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老師給病者的話

〈真如上師給病者的話〉法寶開放申請

  你病了多久了,很辛苦吧?一直堅持著、忍受著,為你的堅強喝采。心裡難過嗎?可以在心裡跟我講一講,雖然我沒能到醫院裡去看你,可是我的心都在傾聽、在陪伴,我知道那真的很苦,我知道!因為很苦,所以我們才要至心地皈依上師三寶啊!

  吃得下飯嗎?飯有變味兒嗎?或許嘴裡全是苦的、全是酸的,或者嘴都麻木了,對飲食已經覺得很痛苦,吃不下。會很餓嗎?吃不下會虛弱吧?沒有氣力,躺在床上彷彿被泄力了一樣,被病苦打擊成重傷。很嚮往站起來走到陽光下,更想去散步、跑步。那些平常正在走路的人是多麼地奢侈,正在享受著怎樣的一種幸福啊!

  當躺在床上這樣眼巴巴地想著,卻也無法走路的時候,請你至心地皈依三寶,在內心稱誦三寶之名。在心裡開一條大路,用正念的腳去行走,用你明晰的心念去感受三寶的慈悲之光,用那慈悲之光撫慰自己,感受那念念皈依所帶來的深度安慰的力量。可以做嗎?如果可以做,可以堅持做,請相信,一定你會慢慢地平靜下來,慢慢地可以對付那內心中對於長期躺著、不能出去的焦灼。在萬般苦楚的際遇裡,病中的你呀,請念著、想著三寶佛菩薩。觀世音菩薩有尋聲救苦的功德,當我們在內心中至心地稱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他會知道的,他會陪伴我們、會引領我們。你並不是孤單的,是有救的!

  每天吃不下飯卻得吃藥,還要打針、進行各種治療,很難忍吧!忍受不了的時候,想一下:「如果我受的這些苦楚可以使如母有情得樂,那麼這輪迴的萬般苦楚,可以盡現於我這一身,而使如母有情快樂嗎?」如果這樣去試想,將眾苦匯於一身而承受,尤其是如母有情能夠得到安樂,那我何懼於此痛、此忍、此煎熬,因為太有價值了!為了救母親,兒女當然願意承受。這般苦楚如果能令三惡趣消亡,又是何等樂事。每一分難忍的痛苦,都彷彿長了翅膀飛出這病房的牢獄,飛到了廣闊的虛空。我們的心念,正自由地翱翔於利他的宇宙,美輪美奐的苦樂同時,身苦心一定是苦的嗎?身苦心未必是苦的吧!到底能不能修出來呢?練練看,一定要練練看啊!

  會害怕親人嫌棄你嗎?病了太久、太劇烈,怕照顧自己的人身心疲憊、無法忍受;害怕被拋棄、被無視、被忽略,甚至在心裡偷偷地想:「也許親人想要自己早點死掉。」這樣的恐懼和孤單,不要再繼續了吧!不要絕望啊!如果帶著這麼多憂心躺在床上,那不是更痛苦嗎?還是在這些憂心生起的時候,在心裡邊至誠地皈依三寶、求救於三寶。三寶永不棄捨我們,佛菩薩已修成不退的大慈悲心,永不會棄捨受苦的有情,這是諸佛堅強的誓願。他們已經在無量劫兌現了這個誓願,他們未曾違背過一念這樣的誓願,又怎能拋棄在痛苦中掙扎的你呢?所以當你感受親人都快靠不住了,或親人也累病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請至心地稱誦佛名,不要捨棄佛菩薩呀!

  身可以無力,但心不要倒下呀!即使病中,內心的穩定仍然還是一個目標。病中的你如果能說話,還可以安慰周邊照顧你的親友,讓他們不要傷心、不要絕望。告訴他們:「我還可以、我還很好、我還在念著觀世音菩薩。」如果已經不能說話了,就用眼睛微笑,用眼睛說話、用眼睛鼓勵他們。如果這也不能,還可以用心為所有的親人、為所有的眾生,稱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仍然可以修行,累積資糧、淨除惡業。躺在床上的你,未必比健康的人做得少啊!為什麼呢?因為健康的人沒有那麼大的痛苦逼迫,還在到處散亂、浪費人生,可是你卻分分秒秒,若不提正念痛苦就會全然把自己吞沒,這樣的戰鬥是多麼地堅忍、多麼地輝煌!它在你虛弱痛苦的身體上,在你美麗善良的心田裡展開,禮敬你!病床上的修行者——受了重創只能躺著,卻仍然在戰鬥著的勇士。用鮮花和歌聲讚美你的拼搏,你能感受到我為你驕傲嗎?

 敬書

 

寫信給真如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