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學一切剎那頃,唯為無上菩提因——專訪如月格西

如月格西

前言

如月格西 16 歲進入印度三大寺中的哲蚌寺洛色林僧院學習,入寺時即由當時的洛色林住持洛桑尼瑪上師剃度,18 歲在法王座下受沙彌戒,得賜法名丹增意念,22 歲再於法王尊前領受比丘戒。後依止現任夏巴曲傑洛桑丹增仁波切(第 103 世赤仁波切)學習五大論,並在格魯大學 6 年大考中連年奪魁,獲得拉朗巴格西,即第一等格西的最高榮譽,並順利進入下密院學習密勝怖等格魯密法,完成考試,是仁波切的得意門生。

1993~1994 年,格西曾在洛色林附設學校教授辯論,文法及佛教史等課程,並曾於 2015 年應邀回寺擔任下密院僧值 1 年。應日常老和尚希求,夏巴曲傑仁波切於 2001 年派格西到鳳山寺教導僧伽學習藏文及五大論課程,至今 16 年,依然駐錫福智僧團擔任教學顧問及月光國際譯經院授義師長。月光國際譯經院《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問世,福智僧團法師特別專訪格西,格西字字鼓勵、慈悲叮嚀,啟發吾等實為良多,今整理成文,供養大眾。

問一、格西您從 2001 年就來到臺灣鳳山寺任教,就您長期觀察,鳳山寺的法師們學習成果如何?

答:我平常跟鳳山寺五大論的學僧互有往來,尤其以第一班五大論班的法師們最多,我認為鳳山寺五大論第一班學習的成果斐然,相當有水準。我在三大寺(指格魯派的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待了 20 餘年,對那裡的學習水準略有了解,這些預科班法師們若是去那裡立宗答辯,即使沒有第一,也肯定是第二、第三名,絶不會落到第四、第、第五。讓他們去三大寺,他們的學習成果一定能令人刮目相看。

真如老師的教導以及學僧的學習態度,這兩方面都沒有任何問題。不只第一班如此,我看到寺院中比較年長的法師們,無論在學習藏語或五大論上,都表現得非常突出。非常賣力地學,拼命地學,也有不錯的成果。那些法師們一開口辯論,能辯得出精采的內容,文義理解上也相當不錯。

如月格西與僧團大合照

問二、很多人都認為去名寺學經論會比較有成效,鳳山寺之前好像也沒有建立學制的經驗,格西怎看待這些疑慮?

答:有人認爲建立教法、學制,必須要有經驗,也就是學習者、教導者先在其他寺院累積經驗,先看別人怎麼做,再回來建立學制。但是我認為不一定!藏地有些寺院的聞思也不是先到其他僧院累積經驗,而是蓋了寺院,就開始了五大論的學制。其中亦有頗見成效者,達隆沙拉的辯經學院就是個相當成功的例子。

至於領導者,種敦巴尊者是居士,從沒在寺院裡頭學過大經大論。格西嘉裕瓦年輕時擔任侍者,一心一意承事慬哦瓦大師,在寺院根本也沒空學習經論,後來靠著加持生起證悟,獨自到嘉裕這個地方,創建了在當時藏地僧眾最多的嘉裕寺。所以我認為建立學制的過程不是絕對的。

就我觀察,鳳山寺講授五大論的預科班學僧,程度是很高的。五大論的教學方式,因時制宜,各地不盡相同,而鳳山寺學僧的指導老師,有來自三大寺,有來自佛教大叢林的格西,這些格西的授課方式跟在聞思學院中一模一樣,學制上是沒有問題的。學制的風格等本來在藏地各寺院就各式各樣,鳳山寺由於種種時空、背景也會有其特別之處。

問三、至於翻譯,應該不單只學完經典就可以翻,譯者的行持是否也要考量?鳳山寺年輕法師的修為,能勝任擔當譯師嗎?

答:譯者的行持當然需要考量!阿底峽尊者、噶當派祖師、宗大師、日常老和尚都說:「自己先學好,著作、講說才能利益到他人。」是否有很高的證量是其次,至少要努力修行,以猛利信心、強大勝解力,以及種種利益聖教的行為,進行翻譯,這樣一來的話,著作成果一定能利益他人。常師父的嚴謹行持,以及對《廣論》的信心,就是這樣的具體表現。很重要的一點是,常師父所弘揚的《廣論》,不管是老法師,還是小沙彌,都十分熟悉,這點非常好。

法王曾說:「對於菩提心、空正見,我是沒有什麼證量的,但我確實對於這些內涵具有強猛的信心及勝解。」由此可知努力修行、具信心、勝解的人,為了利他而翻譯和傳授,假如依循著常師父的教導,其發揮出來的力量肯定不小,一定能饒益他人。

常師父經常在各種場合,各種法會上,說到要「建立教法」,尤其要在漢地建立「宗大師教法」,所言所行都是為了這個目的。師父不遺餘力,弟子們也竭盡全力,不僅開啟了教法大門,更指示出一條行持之路。現在真如老師亦秉持著這樣的方向,致力於漢地完整保存宗大師教法的傳承,比如承接《廣論》等宗大師文集,以及《四家合註》的傳承。

藏文經典的翻譯需要學習和行持

問四、格西提到傳承,從事翻譯也需要先得傳承嗎?

答:傳承非常重要,真如老師也非常注重,因此為駐錫加拿大的僧團延請了擁有《廣論》傳承及經驗的藏地仁波切,廣開《四家合註》的法筵,保存了講說誦授的傳承。繼而進行《四家合註》的漢譯工程,參與者大都是學完五大論的同學,並且也得到《四家合註》的傳承,對於其中的難點也多方請教諸大善知識,我也有許多機會跟他們討論,不甚了解的,也請他們另尋善巧的上師們釋疑。

此次翻譯最主要是由真如老師引領,譯經院的法師依教奉行,事實上翻譯《四家合註》乃是延續師父及老師想在漢地完整地建立教法之心願的一個任務,我真的很隨喜讚歎!

問五、師父示寂時,譯場的法師們才 20 歲出頭,至今大都 30 歲左右,對於這些青年僧才的學修成長,真如老師扮演怎樣的角色?

答:常師父示寂時,這些學僧才 20 歲左右,真如老師最大的貢獻,也是她花了最大力氣的地方,就是在這 10 多年來時常提策學僧們,作為僧人的主要任務是為了建立教法,所以必須盡己所能地深入學習經論。為了能讓這些年輕的出家人發心純正,幾乎需要天天策勵和提醒,並時常叮嚀「翻譯」是建立教法很重要的一環。為了這個目標,老師 10 幾年不斷地保護學僧們珍貴的發心。 

弘揚教法和翻譯,與年齡無關,不僅 20、30 歲可以,15、16 歲也行。以前西藏有人 18、20 歲就當上了三大寺的住持,像四世班禪、僧海大師,18、20 歲就已是三大寺的總法台了(即寺主,在藏系的大寺院中有不同僧院,僧院之首為住持,眾住持之首即寺主。)不論是否發起菩提心,一群有業緣的人加上具量師長,彼此有著共同的願力,大家聚集在一起學習就能利益眾生。所以不用在意太過年輕、太過年老。談到修行,是無量劫、無限生命的事,假如看修行,僅僅只論一生而不管前後世,這樣的人恐怕就不能稱為佛教徒了。

問六、近年也有很多漢人,在傳承師長指導下進行翻譯出版,鳳山寺有必要這麼辛苦自己去翻譯經典嗎?

答:關於學修、承擔教法事業的人不嫌多,只怕太少。彼此都是為了佛陀的教法,所以不用因為他們做,我們就不做,或是我們做了,他們就不用做,不要這樣比較或競爭。相較汲汲於政治、經濟、科學、世間學問的人,致力於教法事業者實在太少了。如果在這寥寥可數的佛法事業者中還分彼此,說他做了我就不做,我做了他就不用做,這種說法恐怕只是魔的加持,是不該有的念頭。

至於傳承方面,我們是從具有極為清淨傳承的師長獲得《四家合註》圓滿的傳承,前面已經講過,是整個寺院請完了《四家合註》才開始翻譯。是迎請了具有清淨傳承的上師,並承接了完整的傳承,且跟很多學者互相地討論、仔細地校對才出書,不是我們恣意妄為,想到什麼、理解什麼就翻譯什麼,而是先有了初步的理解,再請教上師,來回求證,確認了文義,才援筆譯作。至於最終的成果是好是壞,我想讀者自會評價,不用擔心。

研閱四家合註

問七、有人問,學《廣論》一定要讀《四家合註》嗎?對居士而言是否會太艱難?

答:先學《廣論》再看《四家合註》,會對《廣論》有更清晰的了解。因為此書補充很多註釋,哪句話是哪位祖師說的,及其傳記,所以會更清楚。

《四家合註》在藏地學制不是必讀的經典,是屬於參考一類。至於《廣論》,近期三大寺都有開設 1 個月專學,再經堪布講授,並進行辯論的學制。《四家合註》本身是對於《廣論》一些不好理解的難點,透由解釋和補充的方式讓讀者更了解其內涵。

此次的翻譯我有幸被委任解答疑惑的工作,和法師們作了些互動交流,這本《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中,加入了一些簡略的歷史背景,比如:這段話是哪位上師所傳下來的,這位上師的生平如何如何,因此這本書可說是內容豐富、深入淺出、清晰易懂。我衷心地期盼以後學習《四家合註》的人們,心裡的善根種子能善為啟發。

有一個觀念要注意,不可以說「因為經論講得不夠清楚,所以需要註釋。」千萬不能這樣想!這些經典就我們的學習所需是絕對夠清楚的,然而由於有情根器漸鈍、福德不足、慧力微劣,才詳加註解。因此《廣論》一本書也就夠完整了,《四家合註》也是,《道炬論》也是。《道炬論》雖然夠清楚,宗大師依然造了《廣論》來引申解釋。《廣論》的註釋是《四家合註》,《四家合註》讓《廣論》的文義更清晰,所以再次註釋《四家合註》並沒有問題。而此次翻譯完全是為了有情的利益,絕非為個人的名聞利養。

問八、最後,格西對拿到此書的讀者有什麼叮嚀嗎?用什麼意樂面對翻譯經典?

答:這個問題很重要。拿到這本書要想:「希望我透由閱讀這本書,對《廣論》有更深的理解,並領會其中義理,最終能在自己內心生起證量。」懷著這樣的意樂,會有特別的緣起。因為當初著述的祖師大德們,就是為了令讀者更清晰地了解《廣論》的內涵而作註釋,他們肯定也發這樣的願,而老師及翻譯的法師們,也是懷著這樣的意樂進行翻譯,因此如果能懷著同樣的心情去學習此書,動機意樂相同的緣故,就能造下與祖師大德們相順的業。

反之,如果只想到方便帶課,或僅為增廣見聞,藉以長養名譽而去閱讀的話,只會枉費著作者、翻譯者的努力,嚴重糟蹋了這本書的價值,自己也不會獲益,因為跟正法的目的是相違的。宗大師曾經發下這樣的誓願:「所學一切剎那頃,終不成為名與利、眷屬利養成熟因,唯為無上菩提因。」意思是:希望我所學、所了解的一切,都不要成為名利、眷屬、受用、利養的因緣。一旦如此,依止上師、行持佛法,全都會與正法的目的違背,落入世間八風,自己沒有利益,有情得不到幫助,上師們的心願也無法成辦,所以跟正法的目的相違,就會導致這樣的損失。

相信此書會為大家帶來很好的利益。《廣論》研討班班長肯定多了許多講課的內容,因為裡面對祖師的事蹟、語錄作了不少補充,這種補充公案的作法,在以前藏地的論典中,如《菩提道次第初修法門》等也有這樣的作法,但像這次的《白話校註集》,有如此詳細的註釋實為不易。我觀察《廣論》研討班的同學在讀《廣論》時,對噶當祖師舉的譬喻生不起相對應的感受,因為這些譬喻是配合藏人的生活習慣,而華人沒有這些背景,光看《廣論》提到的這些例子,不易體會,也無法理解其中寓意。此次對這些諺語、譬喻作詳細的解釋,必定有助於讀者生起感受,特別在《廣論》的「中士道」、「上士道」,祖師用了更多的譬喻,相信之後相關的註釋,能讓讀者更能理解其中所表達的正法內涵。

訪問:釋性者
翻譯:釋如悲、釋性照
潤稿:釋性勇

 

 

如月格西

前言

如月格西 16 歲進入印度三大寺中的哲蚌寺洛色林僧院學習,入寺時即由當時的洛色林住持洛桑尼瑪上師剃度,18 歲在法王座下受沙彌戒,得賜法名丹增意念,22 歲再於法王尊前領受比丘戒。後依止現任夏巴曲傑洛桑丹增仁波切(第 103 世赤仁波切)學習五大論,並在格魯大學 6 年大考中連年奪魁,獲得拉朗巴格西,即第一等格西的最高榮譽,並順利進入下密院學習密勝怖等格魯密法,完成考試,是仁波切的得意門生。

1993~1994 年,格西曾在洛色林附設學校教授辯論,文法及佛教史等課程,並曾於 2015 年應邀回寺擔任下密院僧值 1 年。應日常老和尚希求,夏巴曲傑仁波切於 2001 年派格西到鳳山寺教導僧伽學習藏文及五大論課程,至今 16 年,依然駐錫福智僧團擔任教學顧問及月光國際譯經院授義師長。月光國際譯經院《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問世,福智僧團法師特別專訪格西,格西字字鼓勵、慈悲叮嚀,啟發吾等實為良多,今整理成文,供養大眾。

問一、格西您從 2001 年就來到臺灣鳳山寺任教,就您長期觀察,鳳山寺的法師們學習成果如何?

答:我平常跟鳳山寺五大論的學僧互有往來,尤其以第一班五大論班的法師們最多,我認為鳳山寺五大論第一班學習的成果斐然,相當有水準。我在三大寺(指格魯派的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待了 20 餘年,對那裡的學習水準略有了解,這些預科班法師們若是去那裡立宗答辯,即使沒有第一,也肯定是第二、第三名,絶不會落到第四、第五。讓他們去三大寺,他們的學習成果一定能令人刮目相看。

真如老師的教導以及學僧的學習態度,這兩方面都沒有任何問題。不只第一班如此,我看到寺院中比較年長的法師們,無論在學習藏語或五大論上,都表現得非常突出。非常賣力地學,拼命地學,也有不錯的成果。那些法師們一開口辯論,能辯得出精采的內容,文義理解上也相當不錯。

如月格西與僧團大合照

問二、很多人都認為去名寺學經論會比較有成效,鳳山寺之前好像也沒有建立學制的經驗,格西怎看待這些疑慮?

答:有人認爲建立教法、學制,必須要有經驗,也就是學習者、教導者先在其他寺院累積經驗,先看別人怎麼做,再回來建立學制。但是我認為不一定!藏地有些寺院的聞思也不是先到其他僧院累積經驗,而是蓋了寺院,就開始了五大論的學制。其中亦有頗見成效者,達隆沙拉的辯經學院就是個相當成功的例子。

至於領導者,種敦巴尊者是居士,從沒在寺院裡頭學過大經大論。格西嘉裕瓦年輕時擔任侍者,一心一意承事慬哦瓦大師,在寺院根本也沒空學習經論,後來靠著加持生起證悟,獨自到嘉裕這個地方,創建了在當時藏地僧眾最多的嘉裕寺。所以我認為建立學制的過程不是絕對的。

就我觀察,鳳山寺講授五大論的預科班學僧,程度是很高的。五大論的教學方式,因時制宜,各地不盡相同,而鳳山寺學僧的指導老師,有來自三大寺,有來自佛教大叢林的格西,這些格西的授課方式跟在聞思學院中一模一樣,學制上是沒有問題的。學制的風格等本來在藏地各寺院就各式各樣,鳳山寺由於種種時空、背景也會有其特別之處。

問三、至於翻譯,應該不單只學完經典就可以翻,譯者的行持是否也要考量?鳳山寺年輕法師的修為,能勝任擔當譯師嗎?

答:譯者的行持當然需要考量!阿底峽尊者、噶當派祖師、宗大師、日常老和尚都說:「自己先學好,著作、講說才能利益到他人。」是否有很高的證量是其次,至少要努力修行,以猛利信心、強大勝解力,以及種種利益聖教的行為,進行翻譯,這樣一來的話,著作成果一定能利益他人。常師父的嚴謹行持,以及對《廣論》的信心,就是這樣的具體表現。很重要的一點是,常師父所弘揚的《廣論》,不管是老法師,還是小沙彌,都十分熟悉,這點非常好。

法王曾說:「對於菩提心、空正見,我是沒有什麼證量的,但我確實對於這些內涵具有強猛的信心及勝解。」由此可知努力修行、具信心、勝解的人,為了利他而翻譯和傳授,假如依循著常師父的教導,其發揮出來的力量肯定不小,一定能饒益他人。

常師父經常在各種場合,各種法會上,說到要「建立教法」,尤其要在漢地建立「宗大師教法」,所言所行都是為了這個目的。師父不遺餘力,弟子們也竭盡全力,不僅開啟了教法大門,更指示出一條行持之路。現在真如老師亦秉持著這樣的方向,致力於漢地完整保存宗大師教法的傳承,比如承接《廣論》等宗大師文集,以及《四家合註》的傳承。

藏文經典的翻譯需要學習和行持

問四、格西提到傳承,從事翻譯也需要先得傳承嗎?

答:傳承非常重要,真如老師也非常注重,因此為駐錫加拿大的僧團延請了擁有《廣論》傳承及經驗的藏地仁波切,廣開《四家合註》的法筵,保存了講說誦授的傳承。繼而進行《四家合註》的漢譯工程,參與者大都是學完五大論的同學,並且也得到《四家合註》的傳承,對於其中的難點也多方請教諸大善知識,我也有許多機會跟他們討論,不甚了解的,也請他們另尋善巧的上師們釋疑。

此次翻譯最主要是由真如老師引領,譯經院的法師依教奉行,事實上翻譯《四家合註》乃是延續師父及老師想在漢地完整地建立教法之心願的一個任務,我真的很隨喜讚歎!

問五、師父示寂時,譯場的法師們才 20 歲出頭,至今大都 30 歲左右,對於這些青年僧才的學修成長,真如老師扮演怎樣的角色?

答:常師父示寂時,這些學僧才 20 歲左右,真如老師最大的貢獻,也是她花了最大力氣的地方,就是在這 10 多年來時常提策學僧們,作為僧人的主要任務是為了建立教法,所以必須盡己所能地深入學習經論。為了能讓這些年輕的出家人發心純正,幾乎需要天天策勵和提醒,並時常叮嚀「翻譯」是建立教法很重要的一環。為了這個目標,老師 10 幾年不斷地保護學僧們珍貴的發心。 

弘揚教法和翻譯,與年齡無關,不僅 20、30 歲可以,15、16 歲也行。以前西藏有人 18、20 歲就當上了三大寺的住持,像四世班禪、僧海大師,18、20 歲就已是三大寺的總法台了(即寺主,在藏系的大寺院中有不同僧院,僧院之首為住持,眾住持之首即寺主。)不論是否發起菩提心,一群有業緣的人加上具量師長,彼此有著共同的願力,大家聚集在一起學習就能利益眾生。所以不用在意太過年輕、太過年老。談到修行,是無量劫、無限生命的事,假如看修行,僅僅只論一生而不管前後世,這樣的人恐怕就不能稱為佛教徒了。

問六、近年也有很多漢人,在傳承師長指導下進行翻譯出版,鳳山寺有必要這麼辛苦自己去翻譯經典嗎?

答:關於學修、承擔教法事業的人不嫌多,只怕太少。彼此都是為了佛陀的教法,所以不用因為他們做,我們就不做,或是我們做了,他們就不用做,不要這樣比較或競爭。相較汲汲於政治、經濟、科學、世間學問的人,致力於教法事業者實在太少了。如果在這寥寥可數的佛法事業者中還分彼此,說他做了我就不做,我做了他就不用做,這種說法恐怕只是魔的加持,是不該有的念頭。

至於傳承方面,我們是從具有極為清淨傳承的師長獲得《四家合註》圓滿的傳承,前面已經講過,是整個寺院請完了《四家合註》才開始翻譯。是迎請了具有清淨傳承的上師,並承接了完整的傳承,且跟很多學者互相地討論、仔細地校對才出書,不是我們恣意妄為,想到什麼、理解什麼就翻譯什麼,而是先有了初步的理解,再請教上師,來回求證,確認了文義,才援筆譯作。至於最終的成果是好是壞,我想讀者自會評價,不用擔心。

研閱四家合註

問七、有人問,學《廣論》一定要讀《四家合註》嗎?對居士而言是否會太艱難?

答:先學《廣論》再看《四家合註》,會對《廣論》有更清晰的了解。因為此書補充很多註釋,哪句話是哪位祖師說的,及其傳記,所以會更清楚。

《四家合註》在藏地學制不是必讀的經典,是屬於參考一類。至於《廣論》,近期三大寺都有開設 1 個月專學,再經堪布講授,並進行辯論的學制。《四家合註》本身是對於《廣論》一些不好理解的難點,透由解釋和補充的方式讓讀者更了解其內涵。

此次的翻譯我有幸被委任解答疑惑的工作,和法師們作了些互動交流,這本《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中,加入了一些簡略的歷史背景,比如:這段話是哪位上師所傳下來的,這位上師的生平如何如何,因此這本書可說是內容豐富、深入淺出、清晰易懂。我衷心地期盼以後學習《四家合註》的人們,心裡的善根種子能善為啟發。

有一個觀念要注意,不可以說「因為經論講得不夠清楚,所以需要註釋。」千萬不能這樣想!這些經典就我們的學習所需是絕對夠清楚的,然而由於有情根器漸鈍、福德不足、慧力微劣,才詳加註解。因此《廣論》一本書也就夠完整了,《四家合註》也是,《道炬論》也是。《道炬論》雖然夠清楚,宗大師依然造了《廣論》來引申解釋。《廣論》的註釋是《四家合註》,《四家合註》讓《廣論》的文義更清晰,所以再次註釋《四家合註》並沒有問題。而此次翻譯完全是為了有情的利益,絕非為個人的名聞利養。

問八、最後,格西對拿到此書的讀者有什麼叮嚀嗎?用什麼意樂面對翻譯經典?

答:這個問題很重要。拿到這本書要想:「希望我透由閱讀這本書,對《廣論》有更深的理解,並領會其中義理,最終能在自己內心生起證量。」懷著這樣的意樂,會有特別的緣起。因為當初著述的祖師大德們,就是為了令讀者更清晰地了解《廣論》的內涵而作註釋,他們肯定也發這樣的願,而老師及翻譯的法師們,也是懷著這樣的意樂進行翻譯,因此如果能懷著同樣的心情去學習此書,動機意樂相同的緣故,就能造下與祖師大德們相順的業。

反之,如果只想到方便帶課,或僅為增廣見聞,藉以長養名譽而去閱讀的話,只會枉費著作者、翻譯者的努力,嚴重糟蹋了這本書的價值,自己也不會獲益,因為跟正法的目的是相違的。宗大師曾經發下這樣的誓願:「所學一切剎那頃,終不成為名與利、眷屬利養成熟因,唯為無上菩提因。」意思是:希望我所學、所了解的一切,都不要成為名利、眷屬、受用、利養的因緣。一旦如此,依止上師、行持佛法,全都會與正法的目的違背,落入世間八風,自己沒有利益,有情得不到幫助,上師們的心願也無法成辦,所以跟正法的目的相違,就會導致這樣的損失。

相信此書會為大家帶來很好的利益。《廣論》研討班班長肯定多了許多講課的內容,因為裡面對祖師的事蹟、語錄作了不少補充,這種補充公案的作法,在以前藏地的論典中,如《菩提道次第初修法門》等也有這樣的作法,但像這次的《白話校註集》,有如此詳細的註釋實為不易。我觀察《廣論》研討班的同學在讀《廣論》時,對噶當祖師舉的譬喻生不起相對應的感受,因為這些譬喻是配合藏人的生活習慣,而華人沒有這些背景,光看《廣論》提到的這些例子,不易體會,也無法理解其中寓意。此次對這些諺語、譬喻作詳細的解釋,必定有助於讀者生起感受,特別在《廣論》的「中士道」、「上士道」,祖師用了更多的譬喻,相信之後相關的註釋,能讓讀者更能理解其中所表達的正法內涵。


訪問:釋性者
翻譯:釋如悲、釋性照
潤稿:釋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