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

小時候,總認為自己是個很平凡的人,長在平凡的家庭,過著平凡的生活,甚至對未來的盼望也很「一般」,只要當個有飯吃、有錢賺的上班族,幾乎就是我夢想的全部。

但年紀越大,我越不快樂,顯然安於平凡,並未稍減我年少輕狂所帶來的挫折和失落,一直到有一次在法會中看到師父,師父當時已經示現病相,但表情仍然神采奕奕,眼睛炯炯有神很歡喜的樣子,而且那神情並不空洞,是一種很充實很滿足的感覺。那時的我很震撼,師父病得如此重,但還如此得快樂,是什麼原因,是出家嗎?若是如此,弟子也要追隨您出家!於是我萌生了想出家的念頭。

出家,這條完全不一般般的路,其實一開始,我走得跌跌撞撞,吃了不少苦頭。看到許多同學漸漸的對皈依有些覺受、聽廣論聽得很相應、背書背得很有心得等,自己看了心裡也很慌,很希望能夠生起同樣的覺受心得,但就是生不起來,很失望。於是認為自己只能夠當個平凡的僧人,不可能像師父一樣,僧團只適合聖者,不適合凡夫。

時間很快到了服兵役的年紀。這事很重大,因為,男女一起當兵的軍中生活對修行人是一大考驗,既要和年齡相仿,而生命觀念卻截然不同的世俗人一起生活,又沒有僧團環境的保護。老師很擔心,兵役對沙彌們所造成修行上和學習上可能的斷層和影響,所以,一再慇慇咐囑:

「不管遭遇任何困難,我一定支持你......答應我吧!當完兵後一定要回來。」

雖然想不透老師為何如此憂心忡忡,但當時,早已淚流滿面,不能自已。在無情的生死大海中,有誰能夠恆常惦記你,最了解你,一心只想給你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唯有生生世世,永遠陪伴自己的師父與老師吧。我最後用哭啞的嗓門,答應服完兵後一定再回來,當生命戰場上,置死生於度外的無畏戰士。

一年後回到僧團,卻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雖然人已在寺院,但自己在僧團的目標如何安立?像師父一樣嗎,太高不可攀了,我還是只能當一個普通的僧人吧......自己就打退堂鼓了。但老師卻始終不是這樣看待我,在一次開示後,恩師忽然呼喚我和另一位同時當兵與退伍沙彌的法號。

「你們二位,是剛當完兵回來的吧?」老師問。

「是的。」我們回答。

「那麼,就是再回來當出家人了。請你們站到前面來,是歡迎你們回到寺院。」

「真的嗎?」我心裡默想。

「看你們回來,我挺高興!你們當兵這一年多,真的很想念你們,很擔心在外面怎麼了,尤其是......你。」

「我?」

我嚇了一跳,像不知闖了什麼禍的小孩,呆呆地杵在那裡。

「別緊張,」老師看出我的不安:「放輕鬆一點。」

「為什麼請你出來,是因為昨晚做夢,夢到你。」

老師此話一出,所有座下恭聆開示的弟子們,不禁都訝異出聲,我也愣住了。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師怎麼會夢到我?

「在夢裡,我一直想找你談話,但你一直在鬧轟轟的人群裡轉,我在等你說話,但你一直換地方,我也跟著換,你終於轉到一個沒有人的巷子。我馬上跟上前說,給我點時間,我要跟你談談,你說:『唉,我很忙,我有很多別的事要做......』」

「我又問,你這輩子的志向是什麼?你回答說:『一般般,當個普通人就可以了。』可能我在夢裡沒聽明白,但若是真的,那是不夠的呀,你是個出家人,要立志當高僧才對,必須為成為高僧努力,不能在寺院裡一般般,絕不可以,立志就一般般一定會墮落的。」

「我在夢裡,就這樣一直找你、一直追著你,就是想跟你說,出了家,就要做一位高僧,這一生絕不能平平淡淡過去,否則,一定會趨下流墮落的,體會一下我對你的心好嗎?體會一下別人珍惜你的心吧。」

【值遇真如上師】非凡那晚,我徹夜難眠。一直在想,為何老師知道我打退堂鼓了?由於您這一席話的無限鼓舞,我終於了解,我不是沒人疼的孩子,雖然平凡,只要有信心有願力,一樣可以做我不敢做的夢。除了師長,還有誰會日日夜夜牽掛你,引導你,希望每位行者都成為一代高僧?兵役已過去了,我怎能繼續讓老師如此放不下,一直擔心我的法身慧命?原來,弟子們無限生命的消長,竟是老師您,連夢寐都不暫捨的永恆的念想。

我突然覺得我背負著重要的使命,再不能退卻反顧了,必須勇敢的前進,成為非凡的高僧!這是恩師給予的目標,不負所望,才是對恩師唯一也是最好的報答。」

老師您曾說過:「師父將每位弟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珍貴。」

其實,您何嘗不是如此看待我們。現在回想起來,您的教導和關懷,是我生命中最精彩、最美好的回憶,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並願能帶著這份彌足珍貴的記憶,追隨您直至世俗的輪迴永盡。

~釋性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