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

我從小就進了寺院,記得有一次過年,如月格西為我們這些小沙彌說了一個難忘的故事:

佛陀有一位胞弟,叫做難陀,出生時,就有轉輪聖王之相,佛陀出家後,繼承王位的人當然就是弟弟難陀了。難陀娶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妻子,天天過著他覺得快樂無比的生活。

有一回,聽說佛陀入城乞食,難陀就想去探望久違的哥哥。沒想到這一去,卻被佛陀給留住了。佛陀叫他出家,他心裡萬般不願意,口中卻怎麼都說不出「不」字。當理髮師給他剃頭時,他急得恐嚇理髮師不讓落髮。等到佛陀來看他時,難陀還是不想出家,但是一見到佛陀,就是說不出「不」,結果心愛的頭髮就這麼被剃光了。出家後的難陀,還是一直想偷跑回家,偏偏佛陀時常把他帶在身邊,讓他既說不了「不」,又不能落跑。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耽著現世又回不了家的難陀,最後仍成就了阿羅漢聖位。

格西拉說,這就是佛陀因地中,從不違逆師長言教所感得的功德,以致於弟子沒法對他說「不」!還是小沙彌的我,如癡如醉地聽著這個故事,從不曾想過,十多年後我會親眼看到這個佛世的公案在現代重演。

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

在小沙彌班裡,有一位學弟,修學的路上特別「坎坷」。到了要當兵的時候,大家都擔心他,到底能不能過得了這一關?所有沙彌在當兵前,師父都會親自約談,臨行教誨。可那時適值常師父示寂,而能到內地向真如老師學法的人,又很有限,他一直等到當兵前夕,才有機會到內地晉見老師。當時許多同學都在老師跟前學習了好一陣子,也做了比較多的當兵前行,而他卻沒剩多少時間就要入伍了。

當他匆匆回鄉之前,老師特別約見他,他請問老師:

「我當完兵後一定要回來嗎?」

老師說:「你一定要回來。」

「那我如果不回來呢?」

老師說:「那我會非常非常傷心。」

說到這,我的這位好學弟二話不說,馬上就答應了老師:

「好!那我一定回來。」

您瞧,一個「不」字都沒有。

一年多的兵役期裡,他被分配到以嚴酷著稱的海軍陸戰隊,為了實踐他對老師的承諾,不管天氣多熱、身體多渴,他都不去營站買飲料。每次放假,一定準時回寺。雖然辛苦,終於挨到退伍,也如實兌現了他對老師的諾言,俯仰無愧的重新登上鳳山寺的山門。

但修行路上,可是有「九九八十一難」的,一關才過,一關又來。他退伍後,僧團已開啟五大論學制,由於他年紀較小,晚大家一年退伍,所以進入五大論學習的那年,既要上當季的課程,又要補前一年的進度。在雙重的壓力下,再次讓他陷入人生的另一場苦戰。

有一年學習結束,老師為大家做總結時,他的神情寫滿了抑鬱和落寞,老師看到後,立刻問他說:

「你怎麼了?」

他啟白說:「我想要離開!」

此話一出,所有同學都傻住了,天哪,你也太「直接」了吧。沒想到老師的回答更「霹靂」:

「你現在就馬上答應我,這輩子好好穿著袈裟,做個僧人認真修行,不准逃跑!」

在這麼糟的心情下,聽到師長這麼嚴峻的教誨,大概所有在場的人都暗暗替他捏一把冷汗,沒想到他竟臉帶笑容很爽快地說:

「好!我答應您!」

您瞧,連個「不」字都沒說。

就憑這麼一句諾言,他又撐了好幾年。但是下一關又來了。

2012 年,老師為公事太操勞了,示現重病,在養病的過程中,體力不能負荷對大眾的開示教導,無法親近老師學習又不能跨越難關的他,最後選擇了向僧團告假回家。老師在病中聽到了這個消息,馬上要我從加拿大打電話到台灣找他。電話打過去時,他正在休息,他的母親幫忙去叫他起床。當時他迷迷糊糊,我跟他說老師要他馬上來加拿大,他開始「選擇性失憶」,老師在旁看我搞不定,立即將電話接過來說:

「我都病成這樣了,你還不過來探望一下嗎?」

電話那端,立刻傳來呵呵呵的歉意之笑,老師一句話,就又把他召回來了。

抵達加拿大後,老師問他說:

「如果我要你留下來,繼續修學,你是什麼感覺?」

「就像把我的頭壓進水裡。」他說。

老師說:「那你知道,你要是還俗不做出家人的話,對我來講是什麼感覺嗎?」

「不知道。」他回答。

老師說:「就像把我從懸崖上推下去一樣。」

頭被按進水裡,當然苦不堪言,但從懸崖上被推下去,那是粉身碎骨啊!世上,竟有師長願意為你粉身碎骨在所不惜,這下子讓作為弟子的他,更沒有說「不」的理由了。

從此以後,這位同學「大難」沒有,「小難」不斷。而忝為學長的我呢,每過一年半載,就得準備收到這樣的信:

「老大,我想了很久,還是讓我回去好了......」

可每次他都一定過不了老師這一關。

有一回,他鐵了心,天天寫信催我幫他訂機票回家,我也決心奉陪到底,和他相約水邊林下,看要依教理論辯、還是依體力過招。我從依師的道理講到密乘的殊勝,渾身解數,功力全發,奈何他還是淡淡地送我一句:「不一定啊!不過我回去可能還是比較好!」我徹底被打敗,最後只能搬出「王牌」:

「這可是你跟老師之間的誓言,你跟我講也沒用。」

恰巧這時,老師如天而降,從我們視線遠處冉冉而來,我跟他說:

「去吧,你自己向老師說去吧!」

我們一同走到老師跟前,老師輕輕問了他一句:

「怎麼,又生退心了?」

「嗯......啊......也沒有啦......其實......」我看大勢底定,就退到旁邊讓他「孤軍奮戰」。

老師離開後,我問他:

「怎麼樣,跟老師說你想塗改誓言的事了嗎?」

「沒有啦,一句也沒提。」他說。

「那你折騰什麼啊?」

「不知道,一見到老師,什麼想法就都沒了。」

於是年年難過年年過,他就這樣一天天學習下來,一天天進步,一天天穩定,現在大家都知道,就算他覺得已經世界末日,只要老師一出現,就再大的困難都不是困難了。

這就是我親見看到的「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陪著這位學弟走過來,我清楚得很,十年篳縷路,但依此諾言!在這五濁惡世末法的時代裡,要能抵擋俗塵的誘惑,一生捨欲出家求道,非大丈夫孰能為之?就在這種時代裡,竟然還能見到堪擬佛陀時代的盛況,師徒之間,用著一句「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讓一個人從五濁泥潭之中,出離而成不染世垢的妙蓮。

有時,我也在想,老師向師父學習的那個年代,師父把這麼重的棒子交給老師,如此驚世駭俗之舉,師父與老師之間,不知也有過多少「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這樣的諾言,從佛陀與難陀,到師父與老師,一直到如今老師與這些弟子們,代代師徒之間的那句「永遠都沒法說不的諾言」,是一種什麼力量呢?我相信,這就是教法命脈傳承不斷的無敵清淨誓言之力!

~釋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