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的季節

有一天上課,《五大論》的授課老師辯了我們一道題:「大悲心是不是必須遍緣一切有情?」

「是!」(詳見《廣論.上士道》)

「那凡夫的大悲心會不會緣到龍樹菩薩?因為他還沒成佛,還是有情。」

「是的,承許!」

「不會吧?他是十地的大菩薩,凡夫會覺得他可憐而悲愍他嗎?還是會至心地皈依他,請他悲愍、救護?」

這下我們答不上來了,要立出悲愍龍樹菩薩或文殊菩薩這樣的立宗實在太困難了......

這一題我一直放在心上。理路,就是心靈的路,決定生命的走向與升沈。聞思修的次第是決定的,如果無法理解大悲心如何緣到一切有情,那又如何在心中生起緣到一切有情的大悲心?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要生起大悲心進而發起菩提心,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

之後的某一天,真如老師為大家開示大乘發心,我就向老師啟白了這道題,並且問到:「如果對方比我厲害太多,我怎麼發心幫助他?」老師舉了一個譬喻:「一個身體比父親還要差的兒子,不可能因為父親的身體比自己好就不孝敬父親了。那怕只是幫父親拿起掉到臉上的毛髮,只要自己做得到,都要努力去做。」短短的譬喻,卻令我很震撼!讓我一下子警覺到大悲心不是我很厲害我來幫你、不夠厲害幫不了你,不是上對下的一種心態,而是因為知母念恩,進而想要報恩,所以成為一切眾生的僕人這樣的心態,這是有清淨的教理依據的。從這樣的角度,當然可以不忍祖師佛菩薩們利益眾生的辛苦,不論自己能力如何,那怕只有螢火微光,都要獻出來,追隨佛菩薩,為他們分憂解勞。

其實每一個錯誤的立宗,背後都有一個顛倒的見解,思路的死角,也就是修行路上的死角。透過辯論會發現這些問題,再透由反覆的辯證真正掌握住佛法的精神,很多尖銳的問題才能迎刃而解,才能無畏地立住祖師佛菩薩的立宗,依著佛法的內涵實踐,在心中生起證德。而這完全要仰賴老師的指導,一個怎麼想也想不通的問題,就因為老師的幾句話而豁然開朗,怎麼不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感激涕零呢?

那幾天,《五大論》第一班、第二班的很多同學,聽老師講大乘發心,都聽得熱淚盈眶,掩不住內心的感動,因為透過幾個月乃至幾年,百千次的辯論辛苦學來的教理,就因為老師的開示而變得很具體,就像在眼前,看得見、摸得著,非常親切又充滿希望,不再只是文字而己。這對於除了閉門苦讀就是激烈辯論,唯真理是求,不會輕易妥協讓步的我們,真的是開了眼界,是生命中黃金般的季節,更加堅定在學習《五大論》上的任何辛苦,都是值得的,都是為了追隨老師學習將《五大論》與《廣論》結合並結合自心相續的法要。

~釋性說

【福智僧團小故事】黃金的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