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2017 年 2 月 2 日,對福智僧俗二眾具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是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入寺永久珍藏的日子。

清晨 6 點半,在新任住持如淨和尚帶領下,300 多位僧眾威儀赫赫,列隊恭迎。低沉的長號,響徹雲霄,法幢高舉,哈達在晨風中輕舞。 60 位法師雙手敬捧《大藏經》,在大雄寶殿門前兩座威猛石獅的注視下,請入宏偉的大殿。殿內舒敞著紅毯,花瓣飛灑而下,〈密集嘛〉的唱誦聲伴以齊鳴的鐘鼓,《大藏經》被小心翼翼供奉於法壇。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經典是一切正法的出生處,為最尊最貴。此次迎請的《清敕修大藏經》是漢文《大藏經》中刻板最精良的版本,然而它的傳代歷程卻是曲折的......

1733 年清朝雍正皇帝下詔,由皇家斥資,命當時的莊親王、和親王,以及賢良寺方丈超聖法師等共同負責,重新刊刻《大藏經》,成為佛教史乃至中國文化史上的一大盛事。進行至第 3 年時,雍正駕崩,乾隆繼位,持續不輟。1738 年 12 月,《大藏經》刊刻終告圓滿,耗時近 6 年,動用 800 名雕刻師及 1,300 名工匠,刻成經版 79,000 餘塊,收錄經、律、論等 1,669 部,目錄以〈千字文〉之文字排序,始於「天地玄黃」的「天」字,止於「兩疏見機」的「機」字,共用 724 字,每字 1 函,每函 10 卷。

因為以皇家刊刻,故稱《清敕修大藏經》或《龍藏經》。雖是雍正旨意,而慣例皆以完成年代命名,所以也稱《乾隆大藏經》。當時總共印了 100 部,但 200 多年來,幾經物換星移,碩果僅存的不到 7 部,而且沒有 1 部是完整的全書,經版也有 10,000 餘塊遭遺失或損毀。

就在眾人以為完整經典已不復存在之際,竟然峰迴路轉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1976 年震驚全球的唐山大地震,讓北京北海公園永安寺的白塔塔頂被推斜了,當工人們攀頂修塔時,發現一道裂縫,踏破鐵鞋無覓處的全套原版《清敕修大藏經》,赫然就在其中。近年,中國政府重新修復刻版,並依傳統雕版印刷工法印製 80 部,刻版則列為國家特級文物保存。

佛陀從初發心,中集資糧,最後成道,說法一言半偈,莫不是眾生賴以安身立命,離苦得樂的憑藉。如今佛陀留下的教言浩典,經過不知多少風雨路,輾轉來到我們手上,怎能不令人感激涕零!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除了佛陀的深恩,僧眾迎請經典時,心中也現起師長的身教與言教。當年日常老和尚帶領福智僧團首次迎請《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是將每函經卷一一高舉頭上頂禮後,才交付法師們跪地承接,示範教導弟子:「承先啟後,繼往開來」是佛弟子無可旁貸的責任,怎能不珍重!迎請教典最深的意義,如同師父畢生求法、依法、說法,正是為了把師師相承的教證二法,廣弘於盡未來際。

真如老師的叮嚀也縈繞耳際:「當我們迎請經典的時候,要想到我們現在學習五大論,就是把三藏的要義迎請到自己的心續裡。每一次觸碰到經典,都要現起珍惜的、感恩的敬意,並且要將它領納在內心之中,希望能夠發起一個令正法久住、令善知識歡喜的心願。」

恭敬瞻視法壇上的《龍藏經》,巍如須彌山。如淨和尚勉勵大家:「如果迎請了經典,只是供著,就很可惜。最重要的是翻開經卷,聞思研讀,這樣才能報答師父、老師的深恩。」善哉斯言,我們何其有幸,今生值遇大乘師長和珍貴教法,乃能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今後當勤精進,庶幾不負往昔善根與佛陀無與倫比的教誨。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2017 年 2 月 2 日,對福智僧俗二眾具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是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入寺永久珍藏的日子。

清晨 6 點半,在新任住持如淨和尚帶領下,300 多位僧眾威儀赫赫,列隊恭迎。低沉的長號,響徹雲霄,法幢高舉,哈達在晨風中輕舞。 60 位法師雙手敬捧《大藏經》,在大雄寶殿門前兩座威猛石獅的注視下,請入宏偉的大殿。殿內舒敞著紅毯,花瓣飛灑而下,〈密集嘛〉的唱誦聲伴以齊鳴的鐘鼓,《大藏經》被小心翼翼供奉於法壇。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經典是一切正法的出生處,為最尊最貴。此次迎請的《清敕修大藏經》是漢文《大藏經》中刻板最精良的版本,然而它的傳代歷程卻是曲折的......

1733 年清朝雍正皇帝下詔,由皇家斥資,命當時的莊親王、和親王,以及賢良寺方丈超聖法師等共同負責,重新刊刻《大藏經》,成為佛教史乃至中國文化史上的一大盛事。進行至第 3 年時,雍正駕崩,乾隆繼位,持續不輟。1738 年 12 月,《大藏經》刊刻終告圓滿,耗時近 6 年,動用 800 名雕刻師及 1,300 名工匠,刻成經版 79,000 餘塊,收錄經、律、論等 1,669 部,目錄以〈千字文〉之文字排序,始於「天地玄黃」的「天」字,止於「兩疏見機」的「機」字,共用 724 字,每字 1 函,每函 10 卷。

因為以皇家刊刻,故稱《清敕修大藏經》或《龍藏經》。雖是雍正旨意,而慣例皆以完成年代命名,所以也稱《乾隆大藏經》。當時總共印了 100 部,但 200 多年來,幾經物換星移,碩果僅存的不到 7 部,而且沒有 1 部是完整的全書,經版也有 10,000 餘塊遭遺失或損毀。

就在眾人以為完整經典已不復存在之際,竟然峰迴路轉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1976 年震驚全球的唐山大地震,讓北京北海公園永安寺的白塔塔頂被推斜了,當工人們攀頂修塔時,發現一道裂縫,踏破鐵鞋無覓處的全套原版《清敕修大藏經》,赫然就在其中。近年,中國政府重新修復刻版,並依傳統雕版印刷工法印製 80 部,刻版則列為國家特級文物保存。

佛陀從初發心,中集資糧,最後成道,說法一言半偈,莫不是眾生賴以安身立命,離苦得樂的憑藉。如今佛陀留下的教言浩典,經過不知多少風雨路,輾轉來到我們手上,怎能不令人感激涕零!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

除了佛陀的深恩,僧眾迎請經典時,心中也現起師長的身教與言教。當年日常老和尚帶領福智僧團首次迎請《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是將每函經卷一一高舉頭上頂禮後,才交付法師們跪地承接,示範教導弟子:「承先啟後,繼往開來」是佛弟子無可旁貸的責任,怎能不珍重!迎請教典最深的意義,如同師父畢生求法、依法、說法,正是為了把師師相承的教證二法,廣弘於盡未來際。

真如老師的叮嚀也縈繞耳際:「當我們迎請經典的時候,要想到我們現在學習五大論,就是把三藏的要義迎請到自己的心續裡。每一次觸碰到經典,都要現起珍惜的、感恩的敬意,並且要將它領納在內心之中,希望能夠發起一個令正法久住、令善知識歡喜的心願。」

恭敬瞻視法壇上的《龍藏經》,巍如須彌山。如淨和尚勉勵大家:「如果迎請了經典,只是供著,就很可惜。最重要的是翻開經卷,聞思研讀,這樣才能報答師父、老師的深恩。」善哉斯言,我們何其有幸,今生值遇大乘師長和珍貴教法,乃能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今後當勤精進,庶幾不負往昔善根與佛陀無與倫比的教誨。

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寶典藏經,慧力之源——記2017福智迎請《清敕修大藏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