天風不大,卻凜冽刺骨。國王對勞度差說:「請求大師恩典,先說佛法,然後再在我身上釘鐵釘。如果先釘鐵釘,我不幸死去,就不能聽佛法了。」於是,勞度差就說了一偈:「一切事物都是變化無常的,活著的人莫不痛苦,森羅萬象的事物是無有自性,因此也就無所謂生,實際存在的東西,也並非是我所能擁有的。」勞差度說完這首偈頌後,立即在國王身上釘 1,000 個鐵釘。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原來人生只不過是蜉蝣天地、飛鴻雪泥,是一場又一場偶然卻又必然的際遇。縱觀萬里疆土、半壁江山,到頭來只落得「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的下場而已。若能在人生一世、草生一春的短暫暇身裡,留下求法代價的痕跡,那多麼令人欣喜!

  當各小國的國王、大臣和一切在宮中的人民,目睹國王身上被釘進 1,000 個鐵釘後,如高山崩塌一樣,跪撲在地上,失聲痛哭,哭得天昏地暗,無法辨識方向。

  這時候,天宮搖撼,大地六種震動。欲界和色界的天神見天宮搖晃,感到詫異,不知所以,都來到了人間。其見國王為了追求佛法,忍受巨大的痛苦,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傷壞自己的身體,於是同時痛哭。感動的淚水像決堤的江水般不可遏止,又像傾盆大雨一樣欲斷行人之魂,然後化作天花,漫天飛舞,如夢似幻,紛紛飄落在國王身上,以作供養。

  此時,天帝釋來到國王面前,對國王說:「大王,你今天為法勇猛精進,不怕劇烈的痛苦,為了什麼目的呢?是想做帝釋和轉輪王嗎?還是想做魔王和梵王呢?」長安雖好,不是久戀之家。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領導人,雖然有數量龐大的忠誠擁護者,但終究難逃三界火宅、死神的爪牙呀!因此國王回答說:「我今天為追求佛法,在身上釘進 1,000 個鐵釘,不是為了在三界享受果報的樂趣。我所有的功德,全在於追求佛道。」

  天帝又疑惑地問:「國王今天損壞自己的身體,忍受如此巨大的痛苦,心裡感到悔恨嗎?」國王目光炯炯、堅定地回答:「絕無悔恨!」

  無恨——在飽受災難的人生中是一顆多麼珍貴、楚楚動人的忍辱明珠啊!此珠足與明月爭輝。假如「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恨月常圓」的話,那麼國王的心月上絕無「悲歡離合」,也無「陰晴圓缺」!

  這時天帝進入了審查程序,需要當事人提出「無恨無悔」的有力證據,物證、書證、人證都行,便盤問道:「今天看到國王的身體被釘進 1,000 個鐵釘,已經無法堅持安穩,你卻說沒有悔恨,要以什麼東西作為證據呢?」國王立即發誓:「如果我追求佛法是誠心誠意,心裡沒有絲毫悔恨的話,那麼我的身體就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國王講了這番話後,身體立即恢復到了原來英姿煥發的神采。這樣的證明令人難以置信,卻由不得你不信,這就是佛菩薩諦語力的不可思議啊!

  諸天和所有的人,看到國王的身體恢復了,都歡喜踴躍,舉國歡騰,欣喜若狂。

  世尊,今日您已經完全了解了佛法,功德也全部圓滿,為何還要捨棄天下眾生,想迅速進入涅槃而不向有情宣說佛法,幫助人民解除痛苦呢?

為法捐軀

  梵天王又對如來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國王,叫梵天王。他有一位名叫曇摩鉗的太子,特別喜歡佛法。他派人到處尋找,踏破鐵鞋,走遍了天涯海角,仍然沒有找到通曉佛法的人。聽聞不到佛法的太子,好像大海中的一葉孤舟,永遠找不到一處停泊的港灣,強烈的渴望使他感到萬分的痛苦。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聽聞不到佛法的曇摩鉗太子,好像大海中的一葉孤舟,永遠 找不到一處停泊的港灣,萬分痛苦。

  這時天帝釋知道太子求法是出自真心的,於是便化作一位頭髮蓬亂,未經梳理的老邁婆羅門,緩步來到東宮門前,請皇家禁衛轉達說:「我手上有佛法,誰想聽,我便說給他聽。」

  太子輾轉耳聞後,喜出望外,婆羅門所說的短短數句話含有強大的撫慰力量,牽動著他身上每一根神經。太子立即出宮迎接,進行最恭敬的禮節,將婆羅門迎至正殿,並為他鋪好床座。太子合掌對婆羅門說:「請求大師憐憫我,為我說法。」

  婆羅門說:「學法很難,要跟隨老師學很久很久,才能學得好。」

  太子說:「大師,您所需的一切,我都可以給您,甚至連我的身體、妻妾和兒子,一切都毫不吝惜。」

  婆羅門說:「太子,你如果能做一個深 10 丈的巨大火坑,然後跳進去,燃燒自己,我就將佛法告訴你。」

  太子就按照婆羅門的吩咐,做了一個大火坑。

  國王、夫人、大臣和宮女,聽到這令人膽戰心驚的消息,誰都無法忍受,覺得這時代最大的悲劇莫過於此。對皇太后的刺激尤其嚴重,精神已接近崩潰的邊緣。大家一起來到太子的東宮,一方面好言勸阻太子,另一方面請求婆羅門手下留情,不要殘害太子。

  「請求你憐憫太子,不要叫太子跳進火坑。至於你所需要的,國家的城池、我的夫人,甚至於我的身體,都可以送你。」國王苦苦地哀求。

  「我從不強迫他。如果能跳進火坑,就為他說佛法,如果不跳,我也就不必說。」婆羅門冷冷地回應。

  婆羅門執意如此,而太子又那麼堅決,大家的心都在淌血,痛到了極點。

  這邊是一大片為太子哀傷而惋惜的陰雨,而那邊卻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巨石。

  這時,國王立刻派出使者,乘日行八萬里的神象,向境內一切人民宣告:「太子為了追求佛法,在此後的第七天,將投進火坑。」

  各國國王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民,扶老攜幼,紛紛趕往太子宮前。到達東宮後,眾人合掌久跪在地,異口同聲地對太子說:「我們依仰您的深恩,視您如父母。如果您今天葬身火坑,那麼普天之下的百姓將如喪考妣,且會留下樹欲靜而風不止的終生隱痛。求求您憐憫憐憫我們吧!不要為了一個人而捨棄成千上萬的人。」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太子淚流滿面地表示,無數人在輪迴中喪失生命,又再次重生,卻從沒有人發心將生命貢獻於佛法。他今日為法捐軀,願成佛時,能使大眾成就佛果。  太子的臉上也流下了滾燙的眼淚,但他的血液裡,流淌的依舊是對法執著的堅持。他站在高處,對眾人說:「我看到過去生生死死的流轉中,無數人喪失生命,又再次重生。為了欲望,互相殘殺。天人壽命盡時,便感到憂愁。地獄中的火燒湯煮,灰河劍樹,令人痛徹心髓。餓鬼往往飢餓而死,軀體也被蚊蟲啃咬。天下蒼生白白喪失生命,而從沒有人發心,將生命貢獻於佛法。我今日將此不淨之身,用於追求佛法,你們為什麼反而阻攔我求法的心?我捨棄身體,是為了證悟佛法,以後成佛時,也使你們都成就圓滿佛果。」

  眾人聽了太子這一席話,也覺得頗有道理,然而每個人的眼眶中莫不轉動著淚珠,無言以對。沉默的夕陽中,弧形的地平線金燦燦地橫在太子的身後。

  「擦乾了淚,抬頭看看蔚藍的天空吧!前程一片光明。」太子安慰大家。

  這時太子站在火邊,對婆羅門說:「請求大師現在為我說法。如果我跳進火坑後,你再講,我就聽不見了。」

  婆羅門歷盡滄桑的臉龐,好像高傲冷峻的終年雪山,好不容易冒出了裊裊升騰的炊煙,出現了一絲絲難得的微笑,便為太子說了這樣一偈佛法:

  「要常保持慈心,去除傷害他人的想法。要用悲心去憐憫眾生,表現驕矜是不對的。要歡喜依照佛法的路線去實踐,使別人也獲得佛法。只要根據佛法去救眾生,就是菩薩自利利他的行為。」

  太子聽完法後,心情猶如三月的風,和煦輕柔;彷彿回春的大地,繁花簇簇。天空在夕陽餘暉中漸漸轉為橘紅,此時太子便準備投身火坑。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天帝和梵天王跑上來,各捉住太子的一隻手,指責地說:「國內所有百姓,都仰賴你的深恩。如今你投身火坑,則天下眾生將無依無怙。你為什麼要自我毀滅,而且還拋棄天下眾生於不顧呢?」

  「你們為什麼硬是要阻攔我追求真理?」局面越演越烈。太子掃視四周,向在場所有人表示絕不回頭的決心。

  大家知道走不出隧道的盡頭,帝釋等神、國王及所有百姓,心裡一陣收縮,渾身發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無聲,令所有人心裡嘎啦作響;屏息,思緒依然喧譁不已。

  沉默了片刻,太子在所有人血液凝結、心臟抽筋之際,神色坦然地踏入了火坑。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太子神色坦然地踏入了火坑。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太子神色坦然地踏入了火坑。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太子神色坦然地踏入了火坑。

  舞臺上的大幕終於要緩緩降下。大家怎麼忍心見到悲劇的收尾,多麼希望時間就此停止、空間就此切斷。

  太子投身火坑後,眾人的膝蓋開始哆嗦,紛紛跪倒在地。而天地巨幅震動,天上的每位天神,同時失聲痛哭,眼淚像暴雨般嘩啦落下。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突然,火坑化為了蓮池,霹靂作響的木柴變為朵朵蓮瓣,並飄散出陣陣清香。在細雨矇矓中,太子端坐在池中的蓮花臺上,宛若從灰燼裡浴火重生的鳳凰,更顯其不凡。空中忽奏天樂,並降下五彩繽紛的鮮花雨,淹沒了太子的膝蓋。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突然,火坑化為了蓮池,霹靂作響的木柴變為朵朵蓮瓣,並飄散出陣陣清香。在細雨矇矓中,太子端坐在池中的蓮花臺上,宛若從灰燼裡浴火重生的鳳凰,更顯其不凡。空中忽奏天樂,並降下五彩繽紛的鮮花雨,淹沒了太子的膝蓋。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三)  突然,火坑化為了蓮池,霹靂作響的木柴變為朵朵蓮瓣,並飄散出陣陣清香。在細雨矇矓中,太子端坐在池中的蓮花臺上,宛若從灰燼裡浴火重生的鳳凰,更顯其不凡。空中忽奏天樂,並降下五彩繽紛的鮮花雨,淹沒了太子的膝蓋。

  那時候的梵天王,便是世尊的父親淨飯王;太子的母親,便是世尊的母親摩耶夫人;曇摩鉗太子,便是世尊。世尊當時獻身求法,為的就是救度眾生。而今世尊證悟了佛法,更應該用佛法滋潤眾生,把眾生從愚癡痛苦中解脫出來,為什麼反而要捨棄我們,而不演說真理呢?(待續)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1 期

 

本文並收錄在:《福智之聲》231 期

延伸閱讀: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一):為求一偈,捨妻棄子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二):身剜千孔,點燃千燈
大雄大力尊,為我多少回(四):骨筆血墨,割肉餵鷹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