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日常老和尚圓寂,有留下舍利子嗎,現在供奉在哪裡?

回答:

日常老和尚圓寂後,福智僧團在師長指導下,如法舉行荼毘法會。老和尚的靈骨與舍利子目前安奉在臺灣雲林湖山分院的尊勝塔中。

憶念深恩具德師 最勝福田尊勝塔

日常師父圓滿一生的利生事業,於 2004 年 10 月 15 日在大陸廈門圓寂。真如老師的師長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聞訊後立刻指示法師們日夜不間斷地輪班誦經祈禱、修本尊法,之後隨即趕往廈門,帶領在場的僧俗弟子修法,如法地舉辦所有相關的法會,並於 10 月 20 日早晨舉行荼毗法會。

荼毗法會之後,當天仁波切立即舉辦了一次沐浴遺骨的儀軌,次日又再舉行一次。之後將師父遺骨以黃色錦布包裏,由如證法師親自捧回台灣。為了撫平所有弟子們失怙之慟,真如老師指示,在師父遺骨抵達臺灣之後,立即在鳳山寺舉辦大法會,如同祈願法會中的儀軌,以最高的規格、如法的方式,僧俗夾道隆重迎請常師父的遺骨回寺。

從仁波切抵達廈門之後,一直到荼毗法會、沐浴舍利,真如老師和所有法師強忍悲痛之心,在仁波切的悉心指導下,全力以赴如法成辦。在場的如起法師和盧克宙等僧俗弟子,雖然在師父遺骨中見到了眾多舍利子,並未特別覺得需要藉此宣揚師父功德,因為那時最重要的事情,應是如何將師父的遺骨送回台灣,安慰廣大的僧俗弟子頓失依怙之慟。

當時舉辦沐浴舍利的法會,所用的紅花水,也都全部帶回台灣,製作了數萬尊不動佛的石膏佛像,讓廣大學員個別迎請回去供養。

2006 年夏天,真如老師祈請仁波切幫忙,延請拉薩地區最著名的師傅,建造了現今大殿中的「尊勝塔」,供奉常師父的舍利子,當時也有許多弟子參與修塔報答師恩。

參與整個監造過程的緣護法師表示,當時在住持如證和尚指示下,他和性勇法師一起整理舍利塔裝臟拍照紀錄的工作。虔誠沐浴後戴上口罩,在大悲精舍東寮房三樓常師父房間,和尚將師父的黑檀木舍利函開鎖,迎請出黃色錦布包,小心翼翼地將其中眾多的舍利子從骨灰中一顆顆挑出,用軟毛筆除去覆蓋在表面的細灰。眾多舍利子多數大小如米粒,色澤通透如玉髓,有光滑的白色和米黃色,還有金色、紅色及孔雀綠。靈骨成片、塊或條狀,純白如硨磲。在骨灰中還另有三、四團很堅硬,呈紅褐色狀、似蜂巢的,最大的如小孩子的拳頭一般,另有一片是特別的葉型。

隨後依照如證和尚指示,將舍利子及靈骨置入一個由同學所供養的純黃金鑄造的舍利函,再由密院格西請入尊勝塔的寶瓶塔身中,並放著許多仁波切賜予的珍寶,代表對師父畢生功德的禮敬。過程中性勇法師負責將所挑選出的舍利子仔細拍照,照片一份由如證法師保管,一份呈給真如老師。緣護法師表示,造塔及開光過程,與很多同時承事的法師親眼目睹許多不可思議的瑞兆,永生難忘。能夠見聞念觸此塔,願與佛教有緣,共成菩提。

在師父示寂後,多少弟子懷念師父的時候,都懷著恭敬虔誠的心,到舍利塔前祈求、旋繞、禮拜。而今尊勝塔儼然已是福智僧團中最重要的鎮寺之寶,也是所有常師父的弟子們最殊勝的福田。常師父將畢生的心血奉獻給了佛教,饒益了諸多弟子,我們一同祈願:「菩薩願如意,成辦眾生利,有情願悉得,怙主慈護念。」

 

參考資料:

有關於舍利塔最早的歷史紀載,可追溯至佛陀成道後不久。有兩位兄弟是緬甸的商人,剛好在印度經商,他們聽說有位悉達多太子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後,很歡喜地到佛陀座前聽法,臨行前他們向佛陀希求舍利子,以便回國後供奉。佛陀慈悲,從頂上取了八根頭髮賜給二位商主。二位商主乘船途經斯里蘭卡靠岸休息再回緬甸,斯里蘭卡當地人民得知兄弟二人得到印度聖人的髮舍利,便向他們希求留一部份造塔供奉,於是建造了 Girihadu Saaya 舍利塔,也是全世界第一座舍利塔,據記載該佛塔完工日期是在佛陀成道後 75 天內完成。兄弟二人回到緬甸,將佛陀髮舍利獻給國王,國王下令建造了佛塔,即今「仰光大金塔」的前身。

佛陀涅槃之後,佛陀的舍利子也透過一代代的佛弟子們造塔供養,最有名的是阿育王造八萬四千塔,遍及全世界許多地方。佛陀的舍利子有許多種,最有名的如:「佛牙舍利」、「佛指舍利」、「佛頂骨舍利」、「佛鎖骨舍利」等。而舍利塔也有許多種,隨著佛法弘揚到全世界不同國家,型式各有不同。

此後的祖師大德們,在圓寂之後許多也留有舍利,甚至是全身舍利(肉身不壞),最有名的如漢地的六祖慧能大師、藏地的宗喀巴大師、溫薩巴大師。

由於高僧大德們的修證高深,且對於弟子們的恩德深厚,所以在圓寂之後,弟子們憶念師長的功德與深恩,將自己師長的遺骨造塔供奉。若是一寺之主,則會供奉在寺院的大殿之中,如:一至五世的嘉木樣大師的靈塔,供奉在拉卜楞寺的大經堂中。

在八種佛塔當中,每種都代表著佛陀的一個利生事業,而常師父的舍利塔是以其中「尊勝塔」的型式建造,故以此尊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