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智真如老師蒞台——翻寫歷史的第一頁

日常老和尚多年殷切盼望真如上師到台灣日常老和尚多年殷切盼望真如上師到台灣

「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的確,這是在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之前,所有在台灣的福智僧俗二眾,從師父示寂以來,對老師遲遲不能來台的共同內心的寫照。但僅僅一日之隔,在二○一五年三月一日,完全改寫了過去十多年的歷史。師父數次跟老師說:「你能早一秒到台灣,就不要晚一秒到台灣!我就等著你來!我就望著你來!」師父多年殷切盼望的那一天,終於到來。

在「落霞與孤鶩齊飛」的初春傍晚,一架越洋班機,輕盈地滑向桃園機場的停機坪。十五年了,老師終於順利地踏上台灣這片土地!雖然一路上風塵僕僕,但一下飛機,老師旋即奔往師父住錫最久的祖庭——心馳神往已久的新竹鳳山寺。抵達鳳山寺時,已夜色四合,為了善妙的緣起,安排於翌日早晨正式迎請老師進鳳山寺,所以老師只能強忍心中的急切,於夜色中稍稍瞥見鳳山寺的殿宇一角。上座、執事、資深法師、學長等主要僧俗弟子們懷著萬分雀躍的心情,列隊於鳳山寺師長樓外恭迎法駕。老師進師長樓後,上座、學長依次代表僧俗弟子獻上供養,祈請說法。

老師百感交集地說:「這次終於破冰成功,非常順利!所以一年之中一定要再多來幾次。我心裡有一些感慨,如果現在師父的色身還在鳳山寺,那該多好!後來轉念想想,我現在想念他的時候他也在,所以也不用憂傷。」「今天剛登上飛機時,心裡非常寧靜。當飛機快降落,往下看到台灣的萬家燈火時,我心裡非常激動,不知道跟這塊土地有什麼樣的因緣。費盡十五年,這次終於來到台灣了。所有的心情,都凝聚成一句話:『師父,我來了!師父,我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