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僧團是否可以「依止」在家師長、女眾師長?

回答:

一位善知識能否做為僧團的善知識,不僅不在於身份是僧人或居士,也不在於性別。

僧團由許多出家人所組成,每一位出家人都擁有選擇依止的師長的權利,可以自己觀察這位師長是否具足善知識的德相,如果具足,就依止;如果不具足,可以選擇不依止。而且從僧團總體的角度來說,也不會規定誰一定要依止哪一位師長,這完全是每位修行人自己的決定。

在家居士帶領僧眾 屢見不鮮

佛教歷史上,以居士身份帶領僧眾的例子屢見不鮮。在印度,如前文所說的勝軍論師,傳記中記載:「依杖林山養徒教授,恒講佛經,道俗宗歸,常逾數百。」而以居士身份組建僧團的公案中,最著名的莫過於種敦巴尊者。阿底峽尊者有許多的出家弟子,但他只囑咐種敦巴尊者要建立一個僧團,當時種敦巴大師非常謙虛地說:「別人會問難說我是一個在家居士,所以我應該沒有能力能夠建立僧團。」阿底峽尊者很明確地說:「是可以的!因為是我讓你這麼做的。」阿底峽尊者圓寂前,也囑託了他的許多出家眾的大弟子們說,在他示寂後,大家就依止種敦巴大師。註1此外,薩迦派的前三祖都是在家居士,他們同樣也是以居士身創建薩迦寺及薩迦派。至今,薩迦法王依舊是以居士身份帶領僧團。而在噶舉派中,開派的瑪爾巴大師及密祖,都以居士之身引導眾多僧俗弟子。寧瑪派中,頂果欽哲仁波切為當代寧瑪派尊奉的頂嚴。在格魯派中,十世班禪、六世妙音笑大師、穹拉仁波切、達波仁波切等,皆為居士之身,同時也是諸多僧團依止的師長。

為比丘僧團授法的知名女性善知識

同樣地,在歷史上也有很多知名的女性善知識為比丘僧團授法。

《順權方便經》提到轉女菩薩為大眾講授順權方便法門。此外,也有佛菩薩在因地中就立誓以女身而饒益眾生。如《度母密續源流》記載,度母的本生慧月公主初發菩提心,廣行供養,眾僧伽勸請她將她的善根發願轉為男身,公主便唱偈道:「世無丈夫亦無女,無我無人亦無心,妄分男女實無義,純是世俗心錯亂。」繼而立誓道:「丈夫身中有眾多希求菩提的人,但是卻找不到一個婦女能利益有情,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要在輪迴未空之間,以女眾之身饒益有情。」於是度母從初發心直至成佛之間都以女身利益眾生,而成為四眾弟子們共同皈依的本尊。

現今諸多僧團所修學的許多珍貴傳承也是由女性善知識傳承下來的,如觀音齋戒法即是由吉祥比丘尼所傳,覺法為瑪吉拉準尊者所傳,長壽法為瑪吉竹貝杰摩所傳。這些女性善知識都是不分教派的眾多僧團所共同依止的傳承祖師。

近代也有女性善知識為比丘僧眾說法的實例,如在卡達日地區的阿育康卓等上師,漢地也有如法尊法師的女弟子胡繼歐居士,以及虛雲大師的弟子貢噶老人上師。就算是佛教界中最為保守的南傳上座部也有女上師,泰國當今最大的上座部寺院法身寺,建寺人並不是比丘,而是一位剛剛圓寂的女居士,詹.孔諾雍(詹老奶奶)。如今藏地五明佛學院的寺主帶領者,也是一位女性,叫門措空行母。

所以從古至今,不論大乘佛教經典或實例都承許女居士可以作為僧團的上師。

福智僧團稟承創辦人日常老和尚的指示,依止真如老師至今已過十餘年,僧團人數不斷成長,聞思修的風氣日漸興盛。僧團依止一位女居士,雖為較罕見的特例,但就如至尊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及如月格西所說的,日常老和尚的決定有其極為特殊的願力,而福智僧團與真如老師之間也有著非常特殊的業緣。僧團正是因為遵循老和尚的教誨,依止真如老師,才達到今天的成果。所以無論從佛教歷史的著名案例,或是從福智僧團依止真如老師,以及真如老師為弘揚佛法所作的貢獻,都可以知道特殊具德的在家眾是可以為僧團所依止的。

 

註1:拉止崗巴著《藍色手冊釋》:「為了利益眾生,得要成熟自己的相續。如果因為悲心太強烈,無論如何都想要利益有情的話,那麼一切有情的安樂,都源自於佛陀的教法,因此要努力精勤地設法令佛法久住於世,而這又端賴於僧團,所以如果有能力的話,就要設法令僧團存留於世。覺窩阿底峽尊者跟格西敦巴說:『你建立一個僧團吧!』格西敦巴說:『我是一個居士,這樣能行嗎?』尊者說:「是我要你做的,就行!」於是敦巴尊者建立了熱振寺。」