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艾蒿

【福智僧團小故事】野艾蒿

曾經,鳳山寺後山上的一二三平台,還有西寮房與關房之間的空地,乃至東斜坡、枕木道旁、木棉樹下、凡是找得到的空地,都種滿了鳳山寺的三大名菜:地瓜葉、紅鳳菜、健康菜。之所以種滿了這些菜,是因為這三種菜都屬於一勞永逸型的作物。把菜梗插進土裡,這就算種好了,澆澆水,就等著收割。割完了,還是一樣,澆澆水,再等著收割。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因此出家法師們不需花費太多力氣,就能天天吃到自己種的菜。

不過,僅僅能天天吃到自己種的菜,仍不足為奇,鳳山寺的法師們還致力於吃到「不是自己種的菜」。

在鳳山寺這塊寶地上,自然生長著許多野菜,只不過起初不認得罷了。其中有一種「草」,當然它也應該算是「菜」,長得直直的,就像一根桿子上周邊掛著一些葉子那樣,它曾經長得到處都是,無人理會。直到有一天,有位居士來到鳳山寺,說這種草叫作「野艾蒿」,是種可以吃的野菜,自此便成了法師們關注的「本草」。

當時法師發動大家一起採這種野菜,成籃成籃地送進大寮,大寮法師也非常努力地將它煮成菜肴,供養眾僧。但是在首次試吃的午齋後,就引來了紛紛論議。因為這種野菜,著實有著嚐所未嚐、絕對與眾不同的風味,超出了很多人適應的範圍。更特別的是,吃完這種菜之後,再吃香蕉時,會產生一種辣味。因此,飯後人人都討論著這種神奇的野菜。有的沙彌變得異常勤奮,下課後就忙著上山處處「除草」;還有的沙彌逕向大寮法師哀求:「拜託!拜託!別再出這種菜了,真的吃不下去!」當然也有法師竭力保護這項難得的資源,繼續推廣健康免費的野菜。

這件事終究傳到師父那裡。不久,師父就在課堂上問大家說:「最近大家有吃到一種野菜,是吧!」大家點點頭,期待著師父接下來說什麼。「你們覺得素火腿跟這種野菜,哪種好吃?」沒人發言,但我內心正在吶喊:「素火腿好吃!好吃一萬倍!」師父說:「我告訴大家,我吃到這種野菜後,覺得這比素火腿好吃太多了。如果讓我選擇,我絕對會選擇吃這種野菜,不會選擇吃素火腿。」

師父的話,如雷貫耳,令我目瞪口呆,我的心裡只剩下一句話:「聖人的味覺,跟凡夫真是不一樣,完完全全地不一樣……。」

雖然,這個「野艾蒿」,最終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鳳山寺漸漸消失,繼而取代的是像野茼蒿、野莧菜等美味的野菜,但我仍然忘不了師父那段對野艾蒿的評價。因為,就一般人的味覺而言,野艾蒿必定不是什麼美味的菜肴,但是師父卻真真實實地嚐出它勝出素火腿之處。直到今日,我也還在領會,師父究竟是以怎樣的心念,怎樣的證悟,吃出那「野艾蒿」的美味!我在猜想,那應當就是一個修行者厭離三有虛假之樂,唯求戒定慧殊妙境界的心識中,對於事物所產生的真實感受。或許可以這麼說吧:「食野蒿,居陋室,人不堪其憂,吾師不改其樂!」

~釋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