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西元 2018 年元月六日,新年伊始,斯里蘭卡副僧王(Ven Niyangoda Vigithasiri Anunayaka Thero)帶領五位長老、法師及居士等一行,共廿六位貴賓蒞臨湖山訪問。殊勝因緣,連冬季少雨的臺灣,都為之普降甘霖,祥瑞萬般,可謂人天同慶。迎請法會於 10 點開始,最前引導的長幡之後,便是斯里蘭卡傳統法會常用的鼓陣,一組五人,擊鼓吹號,開道前進。鼓號藉其剛勁有力的節奏,響徹全場,濃烈的異國特色中,亦明顯地感到人們心中對佛陀一樣的欣喜和敬意。如淨如尚陪同副僧王並其他貴賓,於湖山僧眾夾道恭迎下,莊嚴步入大殿。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如淨和尚首先代表福智團體致歡迎詞,讚揚斯里蘭卡以佛教立國兩千多年,歷久不衰而且與時俱進,值得我們借鑑。斯里蘭卡副僧王也代表駐錫該國康堤的僧王致意,除了表達謝忱,對福智弘展世界各國,表示肯定。他說,無論南傳北傳,正道三階「戒定慧」是不隨時代而轉移的,佛法要義,亦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並祈願大眾福慧圓滿。湖山僧團隨後以背經和辯論供養佳賓,如淨和尚並以佛塔、經函、寶瓶饋贈對方,居士們則逐一恭敬上前供養遠來的尊貴行者,禮敬無量,歡喜無量。

如淨和尚並以佛塔、經函、寶瓶饋贈嘉賓如淨和尚並以佛塔、經函、寶瓶饋贈嘉賓如淨和尚並以佛塔、經函、寶瓶饋贈嘉賓居士們持供養金上前供養居士們持供養金上前供養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下午四點,副僧王應如淨和尚祈請登大殿開示,首先依斯里蘭卡傳規,帶大眾作聞法前行,包含課誦及鼓隊表演。副僧王開示,佛滅度後 236 年,時當印度阿育王時代,王子摩哂陀親率四位法師、一位公主、一名居士,渡海到斯里蘭卡,這是佛教引入該國最早的記載。阿育王女兒帶來佛陀居所的菩提樹枝,至今繁衍不絕。之後斯里蘭卡也獲得最尊貴的聖物——佛牙舍利。副僧王強調,佛弟子應珍惜暇滿,依教奉行,不管自利利他,都要努力造善。他並以巴利文引述數則偈頌,令人為佛教的源遠流長、殊途同歸而感動不已。

斯里蘭卡副僧王開示斯里蘭卡副僧王開示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晚課後,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誦經法會,為臺灣及斯里蘭卡祈福。因為現在是斯國雨季,卻不見甘霖,難怪副僧王為今天適時降雨而特別歡喜。希望藉徹夜修法的功德,迴向臺灣人民、福智學員吉祥如意,斯里蘭卡旱象早日解除。

大殿上,只見斯國居士迅速組建莊嚴的八角壇城,竟是以自備的細木做支架,貼以手工雕畫的純白厚紙而成。白壇城高約兩米,前後有門,莊嚴雅緻,彷如漢白玉般晶瑩剔透。瞬間而成,令在場的僧俗都驚喜讚歎。第一支香由副僧王親領長老及該國法師,誦持巴利文本經典。儀軌前後及每個段落之間,皆由鼓陣鳴號擊鼓,鏗然其外、儼然其內,堪稱漢地僅見。

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祈福法會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祈福法會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祈福法會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祈福法會貴賓們特別舉行徹夜祈福法會

如是,由不同長老輪流登座,徹夜修法,直到翌日六時有半。儀軌中最稀有的是,將安置佛陀舍利的寶瓶,恭請於壇城之上,並圍繞寶瓶挽出一條綿線,延伸至外,繞經所有在場僧俗二眾手上,一方是「天上天下,無有如佛」的偉大導師,一方是「親炙座下,如對聖顏」的謙謙佛子,時空不再,如果當下可以定格,無人不願化剎那為永恆。

感謝上師三寶功德,末世弟子的我們方得以珍貴無匹因緣,滿懷千載一時的喜悅和至尊佛陀心手相連。當然,特別感謝副僧王所代表的斯里蘭卡教界,為我等如是發心,唯有「將此身心奉塵剎」,乃堪報答菩提路上的善知識們,以及所有亦師亦友的不退菩薩!

觀看相簿精彩照片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
  • 斯里蘭卡副僧王率團訪福智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