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蛋中爆發出的滿分

每到農曆年的年底,都是鳳山寺小沙彌們最緊張的時刻,因為小沙彌們要準備整年度最重大的背書考試。大家都使出渾身解數,把所有背過的經典,能串背的全部串背,看誰能在背書大考上完整地背出最多的經典。

小沙彌年終大考的規則是:在大考前每個人先報考這次所要背誦的書目。而每一本書,事先都會以千字左右作為單位來分「格子」。以「格子」作為一個最小的考核單位,小沙彌必須將格子中的內容一字不漏的背完,而這個「格子」有多少百字,就必須在多少分鐘之內背完,每延遲五秒鐘,就扣一分。漏背、背錯一個字也要扣一分。低於九十五分,就不及格,小沙彌們稱之為「爆格」,該格的字數無法計入總成績中。將成功考過的格子的字數累積起來,就成為總成績。不過,這裡還有個但書,大考只有三天期限,無論你準備了多少,都得在這三天內統統背完。

在如此緊張激烈的考場上,年年都出了驚動寺院的成績。像如法小沙彌在2004年個人背書大考生涯的最後一次考試時,就以十四萬字取得該年的頭榜。不過,這點成績並沒什麼好稀奇的,後生不是一般的可畏,現在的背書第一把手性照師,是能將整本《廣論》、《辨了不了義》全文串背的背書大師,我們的能耐,大概只搆得上人家的膝蓋而已。

不過話說回來,千里之遙,起於咫尺。這麼驚人的大考成績,有時也是從零分開始的。

事情得回溯到二十年前的九○年代,預科班首度舉行年終背書大考,當時的考則非同今日。考試範圍是指定好的整部《孟子》,考試方式是教務處事先將《孟子》分好格子,考生上場抽格,該格的考試成績,就是整個大考的總成績。面對這個未改良版的考法,想拿滿分,要嘛就得有真功夫,把整本書背得熟透透,要不然就得碰運氣,抽到個自己熟悉的格子。

為了這場大考,當年的如法小沙彌可謂全力拼搏。由於我年紀還小,有著不用做早課的豁免權。於是我就天天起早貪黑,淩晨三四點起來,趁大家做早課時多擠出點背書時間,努力將整部《孟子》背熟。

到了大考那天,看到前頭的考生個個都在抽籤時合十擦掌,口中喃喃唸著咒語聖號,抽完後有的興奮地跳躍,有的悽慘地大叫,不久這一刻就輪到了我。上師、佛菩薩、護法、空行在那一刻給了我無上的加持,讓我抽到最不熟的一格。

經過十多分鐘的掙扎,我終究「爆格」了。當年我的大考成績精彩地以零分落幕。

考試結束了,考官走了,考生散了,一切都成為定局了。鳳山寺已經從緊張的大考時刻過渡到喜慶的過年期節了,小沙彌們各自準備行李,等著之後回家懇親。但是教室裡卻獨獨留下一個走不出的身影,那就是趴在桌上哭泣著的小小的我。

「在學校都是拿前三名,從來就沒有考過零分,怎麼回家跟爸媽交代?」

「為什麼從來沒有這麼拼命地準備過考試,卻考了從未考過的爛成績?」

「為什麼……?」一團疑雲蒙住了我的心。

如果你拼盡全力準備,那麼就算考零分,你的考試也是成功的。

這一幕,被巡寮的淨遠法師看到了。當時我只感覺到有個人走到我旁邊,輕輕地拍著我的後背說:「怎麼了?」我什麼都說不出來,然後就模模糊糊地被領到他的房間。最終我說出我哭泣的理由,法師便說了一段讓我至今難忘的佳言。

「如果你拼盡全力去準備這場考試,那麼就算你考零分,你的考試也是成功的。如果你漫不經心地應付考試,那麼就算你拿了滿分,你的考試也是失敗的。」說完,法師就把這段話寫在我的《四書》的最後一頁,從此這段話就成了我在應對許多考試時,喃喃唸誦的咒語,造就了若干年後成功背完十四萬字大考的那個沙彌。

這群小沙彌很幸運,身處在一個不是以成績衡量學生成敗的環境,法師們教會了我們用什麼價值觀評判是非,學習面對自己所遭遇到的不如意的處境。讓人不害怕自己差,只害怕自己不努力。許多人成功之前,或許都只是世人所謂的失敗者,如果不是法師指點,我又怎能抓住因地的成功,而走到結果的成功呢?

~釋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