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早課風波

2010 年,與同學們來到了大覺佛學院追隨老師學習,那一年我 14 歲,新蓋的佛學院只有一棟大殿與一棟僧寮,以及一些板房。僧眾很少,多半是預科班學生,大家除了正課外,還要承擔很多常住的工作,人力十分吃緊,護持預科班學習的法師,往往身兼數職,也許一個法師,同時也是班導、僧值、藏主、車頭等等。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論心力多高昂,休息的時間都顯得特別珍貴。

還記得第一年開始入冬的一個早晨......

曠早課風波

「叩~叩叩~」

叫大眾起床的板聲響起,打破了我一場好夢......

「喔~天哪!今天怎麼這麼冷啊!」

坐起來正要下床,一股寒氣襲面而來,真捨不得離開溫暖的被窩......早課 4:16 開始,看看時間才 3:50,我決定再次進入甜甜的夢鄉

「起床了!起床了!」

睡夢又被驚醒,看看時間,已經 4:30

「你已經早課遲到了!」

僧值是自己早已熟悉親切的教務法師,但早課未到好像有點嚴重……趕緊再次坐起,又是一股寒氣吹得全身冷颼颼的,包緊被子,揉著惺忪睡眼,還真不情願起床......

「咦?」

發現不只我,還有同學正睡著呢!壯著膽我又沉沉睡去......

「起床了!起床了!」

就這樣,因為天寒而重複的戲碼不斷上演......

「起床了!起床了!」

法師的聲音越來越急促大聲,而情狀依舊......

但有一天......

「起床啦~起床啦~」

四周仍安靜一如往常。

「起床啦~」

「老師已經來啦~」

「什麼?」

「老師來了?」

這句話像炸彈一樣,震翻了整個寢室!

「糟了!」

大家猛然驚醒,趕緊跳下床,穿好衣,往大殿衝刺……我衝到了大殿東門外,往內偷瞄一下......早課已在莊重肅穆地進行,而老師正步入西單,徐徐地巡視每個僧人的威儀和唱頌......

趁著老師看著西邊,我溜進門口和同學們坐在一起,若無其事地跟唱,也許老師不會發現......沒想到坐門口的人越來越多......老師也注意到了,轉過來看了看門口旁邊的每個人......早課一結束,老師請所有僧眾留在大殿。

「今天遲到的人請到前面來!」

我和遲到者走到老師面前,心裡除了惶恐,更有無顏以對的慚愧。

「你為什麼遲到?有什麼理由?」

老師表情嚴肅地一一詢問,輪到了我......

「沒有理由,」我怯怯地回答,兩腿一直顫抖,頭腦一片空白......

老師表情稍轉溫和地問:「以後不要遲到好不好?」

「好~」我直覺地回答。

因勞累與天寒而滋生的曠早課風波,在老師善巧而體恤的教誡下,及時嘎然而止。此後,我不小心遲到,就會想起那次對老師的承諾。敬愛的老師,您常教誡我們:「必須怖畏常住的威嚴」,又說:「不要在袈裟下失去人身」,我知道您是擔心受用信施而不精進的果報,所以再再叮囑弟子,及時當努力。感謝師長加持,感謝三寶加持,弟子絕不再當「門口族」,而是和師父一樣,聞板聲即起,誓為眾生究竟離苦得樂而前進不懈。

~釋性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