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據說僧團有很多座落在各國的「豪宅」供老師使用?

回答:

傳聞中的房舍都是為了僧俗修學以及弘揚佛法的目的而購買或租賃,沒有一棟是真如老師單獨持有的。是不是豪宅,可以留待公評,但卻是一頁很真實的隨師求法的歷史行跡。

早年因為真如老師無法來臺灣,師父帶著法師到昆明,讓法師們隨真如老師學習,由於人數不斷增長,從一開始的小公寓,到一整棟房子,甚至租用了一所培訓中心。當時在內地學習佛法仍有許多不便,時常遭到鄰居側目,故尋找適合法師們長期安居學習的落腳處,幾經商量決定選擇較為獨立隱蔽的別墅小區,兼顧隱私和安全。於 2004 至 2005 年期間購入,最初是師父派盧克宙總幹事前往內地負責購屋。師父圓寂後,常住法師決定犧牲自己學法的機會,讓屆齡即將服役的預科班沙彌優先前往隨師學習。這就是傳誦於僧眾間的「當兵前行」發生的地點。老師以深刻的教授策勵,使得所有入伍的沙彌在服役後全數歸隊,沒有枉費師父栽培僧才的悲願苦心。

所購買的房產分別座落在比鄰而居的「馬可波羅」與「黃金海岸」兩個小區,分別以約 270 萬和 170 萬人民幣的單價購入。每戶原來容納 4~6 個人的房子,擁擠地住著從師學習的沙彌預科班法師,以及輪流前來的僧團執事、常住法師以及往返的居士幹部們,舉凡住宿、學習、聽講、辯經、早晚課、共修、誦戒、結夏、用齋、辦公、研討、開會、課後活動等所有作息,都在這些房子中進行。除了上下鋪,連閣樓平台都住著人,如同寺院的大通舖一般,每個人的使用空間,因為不便在戶外活動,比在寺院當中還要擁擠拮据,但是法師們都甘之如飴,珍惜學法機會。在這樣特殊的環境條件下,真如老師默默帶領著僧團開始學習五部大論,當時那批預科班的沙彌在 2014 年已經完成第一輪五部大論學制的學習,分別投入譯經和教學的工作,擎舉教法的火炬。這些房舍寫下了一章重要的歷史,對於弘揚佛法、建立學制有極大的貢獻,考慮將來可以成立紀念館提供參觀。

除了這些為了特殊因緣購置的昆明宅邸,2007 年真如老師到達美洲後,法師們輾轉落腳溫哥華,為了爭取追隨老師學習的機會,在這個氣候溫和卻地價高昂的城市經歷了非常克難艱苦的時期,僧眾分散居住在或租或買的各個民宅,還因為居住人口過多,得排班才能輪流出現在庭院裡散步,以免引發鄰居的不安。最舒適的貴賓房是關上門的衣櫥間,保留成為病號的特權。其中一棟房舍現在已經成為溫哥華的弘法中心。

這個旅程持續來到了遠在加拿大東部的愛德華王子島省,剛開始也是租住民房和整修的餐廳、家庭旅館,一直到 2009 年才陸續開展了佛學院僧寮的建設,以及後來逐年規劃的傳燈寺。2011 年在當地以加拿大幣 70 萬元購置了一棟獨立的民房「橡木屋」,權充多功能中心,既是居所也是辦公廳,老師常在這裡接見各國訪客以及召開大大小小的會議,因此有中小型的會議室,以及課堂和譯經場。

同時於 2012 年秋天到 2017 年間,在新加坡也曾租用了一戶大型房舍,作為格西師長們和老師、僧眾來往亞洲地區傳法的住宿地。也同樣兼具早晚课、上課聽經、譯經、以及上座法師、學長主任等各種會議的功能,一個可容納 20 人的住宅,常常有 30、40 人使用,接傳承的時候甚至出現 60 人的高峰。房子當中約有 60 個書櫃,上萬本藏書,其中包含不同版本的大藏經等,供法師們譯經所需。

師徒肩負著傳持佛法的使命,在無數的困境中,這些足跡歷數著僧眾追隨善知識求法的意志與努力,也記載著真如老師過去十數年來為教法竭盡心力篳路藍縷的身影。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Rachel Qin

    曾经看过影片《恩师带我行》, 亲眼看到老师和法师学习和生活的艰苦环境, 泪如雨下, 为了众生的苦乐, 他们拼了命的学习和弘法, 这些被一些渠道渲染成的“豪宅”,才是帮助众生跳脱出轮回火宅的豪宅啊。 希望我自己与大家珍惜睱满之身,更珍惜有慈悲师长的教授, 将自己更多的精力和生命用在解脱和帮助众生解脱的奋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