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惜

真如老師說過:「希望你們足跡所走過的地方,那裡的有情都因為你們所造作的善業,而種下一個得度的因緣。如果你持咒,吹拂過你身體的風吹拂到其他有情,也會種下得度的因緣。」

「你還要發一個成佛的心:不僅僅是有情的頭痛,連他身上一點點微小的痛苦、到最大的生死痛苦,所有的痛苦,我要一併幫他拔除,要為所有的有情!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心,為了這一天,我要努力生生世世。」

林木蔥鬱、天氣清朗,一叢叢蒲公英隨風搖曳、紫紅色魯冰花嫣然盛開,恬靜的田園風情,這是屬於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的盛夏。春去秋來,旅行者拾走艷紅楓葉、紛紛踏上歸途,愛島也由喧鬧歸於寂靜,好似過完歡樂的聖誕夜的小孩兒,甜甜地進入馴鹿與雪橇的銀色夢境。

對出家人而言,冬天既無遊客、也無需法會奔忙,正是精進用功、聞思教典的大好時光哪!但野生動物們就愁了,冬季食物何處尋覓?可能一整天都捱著餓,甚至捱不到明年春季。或許是森林的風,捎來了動物們的消息吧?老師於 2013 年冬天,指示僧眾要每天布施食物給鳥類,幫助牠們度過寒冬。

老師親自交辦,背後必有深意。只要細心體會,寶藏就會出現。

風雪中勇於行善,觀察中啟發善巧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寒風呼嘯,蒼茫大地上,只見一個身著紅色僧袍的身影──性孟法師,正逆著風雪,踽踽前行。

熱愛自然、對動物懷有特殊感情的性孟法師,是布施鳥小組的開國元勳。其實,零下 20 度的低溫裡,光是每天堅持披風戴雪地餵鳥,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善行,但這還遠遠不夠……

比如,觀察到烏鴉跟小八哥鳥不喜歡吃穀物,法師就換成自製的燕麥團與買來的麵包作為代替。又發現,烏鴉的小霸王性格會排擠其他鳥類進食,就得充當和平大使,為牠們開闢多塊區域,分區進食。又有一天,法師看到老鷹在天空中虎視眈眈地盤旋,為了避免老鷹的俯衝襲擊,而將布施鳥的空地換至森林旁的隱蔽處,讓鳥兒安心用餐。

因為這些點點滴滴的用心,鳥類從一開始少少的 30 隻,幾個月後增加到 200 多隻,有藍鵲、烏鴉、小八哥鳥、海鷗等,百鳥齊翔,蔚為奇觀!性孟法師笑說:「沒想到,只是要餵飽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感恩老師,讓弟子有一個充滿慈悲與感恩的冬天。」

從「沒感覺」變成「真關心」

在離佛學院 18 公里外的另一個小鎮,性炳法師的「布施鳥計畫」,也並非開始就一帆風順。

性炳法師的困難是──「對鳥一點感覺都沒有!」每次只是機械式地灑飼料,便起身回程。過了段時間,想到老師有一張被鴿子簇擁全身的法照。什麼原因,使鳥兒願意停在老師身上?肯定是因為老師對有情無微不至的關照,透過微妙的業力傳遞,令鳥兒備感安心。

「所以弟子開始花時間觀察牠們,並在施食時誦心經,因為您要弟子做的,絕不只是施食而已。弟子揣摩,您要弟子真心地關心動物,否則口中說發菩提心說得震天價響,但其實心不相應。」性炳法師在心得中這樣寫著。

經過觀察,發現原本麵包切得太大,食用困難,於是改切小一些(0.5 立方公分)。切小塊後,鳥高興了,但對松鼠而言,保存食物就變得困難,得來回搬好幾趟,所以又改成大小混合,皆大歡喜。因而也雲集了 70 多隻鳥,每天等待性炳法師的慷慨餵食。

法師總結到:「以前都說作師所喜,但其實只是想藉此完成自己的心願。弟子要真正做您歡喜的事,這才是弟子生命的目標。請您安心,弟子們會努力地照顧。」

疼惜願你種下得度因緣

噶當派宗風──發心與回向,乃前後二要事。老師曾叮囑:「希望在你們足跡所走過的地方,那裡的有情都因為你們所造作的善業,而種下一個得度的因緣。如果你持咒,吹拂過你身體的風吹拂到其他有情,也會種下得度的因緣。」

「尤其你還要發一個成佛的心:不僅僅是有情的頭痛,連他身上一點點微小的痛苦、到最大的生死痛苦,所有的痛苦我要一併幫他拔除,要為所有的有情!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心,為了這一天,我要努力生生世世。」由發心所攝持,鳥兒數量雖有極限,大乘功德豈可斗量?以眾生離苦得樂為使命而活過的每一天,都是無比神聖、無比莊嚴。

用心施食,是依師的資糧

禪門中有一則古老的故事:潙山禪師初學習時,長期在寺院裡幹各種雜活,承事眾僧。某次他生火之後,被老師責備:怎麼沒有把灶下的火完全弄熄呢?於是老師將灰燼一撥,迸出兩三點星火。電光石火的瞬間,潙山忽然領會到他朝思暮想的、對空性的頓悟。

如果燒灶生火是通向真理的路途,那具信的弟子用心施食,何嘗不是為了道次第的證悟?君不見,無數格魯巴的虔信弟子,正前仆後繼地衝向第一個隘口──依師軌理,聖道命根。

或許,當我們捧起瓜子,虔誠地撒向虛空之際,塵封已久的記憶紗簾將輕輕掀起……

往昔因緣還記否?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寒風呼嘯,蒼茫大地上,師父的紅色僧袍隨風飛舞。

為了你我,他風雪無懼,勇悍前行。

~釋性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